杭州小雨12℃-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通水啦!杭州人,快来干了这碗千岛湖水! 

2019-09-29 12:1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方臻子 王世琪 吴佳妮

历时近五年建设的杭州千岛湖配供水工程,正式通水运行了!

9月29日中午,来自“天下第一秀水”千岛湖的汩汩清泉,出淳安、过建德、穿桐庐、经富阳,奔腾而过113.22公里长的“人工地下暗河”,直下50米落差的余杭闲林枢纽,经九溪、南星、清泰、赤山埠四大水厂,流入杭城千家万户。 这是一条千百万市民翘首以待、惠及千家万户的幸福之河,千岛湖水源全程地下封闭运行,实现了原来仅以钱塘江为主的单一水源供水,向千岛湖、钱塘江等多水源供水的跨越,也将极大提升杭州用水品质和安全。 

▲开挖阶段洞内实景图

这是一条“脑洞”大开、搬来“远水”解城市“近渴”的奇妙之河,其工程难度极大,地质条件复杂、地下障碍丛生,无畏的“大自然搬运工”们攻城拨寨、闯关夺隘一路走来,全线诞生了9项发明专利、27项实用新型专利及9项省部级工法。

阀室施工实景图.jpg

▲阀室施工实景

这是一条依山就水、因地制宜,最大限度融入自然环境、减少人工干预的生态之河,巧妙利用旧工程留下的巨坑设计而成的新地标“闲林碗”,攻克“水锤”难题、全程不用任何加压泵站完全依靠重力自然输水,终点利用富余水能再建一座发电站,避免污染、创造财富,生动践行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微信图片_20190929112456.jpg

千岛湖“一湖碧水”如何一路向东“奇幻漂流”到了杭州?通水前夕,涌金君走访了工程全线,今天我们带你一起来了解这一伟大工程背后的故事。

01

9月27日中午12时

杭州市淳安县金竹牌村

微信图片_20190929112540.jpg

初秋的千岛湖,秋水长天,浑然一色。

这里是中国水质最好的水库之一,已连续多年稳定保持着Ⅰ类水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这几天火了——淳安县千岛湖镇金竹牌村,杭州千岛湖配供水工程的进水口,就选在这里。

“设计方案时,进水口有三个备选地点,金竹牌、铜官峡、牛栏坞。”工程设计单位浙江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工程院院长张永进,向我们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

作为这项投资百亿元工程的重要一端,进水口的选择极其重要,三大条件缺一不可:水质要千岛湖最好、周边建筑要少、工程建设要经济合理。

微信图片_20190929112639.jpg

▲淳安金竹牌进水口(施工阶段)

最终,金竹牌脱颖而出。

“2014年12月进水口开工,今年7月23日围堰拆除,现在已经准备完毕静待通水。”杭州千岛湖原水股份有限公司现场管理人员翁军,回忆起这个省内施工难度首屈一指、在全国也“排得上号”的工程,还是颇为感慨,“进水口高达60米,施工难度极大。”大家仿佛还能看到那道为挡住湖水施工而筑起的“围堰”,以及5年来建设者们忙碌攻坚的火热场景。

如今,湖面恢复了清澈平静,进水口就藏在数十米深的碧水之下。进水口别出心裁地设计成上中下三个,可根据水质水温灵活“分层取水”,把最优质的千岛湖水送往杭城。

淳安段进水口围堰施工.jpg

▲淳安段进水口围堰施工

取水闸背后,就是工程中最令人震撼的部分了——全长113.22公里的输水隧洞。它深埋地底,完全封闭,98%都是山体隧洞,最深处距离地表近四百米,横截面呈马蹄形,直径6.7米,两辆车可并排通过。里面有钢筋混凝土或者钢的“衬砌”,类似水管的管壁,厚度达半米,内部还涂上了防腐涂料。

金竹牌进水口实景图.jpg

▲金竹牌进水口实景图

这是一条名副其实的“超级水管”。

113公里“超级水管”一路穿山越岭,渡河跨江后,工程难点不少。项目总工程师朱奚冰几年来屡次遭遇工程挑战。

施工支洞洞口实景图.jpg

▲施工支洞洞口实景

最大难点之一,是隧洞穿越分水江。

由于江底岩层最薄处仅十几米,要承受这段目前国内大直径穿江钢衬输水隧洞中最高的内水压,风险极大,很可能涌水、坍塌。施工中,他们采用了“分层次超前地质预报”“钻灌一体机超前预注浆”等创新举措,比原计划提前28天胜利实现安全穿江、精准贯通。

洞内施工实景图2.jpg

▲洞内施工实景

高难度施工换来的,是这根“超级水管”建设、运行的安全与经济。“安全,主要体现在隧洞位于超深的地底,又全部封闭,未来人类活动几乎干扰不到它。同时,隧洞利用山体作为受力结构,抗震能力也是最强的。”张永进说。

“经济性,则体现在工程总体造价低。如果采用埋地钢管的方式来建设,投资额至少是现在的两倍。”他说,“同时,隧洞利用了高低落差,让水无需任何水泵,完全依靠自身重力,就能一路向东奔流……” 

02

9月28日上午8时

杭州市余杭区闲林水库

微信图片_20190929112920.jpg

113.22公里路程、20小时长途跋涉,从金竹牌村进水口出发的千岛湖水,终于到达了第一站——杭州市余杭区闲林水库,千岛湖供水工程的取水口。从这里开始,一江秀水将变成自来水流向千家万户。

碧水青山,白鹭翻飞,湖光山色虽好,另一个新地标却颜值更高、更吸睛,它像放置在大自然中的一只超级大碗,这就是被称作“闲林碗”的配水井——千岛湖配供水工程的核心枢纽。

从千岛湖长途跋涉而来的水,经过“闲林碗”的调配,兵分三路,沿着九溪线、城北线、江南线三条支线,前往杭州的各大水厂。

“闲林配水枢纽底部直径50米、顶部直径120米、深35米,容量约20万立方米,按照杭州城区的最大用水量,一天也只要喝掉17到18碗水。”千岛湖配供水工程余杭工区负责人周骅说。

▲建设中的“闲林碗”

俯瞰“闲林碗”,碗内碧波荡漾,犹如嵌在闲林水库中的一颗明珠。现在,等待许久的杭州主城区的居民无需再等,家里水龙头中流淌出来的,马上将是这一碗碧水了。

“闲林碗”是一次大胆的创新。它利用闲林水库建坝时形成的巨型凹坑,将其改建为岸坝组合式“碗”状配水井,巧妙利用旧工程,建成“新地标”。

而装水,只是“闲林碗”的基本功能,它独具匠心的“库中库”设计,隐藏着更多奥秘。

“因为‘闲林碗’,库区的水源调度将更加灵活。”张永进说,闲林水库本身已经具备储水输水的功能,但倘若千岛湖水全部闲林水库,一旦水库需要维护,千岛湖水便无处可去。

“闲林碗”的设计则解决了这个问题——一般情况下,“闲林碗”与闲林水库相互隔离,千岛湖水只经过“闲林碗”向杭城供水,若工程需要大型检修,则可打开碗边的闸门,将闲林水库的水置换成千岛湖水,供杭城使用。

“这样做,能够充分保证千岛湖水的供应。”张永进说,以“闲林碗”为基础的“库中库”设计在国内引水工程中尚属首创,已申请专利。

5.png

而在“闲林碗”边上,还配套设计了一座水电站。这是设计者藏在“闲林碗”中的又一个巧心思。“电站既能回收能量,产生经济效益,同时能够减少富余能量对工程的影响,降低工程损耗。”据张永进介绍,千岛湖水从浙西山岳千岛湖飞流直下,到达闲林水库,起止点落差近50米,全程无阻碍的重力输水模式,导致千岛湖携带巨大的势能涌入“闲林碗”,若任凭水流冲击,很容易对“闲林碗”造成损害。而出口的发电站恰恰成了能源回收站。

“既缓冲了水流,又可供电,一举两得。”张永进说。 

03

9月28日下午2时

杭州市上城区,清泰水厂


微信图片_20190929113116.jpg

▲清泰水厂沉淀池

千岛湖优质原水,到底优在哪?又是怎样“进化”为自来水的?

在杭州市水务集团下属的清泰水厂,我们找到了答案。

“水质好不好,首先看浊度,就是水的透明度。”工作人员解释,浊度是一项重要的水质标准,单位是NTU,水中不溶物质如粘土、污泥、浮游生物及其他微生等越多,浊度就越高。

有报道显示,2018年7月,兰州的黄河原水NTU,曾达到过22万,含沙量超过每立方米220公斤。

水厂的检测记录里,钱塘江原水一般的浊度是几十到一两百个NTU。而根据淳安县自来水公司的统计数据,未处理过的千岛湖水NTU年平均值,只有0.62,已经低于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1NTU。

在浊度上,两种原水的高下,已经肉眼立辨:钱塘江水呈浊黄色,千岛湖水清澈透明。

水厂在处理原水时,先要加入混凝剂,沉淀掉水中的杂质。日处理能力30万吨的清泰水厂,正常情况下,一天会沉淀下来十几吨干泥。可以预见的是,千岛湖原水入杭后,水厂每天产生的干泥量,将减少到原来的几十分之一。

“当然,这个巨变,普通市民可能不太能感受到。”工作人员说。 

微信图片_20190929113229.jpg

这个1931年就开始供水的浙江省第一家水厂,在2013年完成了“饮用净水深度处理改造”,拥有亚洲日供水量最大的膜处理工艺,出厂水质高于国家生活饮用水标准。

我们在该厂出厂水水质实时监控点看到,即便是钱塘江原水,出厂浊度也仅为0.034NTU,低于水厂的内控标准“≤0.1NTU”,可以直饮。

据悉,杭州水务集团旗下的南星、清泰、祥符、九溪4家水厂,均已经完成了饮用净水深度处理改造。千岛湖水入杭,对城市的饮用水品质来说,无疑是锦上添花的。

那么,千岛湖水入杭后,自来水会变得“有点甜”吗?

“这也跟个人的敏感程度有关。”一位业内人士解释,一方面,“有点甜”跟水的酸碱度有关,当水呈弱碱性口感就甘恬。从理化数据上看,千岛湖原水的PH值更偏弱碱性。

但另一方面,为了在自来水的输送环节抑制细菌,水厂会在水里加氯,“余氯”会影响口感,但如果家里的自来水没有余氯,反而不安全。而瓶装水不需要加氯,口感就会更好。

同时,输水管网对自来水水质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所以,近年来,杭州每年投入约1亿元,改造老旧管道管线。同时,高层住宅二次供水设施接收管理工作,也已经全面铺开,截至今年底,将完成66个存量高层二次供水设施的改造和接收工作。

04

9月29日早上6时

杭州市西湖区,虎跑公园

微信图片_20190929113459.jpg

老杭州人心仪天下闻名的虎跑泉水,取水口车水马龙,经年不衰。

9月29日一大早,69岁的许善良带着大大小小7个水桶又来了,“泡茶烧饭全用这泉水,都喝了四五年了。”但他告诉我们,这是最后一次来虎跑取水了,“一来年纪大了,二来千岛湖水马上就快通了!水龙头一开,喝千岛湖水,阿蛮好。”

正如许善良所说,再过几个小时,千岛湖配供水工程就将正式通水。“千岛湖配供水工程是保障杭州城市供水安全、提升饮水水质的重大民生工程,也是事关杭州长远发展的命脉工程。”张永进说。

工程的通水标志着,杭州城市供水格局从以钱塘江为主的单一水源供应,转变为千岛湖、钱塘江等多水源供水。

“杭州饮用水源单一,加之取水是在开放性江河下游,水质难以保障。”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说,钱塘江占杭州市总制水量的85%,钱塘江“咸潮”也因此成为了影响杭州自来水水质的罪魁祸首。 

W020190915665082287127.jpeg

在杭州供水史上,1978、1989-1995等年份,都出现过比较严重的咸潮,导致自来水厂取水口连续数天无法正常取水,严重影响杭州市民的正常生活和工农业生产。

1995年,杭州的供水抗咸工程建成,“咸潮”才逐渐淡出了百姓的生活,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咸潮对城市饮用水的影响。

2011年,杭州市委市政府为全面提升城市供水安全保障能力,改善原水水质、优化水资源配置,决定启动千岛湖配供水工程前期研究工作,邀请10多家省内外权威专业机构和高校,开展了长达3年深入调研和多达49项专题论证。

通过全面采集数据,广泛征求意见,形成了工程水资源论证、环境影响评价、新安江电站优化调度等多项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市委市政府做出科学决策,决定实施千岛湖配供水工程,并于2014年12月正式启动项目建设。

“一湖清水入杭州,将实现水资源的优化配置,提高的是杭州城市及沿线区域群众的供水安全和饮水品质,和人民群众的用水幸福感和获得感。”张永进说。

据了解,此次通水主要向主城区内的九溪水厂、南星水厂、清泰水厂、赤山埠水厂输送千岛湖原水,这四大水厂供水范围内的城东、城中、城西及下沙、丁桥、之江、闲林等区域百姓将率先喝上千岛湖水。

与此同时,为了让杭州市区所有市民尽早喝上千岛湖水,城北线、江南线、闲林水厂正在抓紧建设中,预计2022全部完工。

工程示意图(小).jpg

“水乡缺水”,一直是杭州力求解决的难题。

唐代,杭州刺史李泌开凿六井,将西湖水引入城市,才有了日后杭州“参差十万人家”的繁荣。李泌的功绩,被杭州人传颂至今。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杭州百废待举,全市用自来水者仅占17%,自来水还是奢侈品,更多百姓喝的还是“天落水”。

2019年9月29日,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杭州用千岛湖配供水工程建成并通水运行这惠及千万寻常百姓的重大民生实事,成就杭州建设新时代“一流城市”的愿景,实现让人民美好生活“有点甜”的使命。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