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1℃-1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高温下的劳动者丨超50℃焚烧炉旁 这群“垃圾”博士硕士在空中忙些啥 

2019-08-20 18:36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李灿

     

体验者:本端记者 李灿

体验职业:二噁英监测员

盛夏,杭州市各个垃圾焚烧厂的焚烧炉持续运转,处理每天产生的上万吨垃圾。超过50℃的焚烧炉烟囱旁,有一个20米高、1米宽的高空平台,监测人员会在这待上两个多小时,通过10余件精密仪器收集废气中的有毒有害物质——二噁英。

二噁英,一种垃圾燃烧过程中的副产物,因其具有“致癌性”“致畸性”而成为不少老百姓眼中“洪水猛兽”一般的存在。为什么要收集它?从事这份工作的意义在哪里?8月16日上午,记者与省环境监测中心二噁英实验室的3名监测人员一道,坐上了驶往杭州萧山锦江绿色能源有限公司垃圾焚烧厂的作业车,在这一天的工作中寻找答案。

10时40分,我们抵达焚烧车间,车窗外能看到数个直耸入云的大烟囱。拉开车门,滚滚热浪扑面袭来,空气中还夹杂着垃圾特有的闷湿酸臭味。伴随着周围轰鸣的汽轮发电声,短短几分钟,记者已经有些眩晕,在监测员的指导下戴好防护口罩后,才逐渐恢复。记者随后和大家一起从作业车里搬下10余件共200多公斤重的采样设备,真正的监测还没开始,这艰苦的工作环境已经给了气喘吁吁的记者一个“下马威”。

“不恐高吧?”省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刘劲松再三确认记者的状态,才领头爬上了台阶。钢筋搭的台阶是镂空的,一眼可以望穿。记者虽不恐高,也只能集中精力缓缓挪步。

监测平台在烟囱的20米高处,宽度1米左右。4人同时转身都困难的地方,记者已经不敢朝下看。身旁,刘劲松和监测员巩宏平、孙军军布置着二噁英废气采样器、烟气参数测量仪、氧气测量仪等设备。

记者注意到,烟囱排气口前的操作台上,温度计指数正在直线攀升,直至超过50℃。记者戴着口罩,越发感觉呼吸不畅。看到这个数字,刘劲松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今天凉快,而且我们只用抽样采集一个样品,两个多小时就能搞定!”刘劲松告诉记者,如果监测抽样较多,有时一连工作7、8个小时也是常态,而检测口温度最高可达70℃。此时,身边废气处理设施不断发出尖锐嘶嘶声,加上脚下风机的轰鸣声,高台上的噪声越发“环绕立体”,我们在交谈中不知不觉都拉高了嗓子。

11时35分,所有仪器校准、调试完毕,监测开始。刘劲松一边用领口扇风一边说,这项工作对从业人员的专业要求极高,整个监测过程中,他们都必须得实时注意各仪器的运行指标,并详细记录,确保数据准确、科学。他向记者介绍,实验室里包括野外采样和分析人员在内的15人中,有9名监测人员是硕博以上学历。他开玩笑说,因为要常年与垃圾打交道才能进行监测,不少人给他们起外号——“垃圾”博士、“垃圾”硕士。

13时35分,正是骄阳最烈时刻,两个小时的采集终于结束,我们4人都已经被汗水浸透。刘劲松取下二噁英废气采样器中的白色滤筒,主动给记者介绍起来:“这个滤筒里收集了我们刚刚采集到的颗粒态的二噁英,从雪白的滤筒颜色来看,这家企业废气除尘效果还是不错的,当然二噁英的浓度也可能是较低的。实际上,我们省垃圾焚烧二噁英控制总体效果还是较好的。而且二噁英的毒性要根据人体吸入剂量来判定,日常生活中接触到二噁英的场合也很多,我们大可不必谈虎色变。”

回到省环境监测中心已是16时许,巩宏平和孙军军还没来得及歇息一会,就赶紧将采集来的样品进行交接、登记,并抓紧取出进行干燥,以尽快完成样品的检测工作。记者在二噁英数据处理室看到,几位监测人员正紧盯仪器,对之前采集的二噁英样本分析情况进行记录。

这份工作存在一定风险,还要求他们克服艰苦环境,但即便如此,在二噁英监测员们看来,能够为政府提供科学数据,帮民众破解困惑,替企业查漏补缺,就是这个职业的意义所在。刘劲松告诉记者,今年以来,省环境监测中心二噁英实验室已经对省内外多家垃圾焚烧厂进行了300余次监测。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