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3℃-1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武川潮丨故乡的那群蚂蚁 

2019-08-16 19:00 |武义县融媒体中心 |通讯员 韩剑锋

江南小镇入了梅雨时节,雨就一直下,绵绵无绝期。

在这样的天气,此刻背景离乡劳作奔波的我,是不是像极了一只正在风雨中觅食的蚂蚁?

小时候逗蚂蚁,是一大乐趣。夏秋时节,在晒谷场或墙角,一玩就是大半天,逗得入迷以至于常常忘了正事,乐此不疲。收获的季节,蜻蜓最多,在田野上,晒谷场上飞舞着,密密麻麻。最常见的是灰褐色的,也有极少鲜红色的,盘旋着觅食。找一根去了叶的竹枝,追逐着用力一挥,细细的竹枝便可打下好几只蜻蜓,将蜻蜓放到有几只黄蚂蚁出没的地方,静等好戏上演。

首先看到的是一只小蚂蚁,四处张望,匆匆忙忙,寻寻觅觅,当它突然发现眼前意外出现一只新鲜而又可口的大蜻蜓时,惊得往后退出好几步,稍许,再慢慢地靠近,轻轻地摆动头上的一对触角,碰一碰到底是什么样的食物,觉得没有什么危险了,才放心大胆地爬上蜻蜓的背部,围绕着四处转悠,独自用力地去拉扯。但它使劲全力,蜻蜓却纹丝不动,于是无奈转身,似乎不放心的回头又看上几眼,才飞快地向家里跑去。不到一会儿功夫,送信的蚂蚁就昂首挺胸地走在最前面,不时地与伙伴碰碰触角,仿佛在交流着什么,后面紧跟着大队的人马,是蚂蚁倾巢出动了。每组都拥有一只领头的大蚂蚁,到了目的地,它们便开始忙碌起来,抬的抬,拉的拉,蜻蜓开始慢慢地移动。那场景现在回想起,就像一大群人在用力的拉一架大飞机。

热热闹闹的场面,我们兴奋地看着这恢宏壮观的场景,顽皮的伙伴会找来发硬的杉树刺把蜻蜓钉在地上,但是它们不会放弃,也没有一只蚂蚁私吃这些食物,更不会躲在一边偷懒。领头的大蚂蚁也跟着小蚂蚁一起干活,指挥并巡视协调着。一大群孩子或蹲或跪或趴,围着这只蜻蜓和这群齐心协力搬运蜻蜓的蚂蚁,口里由轻及重循环往复地念叨着:蚂蚁扛扛,大水涌涌,大猪拉去杀,小猪拉去养。直至暮色四合,在袅袅炊烟里,在父母的一声声呼唤中,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意犹未尽。

小时候趴在地上看蚂蚁的乐趣,先是觉得好玩,甚至于用“水漫金山”淹过蚂蚁,用“火烧连营”在蚂蚁前进的路上设置过火障,看它如何挣扎求生,看它们如何在烈火中永生,而后慢慢也有过若有所思的感触。现在的我常常这样想,当初的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在蚂蚁面前简直就是神灵,其实大自然在人的面前何尝又不是神灵?总有一些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我们面前,挣脱不了,就如同我们为蚂蚁设置的各种障碍,但不屈,团结、奋进、坚韧、却是我们跟蚂蚁的共同生存品质。

在大千世界,我们渺小如蚁。看着赶“五月十六”庙会的人群,熙熙攘攘地挤在公路上、街道上,就如同小时候在山上看到的被砍破了的蚂蚁窝一般,在这人潮中,或许我们根本就找不到自已。蚂蚁从来不会去顾及前面会是什么,它只顾低头越过草茎,爬沟过坎义无反顾地向前爬去,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在地上留下一串或规整或歪斜的队伍痕迹,人看到这痕迹会说,蚂蚁从这里爬过去了。齐心协力地做好一件事,建设好美好家园,这就该看作是蚂蚁生命的价值。

(图片来自网络)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