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1℃-1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涌金楼丨消费降级?不存在的!浙江人花钱也在转型升级 

2019-08-13 19:51 |浙江新闻客户端 |吕淼

编者按:观察浙江经济,消费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窗口,消费数据的波动总会引发很多关注。今年上半年,浙江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长稍有回落:1-6月总额增长9.3%,同比回落0.8个百分点。怎样看待这个增速回落?今天,我们刊发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研究员吕淼的文章,看看她对于浙江消费的观察与思考。

IMG_1905.JPG

当前,在出口形势错综复杂、投资短期难以提振、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之下,推动形成更加强大的内需市场显得尤为重要。 特别是消费升级,对于应对浙江现阶段面临的诸多挑战,倒逼企业重新选择其在产业链中的定位,保持浙江经济平稳快速增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1

增速回落,升级依旧 

IMG_1906.JPG

今年上半年,浙江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长稍有回落:1-6月,总额增长9.3%,同比回落0.8个百分点。

浙江社零消费增速从2012年出现趋势性下降,但总额并不能反映出居民消费全貌,居民消费结构、消费方式及消费理念的变化已经发生转变。

消费升级,仍是浙江现阶段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内的趋势。

区别于之前单纯的规模增长,高质量的消费经济,才是浙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压舱石”和“稳定器”。 

首先,从相关统计数据来看——

浙江6月社消数据回升,主要因为国五汽车清库存、618电商活动等带动。除此之外,书报杂志、日用品、新能源汽车、体育娱乐用品、可穿戴智能设备类均有较好增长。近年服务性消费增长势头强劲,2018年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增长12.3%,快于全省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水平。

其次,从消费支出结构来看——

浙江食品消费支出占总支出的比重,仍维持下行趋势,被视为消费层次较高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医疗保健消费支出的占比,依旧保持增长的态势。此外,浙江上半年高端香烟的销售占比在持续上升,不受经济周期变化影响,豪华乘用车的销量依然保持正增长,与普通乘用车的负增长形成鲜明对比。

总体来看,浙江消费结构正在发生着从传统消费到新兴消费、从物质消费到精神消费、从线下消费到线上消费、从大众消费到小众消费的转变。

再次,从消费方式上看——

消费方式逐渐显现出数字化特征。以“饿了么”的数据为例,2019年上半年,线上订单成交量环比大幅增加,平均增速在8.4%左右,新增用户多半来自三四线城市。

上半年,网络零售额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所占比重已高达63.0%,较去年同期上升5.4个百分点。网络消费已经成为拉动浙江消费增长的重要力量。

最后,从消费政策发布来看——

最近两年,无论是扩大开放,还是减税降费,都夯实了居民“敢消费、愿消费、能消费”的环境。

从长远来看,浙江社消增速这项数据还会有些许跌宕,但较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消费升级阶段已成事实。
从人均GDP水平看,浙江处于人均8000-10000美元这一消费升级阶段,居民可支配收入依然保持6%以上的增速,这相当于上世纪80年代前后的美国。
在这一发展阶段,发达国家的消费经历了由生存型向发展型、由物质主导向消费主导的转变。尤其是美国,这一时期的消费特点主要表现为更加注重精神需求以及个性化、差异化需求,更偏向于理性、持续性。 

2

“买买买”的三大挑战

IMG_1907.JPG

消费对浙江经济的“压舱石”作用日益增强。这是今年上半年浙江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特点,但仍需要关注当前面临的三个挑战。

第一个挑战:居民收入预期不容乐观——

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从业人员的增长,从2018年5月开始逐月回落,至年末从业人员较2017年减少0.9%;今年1-5月,从业人员同比减少1.7%。这一状况如果持续或有所加剧,将降低居民收入增长预期,从而降低消费支出。

同时,今年上半年浙江消费物价上升较大。上半年浙江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5%,比一季度提高0.4个百分点,也较去年同期提升0.4个百分点。这是在生产者价格指数较大下降下出现的。
收入预期不容乐观,势必会影响到消费的表现。

第二个挑战:居民杠杆率偏高带来的风险——

今年以来,浙江住户贷款余额一直保持20%以上增长。相关数据显示,浙江76%的居民杠杆率,已经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此外,从五大国有银行的2018年业绩报告来看,个人住房贷款仍是主力,截至2018年末,个人住房贷款占个人贷款的比例均在60%以上,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居民杠杆过高对于消费支出增长的“绑架”。

第三个挑战:居民收入差距仍需缩小——

收入增加是消费增长的内在动力,浙江GDP增速与收入增速、不同阶层之间收入差距缩小,是消费稳步增长的支撑。
但值得注意的是,前些年的高投资发展模式,导致居民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中占比下降,进一步导致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偏低。今年上半年浙江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约为53.5%,而发达国家这个指标在60%以上。
此外,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居民收入五等分数据来看,2017年高收入户与中等偏上收入户的收入差距比,由2013年的77%下降至53.2%,但最高收入和次高收入之间的差距仍超过50%。由于高收入者的消费边际性远低于低收入者,如何调节高收入者税负、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以及提高低收入者收入,仍是消费经济的重要命题。 

3

怎样让浙江人多花钱?

IMG_1908.JPG

目前,消费增长面临着诸多困难,亟需通过深化改革,精准施策,为消费增长提供支撑和保障。

一、深化收入分配改革,扩大中产阶级群体。
以民富优先破题收入分配改革,加大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调整力度,显著提高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
建立健全居民财产权保护制度,使中等收入群体对政策具有稳定的预期和现实的保障。
进一步完善就业和创业体系,在社会保障、减税降费、行政审批等方面予以突破,促进社会资源通过共享实现高效充分利用,有效促进居民增收。

二、降低居民在房地产和金融投资领域的杠杆率水平,让经济逐步脱虚入实。
或可采取发展公租房、经济适用房等政策,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理念,有助于减少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中用于购房的支出,从而增加其消费支出。
稳定房地产市场价格以降低居民生活成本,探索清理房地产开发和交易过程中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切实降低房地产开发和交易成本,有效增长居民消费支出。

三、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稳定居民消费预期。
政府需在医疗、保险、养老、教育、失业救助等方面实施相关惠民政策。
或可参考日本,日本在针对低收入者和失业者专门制定涵盖基本生活的社会救助专项措施,建立了贫困人口由国家救助、低收入群体由福利保障、工薪阶层由社会保障的立体化安全网络。 
四、放宽市场准入门槛,培育居民消费热点。
结合民生需求,放宽市场准入门槛,从吃穿住行到教养康享入手,推动社会资本进入养老服务、医疗健康、休闲旅游等居民消费热点领域。
加快推进信息消费、网络消费等消费领域的政策细则出台,完善政府消费监管,为加快培育新零售的增长点,营造健康、安全、有序的发展环境。

IMG_1909.JPG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