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3℃-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高温下的风景丨烈日下 金台铁路代“盐”人 

2019-08-02 06:56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沈寅 记者 张帆 拍友 王华斌 王跃国 摄

田市空中制梁场,来自福建的51岁邹大姐是一名钢筋工。王华斌 摄

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洪炉中。连日来,持续的高温天气,烈日炎炎,热浪袭人,清凉舒适的空调房成为了人们最理想的办公场所。但是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施工现场挥汗如雨,用坚守推动着项目的进度;他们,在钢筋水泥中汗流浃背,用辛苦浇筑沿线百姓的幸福出行路。他们,就是浙江省交通集团金台铁路项目一线建设者,是交通建设的代“盐”人。

7月29日至30日,记者走进金台铁路建设施工现场,用手中的笔和镜头记录下一组组热火朝天的动人画面,为您呈现那些高温下的坚守。

20190730 金台铁路马杜线框架桥施工现场-罗筱英摄 (1).jpg

▲金台铁路马杜线框架桥施工现场-罗筱英摄 

7月29日10:30,金华永康,晴,34℃

永康东至白沙川区间,接触网基坑正在开挖。比起地上施工人员遭遇的暴晒,在地下基坑里作业的人更难受。站在负3米多的基坑里,头顶上太阳直晒,坑里又不通风,就像闷在一个大蒸笼里。当前,因为是岩石坑,施工人员正在利用风镐凿坑。接触网的基坑一般大小为0.9*1m,坑内只能容纳一人作业,一个基坑往往两人一组(一人挖掘,一人防护,并轮流作业),一周左右完成。基坑开挖好后,还需要支柱组立再浇筑混凝土,完成之后,就等待上部工程安装施工了。38岁工人余利军笑着说:“天热不怕,只要每月能按时领到工资,让远在老家的孩子接受好的教育,苦点累点都不要紧。”

7月29日11:00,金华永康,晴,36℃

在距离台金高速公路面40多米高空处,金台铁路罗桥跨台金高速公路特大桥156m系杆拱顶部,13名工人顶着36℃烈日正紧张地进行吊杆张拉施工。特大桥共有38根吊杆,每3人负责一根,一次是4根同步进行张拉与安装,6个小时左右才能完成一次,加上施工桥面系施工等环节,工人们还需要这样的高空高温环境待上10多天。而且高处紫外线比地面更强烈些,为防止晒伤,他们仍然穿着长衣长裤,戴着手套。与现在一些时尚、娇嫩的年轻人相比,平均年龄在45岁以上的他们似乎更加沉稳,也更加能吃苦。

20190729 金台铁路罗桥跨台金高速公路特大桥吊杆张拉-王跃国摄 (2).JPG

▲金台铁路罗桥跨台金高速公路特大桥吊杆张拉-王跃国摄 

7月30日7:30,台州仙居,晴,33℃

在金台铁路田市空中制梁场,来自福建的51岁邹大姐是一名钢筋工,一年前,她和丈夫来到了梁场,此前,他们一直奔波在各个铁路建设工地,哪里有需要就到哪去。没有精致的妆容、也没有漂亮的穿着,活得如同汉子般粗糙,但邹大姐没有一丝抱怨,她干着男人们干的活,风吹日晒,留宿集装箱……这种工地生活模式她过了20年。

虽然金台铁路全线都实施了早晚施工、中午休息的错时作息,但夏日里早晨的太阳一样火辣,6点30分开始干活,在外面待了一个小时后,汗水就不断从邹大姐的脸上滑落,头发、衣服都已湿透。“工地上最难熬的就是高温天气,不过现在条件好多了,工地每天都有绿豆汤、茶水等清凉解暑饮品供应。”邹大姐喝了口绿豆汤又转身投入到工作中。选择工地生活,除了为赚钱,还有就是希望和爱人一起并肩作战。说这话时,头顶安全帽的她,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如同盛夏阳光一样散发光亮。

20190730 金台铁路大岗山隧道-王跃国摄 (2).JPG

▲金台铁路大岗山隧道-王跃国摄 

7月30日8:30,台州黄岩,晴,33℃

金台铁路马杜线框架桥施工现场,来自四川彝族的谢建龙正看着邱母衣坡扎在钢筋架里加固模板,电焊的火花四溅,似乎把周围的热度又增加了几分。天气如此炎热,邱母衣坡全身密闭武装:长衣长裤、加厚的隔热手套、还有自制的隔热面罩、一副黑色墨镜,看起来像蜘蛛侠一样酷酷的,只有他知道,如果不是为了防止被四溅的火花烫伤,他更乐意分分钟脱掉这身“超人服”。他和谢建龙是老乡,都来自四川彝族,谢建龙19岁,他22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却比同龄人更早地步入社会,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生存。

“焊接口就像一个小火炉,每天用一升的大杯子喝五六杯水都不用上厕所,因为喝下的水全变成了汗。”当小编与他交流时,他乐观的说,以后自已回家可以骄傲地告诉亲朋好友,金台铁路上也有自已的一份汗水。

7月30日10:00,台州黄岩,晴,33℃

在诸多的铁路建设工人之中,最热的工种属于隧道挖掘。在金台铁路大岗山隧道里,岩内温度高达35℃,1200米长的施工环境密闭,热气和灰尘无法瞬间排放,十几名工人都只穿着一件反光背心,赤着膀子卖力地挖着石土。为确保工人施工安全,项目部通过设置冰块等措施降低洞内温度,并给工人们在隧道内配备防暑降温药品和食品,每月每人发放450元的高温补贴。“高温下工作确实不好受,但想着工程进度,就希望快点把活干完,能让这路早日通车,苦点累点也值。”施工师傅黄大勇说,在封闭的隧道施工现场,每分钟就要用毛巾擦一下汗和一壶水,以免汗水进入眼睛影响了工作。

20190730 金台铁路四电首个信号机械室——横溪站室内作业-王跃国摄 (3).JPG

▲金台铁路四电首个信号机械室——横溪站室内作业-王跃国摄 

7月30日15:00,台州仙居,晴,37℃

金台铁路四电首个信号机械室——横溪站室内,施工正酣,年突击队正在为22架各系统机柜配线。因为这是信号专业首站施工点,队员们格外认真、仔细,每一条线的放置铺设都要经过自检、互检、专检三道检查工序。虽然是室内作业,没有烈日直射,但也没有空调、风扇的降温利器,加上高度紧张、专注,汗水也源源不断冒出、滴落。“信号专业工程主要由计算机联锁、信号集中监测、道岔缺口监测、调度集中、电源五大系统构成,是铁路的大脑和神经中枢。”技术员李胥炜说,“金台铁路共有19个车站信号楼,横溪站作为首站,是作为首件样板来打造,我们当然要精益求精,酷暑也不能阻挡我们追求品质的决心。”

这些金台带“盐”人,他们没有因为酷热及噪杂的轰鸣而烦躁,没有因为毒辣的日光而畏惧,也没有因为汗水的浸泡而停止手中的工作。劳动时的微笑,像天上星辰在希望中闪耀,作业时的汗水,把金台铁路的责任撑起,他们是金台铁路中美如夏花的风景,也是火和热的能量使者。

目前,金台铁路全线各工区每天都为工人们准备了清凉饮品、降温用品及防暑药品,当气温高于36摄氏度时,便会要求工人停止露天作业。但为了保证进度,统一选择错开高温时段,在每天早上6:30-11:00、下午15-18点之间较为凉爽的时候作业,确保工人安全的同时不拖延工程进度。

20190730 田市空中制梁场-王跃国摄 (2).JPG

▲田市空中制梁场工人背影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