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4℃-1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文史记忆丨别具风采的榉溪南孔文化(上) 

2019-07-23 10:50 |浙江新闻客户端

【编者按】“小邹鲁”金华,文化资源丰富、地位独特。为充分挖掘、展现这一丰富的资源,提升浙中生态廊道的文化内涵,金华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联手浙江新闻客户端共同推出“廊道上的文史记忆”,寻找八婺共建共融共享共赢的文化力量。

“榉川自古圣裔乡”。原来,这拨不速之客大有来头。他们来自千里之外的圣地曲阜,是应诏随驾高宗南渡与曲阜孔氏同祖同宗的孔氏后裔。据考,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金兵南侵,高宗南渡。建炎四年(1130年)正月,至章安(今临海),金兵北撤,遂辞驾赴衢州与兄团聚。用孔若钧《感怀》诗中说的叫“庙林惆怅三千里,骨肉飘零八九人”。行至永康榉川(今磐安县榉溪村),孔若钧病逝,孔端躬携五个儿子一起守孝三年。期间,见榉川秀丽,遂卜居于此,繁衍生息,开办学堂,教育孙邻。榉溪村就这样在这个荒野之地诞生了,始祖就是孔子第四十八代孙孔端躬。

一、随驾南渡的孔氏后裔和榉溪村的故事

榉溪村(古称榉川、桂川)在磐安县盘峰乡,地处深山。800多年前,这个荒山野地,因为来了一拨不速之客而炊烟升腾,书声琅琅,并因此成就了如今1300余人口的江南名村。

“榉川自古圣裔乡”。原来,这拨不速之客大有来头。他们来自千里之外的圣地曲阜,是应诏随驾高宗南渡与曲阜孔氏同祖同宗的孔氏后裔。据考,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金兵南侵,高宗南渡。孔子第四十七代孙大理寺评事孔若钧偕兄孔若古、侄孔端友、子孔端躬等一同随驾。到临安(今杭州),孔若古、孔端友父子前往衢州定居,史称“衢州南宗”。孔若钧、孔端躬父子一家八九人仍随驾台州。建炎四年(1130年)正月,至章安(今临海),金兵北撤,遂辞驾赴衢州与兄团聚。用孔若钧《感怀》诗中说的叫“庙林惆怅三千里,骨肉飘零八九人”。行至永康榉川(今磐安县榉溪村),孔若钧病逝,孔端躬携五个儿子一起守孝三年。期间,见榉川秀丽,遂卜居于此,繁衍生息,开办学堂,教育孙邻。榉溪村就这样在这个荒野之地诞生了,始祖就是孔子第四十八代孙孔端躬。

孔端躬,字子敬,少力学,登进士第。宋宣和三年(1121年)授承事郎、大理寺评事。因持身洁白,除暴安良,“吏谓其威,人怀其德”。《孔氏家谱》载:“其貌甚壮,其心甚良,道德尊崇,功业昭彰,胸襟洒落,器宇昂扬,丹崖削壁,秋月寒江。”但因在榉溪辛劳过度,于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去世,年仅61岁。100多年后的宋宝祐二年(1254年),宋理宗为追念端躬“勤以稼穑、诲于诗书”功德,按衢州孔庙(1253年敕造)恩例,敕造榉川孔氏家庙,并赐“万世师表”金匾,其子孙照例免赋税劳役,白身最长者可荐朝录用。后世称孔氏“婺州南宗”。

据传,当年孔端躬扈驾南下时特向孔林辞拜,并掘桧苗一棵,愿曰:“何地植土生根者,即吾孔氏新址也。”因而每到一地,即植于土,未有生根。惟见植于榉川之土,生根萌发,端躬以为天意。今天,被村里人唤作“太公树”的 参天桧木(现鉴定为红豆杉,与桧木同为柏属、柏目)依然挺拔苍劲,巍然而立在端躬墓旁。因为身边的主人地下有知,惟有自己还能记得890年的时光、叙述所有曾经的过往了。800多年来,榉溪孔氏后裔生生不息,发展到数万余人,子孙遍布周边各州县。榉溪这个荒野之地也已变身为千余人口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95%以上为孔氏后裔。当年的杏坛书院依然书声琅琅,院子里的子孙还是那样“论语”不离口,家庙里的礼乐还是那样悠扬绕梁,这是榉川岸边端躬墓里的主人没想到吧。

二、大山里的孔氏家庙和一步登天的“国宝圣地”

孔子是光耀千古的文化巨人,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唐太宗下诏“州县以下皆立孔庙”,从此孔庙遍布各地。但我国现存保护完好,或有遗址、遗迹可寻的孔庙仅200余处,而孔氏家庙(孔氏宗子进行家祭的场所)仅三处。其中曲阜和衢州孔氏家庙众所周知,磐安榉溪孔氏家庙却鲜为人知。有学者认为,主要原因是曲阜和衢州孔氏家庙都在城市,只有榉溪孔氏家庙却在大山深处。那么,深山野地里的孔氏家庙到底是怎样一副容颜呢?


这是一个座南面北、栖身民居的孔氏家庙。孔庙和其他南方民居一样,都面南而居,榉溪孔氏家庙及村里的“九思堂”、“善祠堂”等民居均为坐南朝北。其中缘故并非自然条件限制,而是为了教育子孙不忘曲阜先祖,不忘朝廷恩赐。与其他孔庙的相对独立性不同,榉溪孔氏家庙除北面是小溪(榉川)外,其余三面皆紧邻民居,是一个低调到家门口的家庙。与子孙的生活如此如胶似漆、难分难离的孔氏家庙、孔庙实属罕见。榉溪孔氏家庙的始建、修建和迁建都在民居间街巷里,这是这里特有的魅力所在。传统文化只有融入生活、植根家庭,才能长盛不衰。

这是一个历经沧桑却又一步登天的孔氏家庙。榉溪孔氏家庙历经元明两朝三次原址修建、清乾隆十三年迁址重建。据考,榉溪孔氏家庙在宋、元、明时皆由官府行文拨款照衢州例修建并派员监督。到清初,榉溪一带抗清复明势力较为活跃。1648年,清于榉川设“四平县”加强治理,派兵镇压,造成"十年不闻鸡犬之声",孔氏家庙焚煨一尽。此后100年,“瓦砾之余,仅存遗址”。乾隆十三年(1748),榉溪六十七代孙仲房孔绶(字佩章)与侄儿孔传麟等九人应邀前往曲阜祭孔。回家后,孔绶等便筹划异地迁建家庙,次年(1749)建成。由于是族人自建,能力所限,已“不及当年之宏伟”,但却保留了宋、元、明、清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极具个性,别具风采。整座建筑以中轴线贯穿,由门楼、戏台、开井、前厅、穿堂及两小天井、后堂组成,左右对称,布局严谨。通面阔21.50米,通进深30.30米,面积880平方米,屋柱84根。门楼为三柱穿斗结构,戏台为轩阁式结构。前厅、后堂是五开间,抬梁式和穿斗式相结合。后堂中间悬挂"如在"匾额,其意为"孔子精神永远流传"。两边是一幅对联:"脉有真传尼山发祥燕山毓秀,支无异派泗水源深桂水长流"。"万世师表"金匾在文革时期损坏。现珍藏的文物有《孔氏家谱》、至圣先师牌位、吴道子画的孔子刻像拓本等。最为珍贵的还是正厅明梁的雕龙。历史上雕龙建筑只有皇帝御用建筑和孔庙,这说明历经沧桑的榉溪孔氏家庙不是一般的建筑。2006年,在我国古建筑界泰斗罗哲文、谢辰生、吕济民等老先生共同验明正身、一致力荐下;在我国优秀民族建筑工作者洪铁城先生,以及《上海建筑时报》、《中国文物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央电视台等权威媒体的热情关注下,榉溪孔氏家庙从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一步登天”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举改写了中国文化史上“北孔曲阜,南孔衢州”的定论。这种“破格提拔”实属罕见,但史证坚不可摧,因为经过“亲子鉴定”,榉溪孔氏与曲阜同祖同宗、与衢州同胞同源,榉溪是“第三圣地”。

来源: 磐安县文化局和传媒中心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