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9℃-2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互联网拓展年轻人就业想象 他们把乐趣“玩”成职业 

2019-06-06 07:2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黄慧仙 陆遥

王逸在直播杭州市拱墅区助老活动。

周末,室外阳光明媚。网络直播主持人王逸已经在摄像头前坐了6个多小时,仍然谈兴正浓。

他说:“主播没有双休日的,越是大家休息的时候,越是直播的热门时段。”

直播当然不仅仅局限在室内,短短几年间,远至内蒙古的乌兰察布,近至江西大余丫山、萍乡东阳村,还有省内的大陈村、下姜村等地,都留下了这位浙江90后主播的脚印。王逸觉得,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差不多已经重叠起来,但他乐在其中。

有着和王逸类似感受的人并非少数。与传统的“朝九晚五”族不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更为灵活、更契合兴趣的工作,或者干脆把自己的兴趣变成了工作。

也只有在这个不断细分且万物皆网的时空里,我们才更有可能寻找到这种结合点。工作与爱好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工作也由此有了新的定义。

界限

兴趣为业成时尚

刚见面,M.Y.Lab木艺实验室创始人水杉就一再强调,他做的是木作,而非木工。

木作,是像他这样的木艺爱好者喜欢用的词。“木工是一个工种的名称,木作或者木艺,则指的是富有设计感的活动。”

水杉本名叫高长钱,早年在互联网公司做视觉设计,闲暇时间最喜欢的就是在网络上搜罗木头家具设计的资料图。现在,这位34岁的小伙子,在杭州创立M.Y.Lab木艺实验室已有5年,还给自己起了一种树的名字——水杉。

M.Y.Lab木艺实验室一角。

谈到创业的经历,水杉回忆说,以前关于木艺方面的信息很少,爱好者大多聚集在一个论坛里。2011年,他在论坛上看到一家木工坊在招义工,就马上报名了。在那里,他从单纯的喜欢转化到动手实践。

后来,木工坊经营不善倒闭,水杉便和大师兄徐广举拿出全部积蓄合伙创业,在杭州勾庄开办了一个“木友课堂”,这也是“M.Y.Lab木艺实验室”的前身。

2014年6月,第一个木艺课程开课了,很快就吸引了10多名学员报名。作为国内起步较早的木艺实验室,“木友课堂”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木艺爱好者前来学习。

现在,M.Y.Lab木艺实验室已在全国开出9家加盟店。翻开M.Y.Lab的淘宝店页面,能找到小到制作木头碗、戒指托,大到制作工艺复杂的山姆马洛夫摇椅等50多门课程。

通过原木、榫接等最原始的方式,这些木艺爱好者回味着匠人的独到匠心,也在汗水里留下了成就感。“做任何设计都不是纸上谈兵。用8天时间学做一把牛角椅,我们体会一件实木家具从开料、线稿画样、器械制作到榫卯结构、打磨细节、软包等工艺,最终完成的不只是一把椅子,更体会了木作在生活中的意义和价值。”木艺实验室的一名学员这样说。

“木作最大的乐趣在于,无论外面多么喧闹嘈杂,我都能专心地沉浸于自己的创作,享受与内心交流的感觉。”水杉说,木作既是一种休闲娱乐方式,也是一种劳动产出,当作品完成的时候,那种由衷的成就感是其他娱乐方式难以替代的。

就这样,通过线上招募、线下集聚的方式,这批有着共同爱好的群体开辟出了一条“返璞归真”的新行业路径。

“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消费会由过去的大众化向个性化转变,往往带着鲜明的性格特征。而网络为这些个性化诉求提供了信息支持,又让它们有了更多发展的可能。”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周玲强告诉记者。

木艺爱好者在M.Y.Lab木艺实验室进行创作。

英国艺术教育家赫伯特·里德说,一个人的职业或工作往往是另一个人的娱乐或游乐。显然,对水杉来说,他成功地将自己的兴趣转化成了职业。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当兴趣成为职业,这才是兴趣的高段位。对于像王逸、水杉这样的新兴行业从业者来说,他们也获得了自我实现和就业的平台,可谓一举多得。

价值

小直播有大意义

许多新的工作业态,给人的直观印象颇为轻松,比如网络主播,陪粉丝聊聊天、唱唱歌,就有源源不断的收入进账……但在王逸看来并非如此。

黑色鸭舌帽、黑色T恤衫,略显清瘦的面容……初见绍兴小伙王逸时,他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健谈。从在校时创立校园话剧社,到毕业后从事模特、演员行业,再到成为一名在直播平台上拥有数万粉丝的主播,相比一般同龄人,大学毕业3年多的王逸,工作经历显得更为丰富。

王逸与网络直播颇有缘分。2015年,王逸大学毕业,网络直播刚在国内兴起。那一年,他在某直播平台开始了自己的首次直播。

直播中,王逸和其他3位嘉宾围坐一团,就女性生活类热门话题展开讨论。其间,在线观看视频直播的网友不断向嘉宾抛来问题。

在这之前,王逸虽也有上镜经历,但这场仅1小时的直播却还是让他感到格外紧张。“过程紧锣密鼓。有台本,但很多还是要现场发挥,感觉每秒都要填充内容进去。”

点开王逸的几个往期直播节目视频,除了娱乐类直播,也有像“匠人匠心”这样走近全国各地非遗传承人的节目,还有像“看美丽乡村 庆改革开放”这样展现浙江新农村面貌的节目。在浙江的下姜村、大陈村等地的直播节目中,在线粉丝数均达到了20万以上。

这些节目的成功并非轻易获得。“两个小时全程直播,前期要花许多时间去准备。我们走遍了整个村庄,用镜头和实时解说让更多粉丝了解新农村面貌。”王逸说,在兴趣和工作的融合中,原来的兴趣点也在不断深入和扩展。

过去两三年,网络直播在中国迅速兴起,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人,纷纷涌进直播间,带来了全新的网络文化景观。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39676万,网民使用率达47.9%,但主播的综合素质和直播内容却良莠不齐,对此王逸有自己的看法:

“一个优秀主播需要花功夫了解时下潮流、还要有丰厚的积淀。网络直播的准入门槛虽然较低,但要真正成为一名优秀主播,竞争却非常激烈。”

小直播可以有大意义,许多新工作业态也同理。只有将小众的兴趣融入到大众兴趣之中,找寻其中的社会价值,才可能在这份工作中打开更广阔的空间。

报酬

注意力是大筹码

不论何种新颖的工作形式,如果没有经济上的支撑,必然无法坚持。王逸说:“有些人无法理解看直播为什么要打赏,我觉得一个有丰富才艺、播出有内容的主播节目,适当打赏无可厚非,这和看电影、看话剧买票是类似道理。”

那么,各种新生职业又是通过怎样的劳动付出来获取报酬呢?获取方式会有哪些独到之处?

和传统行业相比,许多新工作业态更得益于注意力背后潜藏的资源,因此常常被称为“粉丝经济”。

85后宁波姑娘寿涛,用“千山万水走遍”的旅游攻略来创造“粉丝”,算是一种直观的回答。

果小姐在纳米比亚。

30岁出头的年纪,旅游攻略达人寿涛已经走过了五大洲,游历了20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个城市。“果小姐”是她在旅游圈内更为熟知的网名。她在穷游、马蜂窝、携程等知名旅游论坛上发的帖子,总能带来大量的点击量。据统计,她的游记分享已达近千万次。

不同于导游平铺式的景点介绍,果小组的旅游攻略需要注入更多撰写者的自我意识,从而让阅读者产生一种“朋友式”的贴近性和可靠感。

今年,果小姐和伴侣双双辞去了稳定工作,全身心投入旅行之中。随着知名度的提升,一些国家的旅游局或者商业活动都来邀请他们前去“打卡”。4月的多瑙河邮轮体验,5月的非洲三国游……等待他们的未知探索,还有很多。

王逸的劳动报酬同样取决于粉丝的热情。在线打赏、电商带货、广告植入、公司签约,以及线下活动等都是他的收入来源,而这些也建立在深厚的粉丝基础之上。

换言之,旅行也好,直播也罢,它们提供的其实都是一种“社交网络”产品。这同样适用于许多互联网背景下催生的新行业。“新职业促成了新的消费观念、消费方式,有着独特的市场生存价值。” 在周玲强看来,新需求、新兴趣的开拓,正在以过去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创造出新的经济价值。比如,农产品网络直播为偏远贫困地区的农产品销售带来的可观销量,正是网络直播等“注意力经济”行业的一种积极实现方式。

未来

痛并快乐地探索

尽管如此,这些“注意力经济”“兴趣集聚起来的行业”听起来仍然存在着不确定的因素。要想在一个充满竞争的时代存续,行业的强大支撑和背后的不断探索,都是必不可少的。

行业背景的变化给这些新行业带来不小挑战。以直播为例,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最新统计显示,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内部逐渐分化,进入转型调整期。截至2018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较2017年底减少2533万,演唱会、真人秀直播用户使用率分别下降6.2个、8.8个百分点。

据今年年初发布的《2018主播职业报告》,不少主播为了能够在这一职业道路上走得更远,都会花费一定费用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和形象,以及升级直播设备等。33.8%的主播每月用于自我提升的花费超过1000元。

“有压力才有动力,竞争催促着我们去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传播更有‘营养’的内容。”王逸说,未来,他还要进一步提升自己,将粉丝基数做得更大。

挑战同样存在于木艺行业。进入2017年,全国各地的木艺工作室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这对水杉的M.Y.Lab木艺实验室造成了一定冲击。于是,他们开始了木艺工作室的2.0版本——在全国开放加盟店,开拓市场空间,以木会友。“加盟的首要前提是喜欢木艺。不喜欢的话,有再大的资本也不考虑。”一路走来,水杉还是坚持初衷。

兴趣是他们工作的出发点,也是他们用以抵御行业风险的重要屏障。

正如果小姐所说:“一个攻略可能需要修改30多稿……但这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魅力。”

“新的工作选择肯定会越来越多,它们还将经历一轮轮的市场筛选。我们应用与时俱进的心态去看待迭代的发生。可以说,兴趣驱动下的新工作的探索,是痛并快乐着的。”周玲强说。

这应该也是水杉、王逸和果小姐们的共识。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