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2℃-1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黄河绘画作品展:再造出古老《诗经》的意境 

2019-05-20 14:30 |浙江新闻客端 |记者 刘慧

画家黄河

5月20日,由光达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主办的“幽境——黄河绘画作品展”正在光达美术馆艺廊热展中。数十幅新作《游走》《雁山行》《虚度》《碎梦》《梅雨时节》《江南》《金鸡垄》使得整个展厅神秘而幽境。

走进展厅,那些可辨认的、不可辨认的;晦昧的、自由的;诗意的、放纵的作品,随着时代的不断更迭,艺术家呈现的作品正在身处于一个更崭新的当下。

黄河的作品既是一个游离变化的自我世界,又是生活世界本身的显现,这个特点使得他与流俗的抽象绘画拉开了距离。正如著名艺术家司徒立所言:到了抽象绘画的阶段,绘画已经离开我们眼睛看得见的这个世界。它离现实和自然越来越远了。具象表现绘画希望能够重新回到视觉。也就是说,我们认为画家应该是用眼睛看世界、用眼睛思考世界的人。

雁山行 黄河 布面油画

江南 黄河 布面油画

“我的创作主题从具体手法来说,是按两种方式并行交替展开。”黄河的绘画一是直接对景写生创作或以写生作品作为参考,重新再创作;第二种也是最常用的方式是有意避免预设创作主题,摒弃图像世界的设定与局限,在无牵碍的信手涂抹里,创作思路纵情流淌,画面的每一次叠加带来的细微变化,源自与自身对世界的敏感,从画面的张力、节奏、呼吸等语言生发,慢慢自然而然的契合存在的境遇,这既是一个游离变化但非常真实的自我世界,又是生活世界本身的显现。在用画面满足自己涂抹欲望的同时,也向他人开启自我的户牖。这个敞开的空间中蕴含无遮蔽的真实与爱,并始终包裹着颤抖的呼吸与涌动的力量。

黄河1974年出生于浙江乐清,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现为浙江外国语学院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

真正的艺术家总是有着一种特立独行的品质,那就是喜欢独辟蹊径去寻找心目中的桃源胜境。而实际上,艺术家心目中的那个敞亮的桃花源只存在于幽蔽的丛林深处。

虚度 黄河 布面油画

林荫 黄河 布面油画

黄河在无牵碍的信手涂抹里,摒弃图像世界的设定与局限,画面的每一次叠加带来的细微变化,源自与自身对世界的敏感,从画面的张力、节奏、呼吸等语言生发,慢慢自然而然的契合存在的境遇,这既是一个游离变化但非常真实的自我世界,又是生活世界本身的显现。在用画面满足自己涂抹欲望的同时,也向他人开启自我的户牖。这个敞开的空间中蕴含无遮蔽的真实与爱,并始终包裹着颤抖的呼吸与涌动的力量。

真实与爱,呼吸与力量。在画家焦小健看来,黄河的作品充满了对于自省,欲望,孤独等等命题的深度思考,用色彩的此起彼伏和剧烈的冲撞来表达一个充满情绪的多维度的感官世界以及艺术家内心世界微妙的平衡。

当你第一眼看黄河的作品开始都觉得那是抽象画,以为他在抽象的世界里纵横奔驰,那些画似乎完全是随着手感和身体放松后的信手涂抹。可是,你第二眼就突然发现他的画中原来全是有形象的具象画:局部的女人身体,女人的头发,大腿,背景,有物的空间。而且这些事物是一点点显示在视觉中的,你才发现他完成的画面都是我们四周常见的事物状态,你又重新开始调整俗世的心态体会他画这些作品的现实意义。

田园 黄河 布面油画

金鸡垄(一) 黄河 布面油画

如此的反复,他让我们看画的程序或者让视觉看世界的程序调换了个。一般而言,视觉总是寻找熟悉的东西辨认,以此获得被吸引东西引发的想象空间。而他的画起先让你不是辨认,让你完全抽象地沉浸,让你陶醉在莫名的冲动里。接着再让你发现视觉受到欺骗,因为那根本不是抽象。进而又重新一次陌生的观看辨认,这过程对观者是明晰还是错觉或许反倒产生了有点不信任自己视觉的反思和质疑。

策展人兰友利说,正如黄河的绘画艺术经历过一个从“居家物事”到“放逐荒野”的过程。这个放逐的过程并不是外在产生的,而是自我的放逐,它源自于对艺术自由的渴望。在这个放逐的过程中,他是一位荒野的漫步者;在这个跋涉的过程中,他是一位自我的流放者;在这个流放的过程中,他又是一位艺术的寻幽者。

不是吗?黄河的绘画好像在荒野漫天的草丛中再造出古老《诗经》的意境:“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但是对于这个隐蔽的“伊人”,既不能靠太近,也不能离开太远,它把观者限制在一定的距离之外,永远地保持在对岸——在水一方。

在一定的距离之外,虽远尤近的存在,却并不妨碍我们能够认出它。也恰恰只能被限定在一定距离之外,我们才能发现它的存在。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