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26℃-1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经济这道大题:是二大于三,还是三大于二? 

2019-05-17 08:4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夏丹

连日来,央媒从多个维度立体解读中国经济的文章,看了让人很提气。涌金君由此联想到浙江经济,尤其是一季度表现抢眼的浙江工业。

就在今年头两个月,当大家还在为一季度经济形势,尤其是工业经济担忧时,在第三个月,浙江工业“扶摇直上”,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锁定了浙江经济的首季红。

那么,这个3月,浙江经济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1

“力挽狂澜”的3月?

640.webp

细说之前,不妨先来看看“3月红”——

3月,浙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了16.9%,当月增速居全国第一位,也是2010年9月以来浙江规上工业当月增速最快的一个月;

3月,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产销率达到了99.9%,2004年以来各个月份中最高的;

3月,工业用电同比增速11.9%,而整个一季度为2.4%。

产销两旺,与关键指标用电量数据相匹配,“3月红”当之无愧!

若将整个一季度拆开来看,今年1-2月,浙江规模以上工业同比增长仅3.6%,这正是涌金君在前文所述的“担忧”的具体原因所在。从1-2月的3.6%,到3月的16.9%,波动着实很大。但熟悉经济运行规律的读者都知道,一季度增速波动大的主要原因是春节假期。

在今年浙江一季度经济运行新闻发布会上,浙江省统计局总统计师王美福解释说,春节始终是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分析当中绕不开的重要因素。去年春节较晚,1、2月份浙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9.8%,3月份当月增长3.2%,受春节因素影响的3月成为全年最低点。而今年春节较去年早,情况刚好相反,1、2月份只增长3.6%,到3月份增长16.9%,这里有个基数的原因。

基数影响到底有多大?看过下面这张图就很清楚了——

微信图片_20190516211933.png

图中标红的2015年3月受春节影响成为全年增速最低的,这一低基数影响带来2016年3月成为全年最高点,2018年3月和今年3月同理。

总之,今年3月的完美收官,带来首季红。今年一季度,浙江完成规上工业增加值3477.9亿元,同比增长8.9%,增速高出去年同期1.3个百分点,比全国高2.4个百分点。

起跑决定后程,开局影响全局。开局稳,全年稳就有了良好的基础。

2

也不单是“3月”的事

也许大家认为基数原因带来的月度高增速“胜之不武”,那么从季度增速来看,更能看出浙江工业经济的韧劲十足。

1.png

从上图可以看出,浙江工业经济历经2015年第三季度的谷底后,虽有波动,但总体在稳步向上。且从2016年一季度开始始终高于全国同期增速,充分说明了浙江工业近年来的稳中有升的态势。

这么看来,首季红、工业稳,绝不能简单的归功于3月。

从大的背景来看,应该说是得益于近年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以浙江的化工产业为例,浙江先于全国2到3年进行环保、安全整治提升,所以当全国其他地方现在正大力整治,做减法的时候,浙江的化工产业正在抢占市场。这一点,从以龙盛化工为代表的几家龙头企业的情况很能说明问题。

其二,这也是近年来浙江持续不断产业结构调整的良性结果。当前,电气机械取代纺织,成为浙江第一大产业。尤其近年来浙江汽车制造、电子信息产业双轮驱动,带来浙江工业的良好发展态势。

640 (3).webp

另外,近年来各级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减负降本、促进消费、服务企业的政策措施,极大增强了企业开拓市场能力,提振了企业发展信心。一季度,浙江共减轻企业负担335亿元。其中,落实前四批减负政策措施为企业减负261亿元,落实今年新出台的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和稳岗支持政策等措施为企业减负74亿元。前几天,浙江又出台了2019年第一批减负降本政策,全年有望为企业减负1303亿元。

归根结底,这是一个长周期内政策合力、政企合力的结果。

不过,从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来看,浙江工业仍然面临较大的压力。比如外贸依存度,去年浙江进出口额达2.85万亿元,相当于GDP的50.7%,其中出口依存度接近38%,进口依存度约13%。尤其当前国际贸易形势加剧,浙江企业势必面临新一轮挑战。

3

二产好,三产才更好

640 (4).webp

在梳理一季度经济数据的时候,有心人还注意到几个数据:第二产业增长7.9%,其中规上工业增长8.9%,第三产业增长7.8%。浙江一直以来都是三产增长快于第二产业,从今年一季度来看,第二产业比第三产业增速还要高0.1个百分点,主要是工业起了作用。

具体到规上工业,浙江从2017年开始呈现“工业增长加快,服务业增长放慢”的态势,2018年6月规上工业在增长率累计值上实现54个月来首次反超服务业。

涌金君倒觉得,谁快一点谁慢一点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二者本来就关联紧密。服务业分为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其中占绝对大头的生产性服务业和二产直接相关,它的发展本就建立在二产的基础之上。当前,浙江省生产性服务业占到服务业比重约为60%左右。从这个角度上看,二产好,三产才更好。

其实,仔细看看改革开放40年来浙江产业结构演进路径和发达国家的对比,涌金君更觉得与其强调一二三产占比、贡献率,不如清醒认识到发展制造业才是抓住国民经济的主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

浙江省经信厅副厅长凌云介绍,浙江三次产业结构由1978年的38.1:43.2:18.7,调整为2017年的3.9:43.4:52.7,经历了从“二一三”到“二三一”再到“三二一”的演进。其中,1987年到2013年,为“二三一”结构,二产尤其工业在国民经济中依然占据主导地位,1998年二产比重达到54.8%的峰值。

根据凌云的梳理,发达国家也大多经历了从“一二三”到“二三一”再到“三二一”的三次产业结构转变,但转变周期差异明显。受所处外部环境和自身资源禀赋影响,从“一二三”到“三二一”,美国历时约100年,德国约110年,日本约50年;其中,从“二三一”转变为“三二一”,美国历时约70年,德国约80年,日本约40年。

640 (5).webp

不难看出,相对于发达国家三大产业的演进进程,受惠于改革开放红利,以及自身的后发优势,40年来浙江三次产业结构调整步伐更快,与美德日相比,浙江产业结构从“二三一”转变为“三二一”仅历时27年。同时,发达国家二产比重一般在较高水平上保持了20年以上,浙江二产比重在50%以上的高水平保持了19年。

另外,有熟悉浙江经济的专家发现,近十年浙江二产比重较快下滑态势明显,从2007年的54.1%降至43.4%,以平均每年1.1个百分点的速度下滑。倘若延续这一态势,10-20年后浙江二产比重将低于众多发达国家当前水平。

尤其当下,浙江技术密集型产业比重明显低于沿海兄弟省市,附加值仍显著低于发达国家,且当前浙江制造业主导支柱产业相对于沿海兄弟省市不够突出。如通信电子是广东、江苏第一大制造行业,在浙江仅排在第7位;而浙江第四大制造行业纺织业,在广东、江苏早已退出支柱产业行列。

640 (6).webp

曾记得,当2014年浙江服务业占GDP比重首超二产时,就有学者提出浙江步入后工业化时代。如今看来,这只能是一家之言,不足以代表实际情况。从当下的发展趋势来看,浙江工业要在浙江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征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