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雷阵雨31℃-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小编走基层丨70年月湖“蝶变” 续写风雅 

2019-05-06 07:15 |浙江新闻客户端 |监制 应建勇 策划 毛广绘 屠晨昕 王蓉蓉 记者 孙莉 应磊 设计 潘培

“三江六塘河,一湖居城中”。在宁波市海曙区的喧喧闹市中,叠叠高楼间,卧着一环清清的湖水,这便是宁波人的“母亲湖”——月湖。

新中国成立至今70年间,从拥挤热闹的古街巷到旧居拆迁,从清淤治水到碧波重现,再到去年,天一阁·月湖景区荣膺国家5A级旅游景区……月湖守护着一代代宁波人成长,他们也见证了月湖的点滴变化。

草长莺飞四月天,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带您一起来倾听感受这白墙灰瓦、小桥流水间的变迁故事。

吴维春 摄

历经千年文化积淀的月湖开凿于唐贞观年间,南宋绍兴年间起,广筑亭台楼阁,遍植四时花树,逐渐形成了月湖上十洲胜景,人文荟萃。如今水域面积达9.6万平方米。

“建国以后,许多‘老宁波’都住在月湖附近的老房子里,可以说,她囊括着我们寻常人家的烟火气。”家住梅园小区的杨大爷,今年60多岁了,自小生活在月湖畔,回忆起几十年前的月湖,还历历在目。

1987年的月湖儿童公园旧照,作为当时甬城唯一的儿童乐园,这里曾是孩子游玩的天堂。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月湖边有古桥和菜市场,每天早晨街坊邻居们前来采购新鲜果蔬和水产品,吆喝叫卖声不断,热闹非凡。“小时候月湖的湖水非常清澈,女人们在湖边洗衣服、聊家常,夏天小孩子还会在湖里游泳嬉闹。”曾经的月湖作为生活玩乐的好去处,在杨大爷儿时的记忆里难以磨灭。

历经岁月消磨和风雨侵蚀,月湖畔的古建筑年久失修,加上生活设施不完备,使得老居民的生活条件并不理想。“当时,很多人在河边乱丢垃圾甚至洗车,湖水渐渐污染了,发臭变绿,天热时还有死鱼漂浮在水面上。”杨大爷感慨道。

月湖变迁,分别为1920年、1974年、2012年及2018年的月湖景象

月湖景区的建设初期集中于90年代至2000年左右。1998年,随着月湖改造第一期工程的实施,很多旧居拆迁,久居的市民纷纷搬离。1999年,月湖进行了大规模清淤,第一次系统地打捞清理了沉积湖底多年的淤泥垃圾。

改造后的月湖公园构成了一幅幅赏心悦目的图景,成为了很多市民家庭聚会游玩的好去处。“原先洗衣服的埠头变成了停船的码头,水质变清澈,青石板路也平整了。”天一阁·月湖景区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玉兰告诉记者。

2010年的湖西老巷  张波 摄

时光荏苒,2010年前后,月湖西区一期、二期建筑先后进行了拆建改造。同时,宁波对月湖景区再次实施了河道清理,景区扩大改造升级。改造后的月湖,跃动着勃勃生机,逐渐升级为宁波的城市会客厅。

随着时代变迁,合力求索月湖的新变化,宁波人并没有停止脚步。据介绍,2013年宁波启动了天一阁·月湖国家5A级景区的创建工作;景区创建一度被列入《2017年宁波市政府工作报告》。去年10月29日,天一阁·月湖景区荣膺国家5A级旅游景区,成为当代美丽浙江画卷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7年起海曙区水生态综合整治中,月湖正在进行清淤。郭戟铠 摄

回溯景区创建历程,作为宁波的“镜子”,月湖水环境经过系统治理,为景区增添了不少“颜值”。2017年3月,月湖所在的海曙区启动水生态综合整治,包括清淤及淤泥处置、水质提升与水生态构建、绿化提升、海绵体修复及智能化管理等五大工程。这是继1999年之后,月湖又一次大规模治理,也是浙江首个湖泊治理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更是浙江乃至全国城市内湖治理的典范。

如今,漫步于水清岸美的月湖景区,一湾湖水碧波荡漾,湖畔花木葱茏。最新数据显示,月湖水环境已基本稳定在地表水IV类水质标准,部分水质指标已经达到地表水水质标准中III类。见证着月湖的全新蝶变,市民们欣喜不已。

“母亲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大家的心。宁波人相信,将来月湖这片宁波的“镜子”会愈发明亮,她映出的不仅是宁波的市容新貌,更是宁波人的幸福新生活。

宁波海曙区.jpg

宁波人的幸福生活:与“母亲湖”一起成长

采访中,小编行走在月湖畔,转回廊、过拱桥,赏着水光潋滟、树影婆娑的景致,听宁波人讲述着月湖之变,不禁感慨:月湖,不止是宁波市民的客厅和花园,更是宁波人执着守望的精神文化家园。

日渐完善的服务配套、设施拆后利用的绿地公园、“大方岳第”的惠民演出、廊亭转角的聊天晨练……在岁月流转间,她的改变集聚起宁波经济、社会、生态等方方面面的效益,更牵引着宁波人精神文化及生活方式的变化,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在这里获得了更多幸福感和舒适感。

微信图片_20190419162427.jpg

(本文图片来源:宁波市月湖景区管理委员会、海曙区新闻中心、宁波日报等)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