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3℃-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翟天临事件背后 他所不知道的“知网” 到底是啥? 

2019-02-15 07:40 |钱江晚报

深陷抄袭风波的翟天临,昨天终于道歉了。

致歉信上,翟天临反省道,“是我的不当行为,让学校声誉被连累、让学术风气被影响、让公众的信任被辜负”。

而此次“学术打假”事件,也让“中国知网”火了一把。

视觉中国 供图

始建于1999年的中国知网,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文献数据库,但风光背后也是风波不断。

2月11日,苏州大学小刘同学状告中国知网的案子的判决结果公布,此前,因为下载一篇7元的付费论文,却要先在中国知网充值50元钱的事,他将中国知网告上法庭,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判决他胜诉。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对话这位学法律的大三男生,了解前因后果。

胜诉后的小刘同学:我为什么告知网

因多次协商退还剩余充值费用无果,苏州大学法学院学生小刘将中国知网告上法庭。2月11日,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公布了此案判决结果:认定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在其经营的中国知网(www.cnki.net)充值中心关于最低充值额限制的规定无效。

为什么告知网

小刘同学称:“诉讼来源于暑假一次在家使用中国知网的经历,因为不在学校,所以不能用学校的内网。当时我需要购买几篇文献,打开充值界面,有8种充值方式,但最低充值金额就是50元,最高3000元,而知网官网上一页论文仅0.5元,一篇文章加起来才几元钱,为了一篇文章要充值数十倍的金额。”

“而更大的问题是,当我购买文献后,询问客服,我不再使用了,剩余的四十几元钱能否退款?客服回答不能退款,后来发现,知网官网上答读者问中有一栏,‘已充值的金额不支持退款’,但这标语未在充值页面显示。”

“设门槛、不退款,赚的就是中间不用的那一部分差价。研究了合同法39条、消法26条,我们几个同学将它认定为格式条款,侵犯了公平交易权、自主选择权,所以决定在姑苏法院上诉。”

对于胜诉怎么看

小刘同学说,拿到胜诉的结果,大家在群里都很惊喜。我们慢慢了解其实社会上很多不合理的事,是需要有人站出来说的。大家都不维权,就习以为常了。

“‘也就50块钱!’这是我听到最多的话,是啊,不就一顿肯德基的钱,可侵权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房子着火了,火能适可而止的,能让它停止的只有房子被烧干,人被榨干了价值。公益从来不是难事,难在人,我们每个人被侵权40块钱不是问题,所有人被侵权更多钱也不是问题,侵权从不会‘金盆洗手’,只会‘一往无前’。”小刘同学认真地表示。

让小刘同学还十分感慨的是:“侵权不一定是疾风暴雨,也可能水滴石穿,当我们习惯了滴水声,在有一天‘床头屋漏无干处’的时候,只能用手接雨了。”

视觉中国 供图

知网到底是个什么网站

为何风波不断

在知网官网介绍中写到,中国知网最早源于国家知识基础设施的概念,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在多个行政部门的支持下,为全社会提供最丰富的知识信息资源和最有效的知识传播与数字化学习平台。但伴随着“中国知网”一步步壮大的,还有不绝的质疑声与指责声。从百名硕、博士联合起诉知网侵权,到近年包括北大在内的多所高校一度宣布停用知网。

知网,风波不断。

价格风波

据知网官网介绍,其旗下数据库仅《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一类,目前就已收录自1915年至今出版的国内学术期刊共8千余种,其中更不乏大量独家期刊资源。因此,凭借丰富的学术资源,知网成为了不少师生的论文写作必备工具。

与此同时,知网资源的收费标准也越来越为人诟病。

针对个人用户,知网采取按篇收费与按页收费两种标准。钱江晚报记者随机点开了若干篇论文下载页面,按篇收费价格在7.5元-25元/篇,而按页收费则在1元/页左右。换言之,100元只能购买几篇动辄数十上百页的论文。

对于高校或图书馆等团体客户,知网则采取按年包库的方法。以山东大学为例,中国政府采购网显示,其2017年12月21日成交的中国知网中文数据库采购项目,最终成交金额为117.9万元。平摊下来,全校师生一天下载知网论文的费用,就是3200余元。而事实上,在2016年前,山东、云南、湖北等地多家高校,就曾因知网数据库续订价格过高,而停用知网。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称,2000年以来CNKI公司对该校的报价每年涨幅超过10%,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

就连北京大学,都曾于2016年发布通知,称“知网数据库涨价过高,随时可能中断服务”。

“高价”的收费下载服务,同时造就了知网的“高利率”。据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财报显示,同方知网2017年全年营收达9.72亿元,毛利率61.23%;2018半年度营收则超过5亿元。

而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乔晓东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国内数据库类似万方等,“如单纯提供文献服务,保持在10%的合理利润即可。”

版权争端

除了收费问题,层出不穷的版权纠纷也让知网频频露相。

就在去年12月20日,由于未经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授权,擅自在中国知网等平台提供汪曾祺作品《受戒》的付费下载服务,同方知网被判侵权。

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涉及知网的版权纠纷案件多达数十件。多数原告认定,自己的作品在不知情且未收到稿酬的情况下,被中国知网所收录,并提供有偿下载。

其中,2008年79名硕博士联合起诉同方知网,称其侵犯学位论文著作权。最终,21起案件获法院判决支持,获赔金额在2000元至3500元不等。

2016年《财经》记者曾获得过一份知网《关于媒体报道不实之处的说明》。该《说明》中,知网对版权纠纷及稿费问题持否认态度。知网表示,已与入编期刊编辑部订立著作权许可协议,通过期刊编辑部在征稿启事中与作者约定,许可中国知网在《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等CNKI系列数据库中使用。

钱报记者在不少期刊的征稿启事中,也看到有以下条款,“为适应我国信息化建设的需求,扩大学术交流渠道,本刊已加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等信息服务系统,作者著作权使用费与本刊稿酬一次性给付。如作者不同意将文章编入该信息服务系统,请在来稿时声明,本刊将作适当处理。”

类似的,学位论文一般也由学生与所属学校签订授权协议,知网再和学校签约,一篇论文就“顺流而下”到了知网数据库中,以供公众下载。

(原标题《翟天临事件背后的“知网”到底是啥》,原作者李玲玲,俞任飞。编辑吴盈秋)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