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3℃-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寻找年味儿丨江山:基层文化工作者最甜蜜的“负担”

2019-02-07 13:52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严粒粒

毛媛媛

春节期间走进江山市虎山街道溪东村文化礼堂,都不需谁来敲锣打鼓,年味就在眼前:红的横幅、红的灯笼、红的春联、红的福字,把古戏台围得紧紧。

中国年,就该是火红色的民俗。

我不是村里人。但要说城市和乡村比年味,自然也是觉得村里放的炮仗、贴的春联、柴火堆里烧出的一碗土猪肉,哪个不比城里的味道足?

再一想,年味和文化能否和谐统一?在乡村仿佛又是个伪命题。或许没有什么会比这儿更是矛盾的综合体——想想那些走一步是一处的文保建筑、城里人当下使劲保护的非遗,好像这儿很有文化;再想想学识有限的农民、不太讲究的生活习惯、饭桌酒局的“人情世故”,还是认为阳光白雪不适宜用来形容农村。

也难怪,要不是独居的母亲再三要求,又偷偷自作主张给她报了名,江山市文化馆副馆长毛媛媛当年从杭州师范学院毕业时候,千想万想也没想回到江山这个县级市工作。她学的可是舞蹈,是“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的艺术。

说起来,毛媛媛自己都忍不住发笑:2006年毕业回来,为了给参加江山市举办的首届座唱班的队伍培训,她跟着文化馆老领导下基层摸底。一个小姑娘背着双肩包,局促地坐上一辆“和拖拉机差不了多少的柳州五菱”。连着三天,一路上,村民使着种地的蛮劲敲着锣鼓、吹着唢呐。

“天呐!屁股颠得生疼不说,耳朵也都快聋了。回来以后神经衰弱到一个礼拜睡不好觉。”她连连感叹,“热情是有,就是技艺上太需要指导了!”

我看着她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完全可以感受这个在省城总是参加七艺节之类大型文化活动的优秀舞蹈人,内心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别看现在,文化馆三天两头地要整合协调各个乡镇的表演队下基层,馆里的舞蹈室365天几乎天天有人排练,江山的村歌还成了唱响全国的文化招牌,十多年前,文化礼堂还没建起来时候,毛媛媛眼中有组织的乡村的文化活动几乎为零。

“过年也一样?”我问。

“一样。”她答。

我正苦恼着怎么定位过去的乡村文化年味,一旁老家在村里的市宣传处干部忍不住发话:“文化年味?没有没有,只有吃喝赌。”

有人说人情味就是中国人最深的年味。乡村过年过的就是人情味。显然,这位干部认为说此话的人恐怕看得不够清楚:“那些年,吃饱了没事做,经常是赌着赌着,一年赚的钱就输精光。酒喝着喝着,就打进了人民医院。什么农村的人情味,要我说,急诊室才最有人情味,简直是世间百态,精彩精彩!”

说到这发酸、发冲,弄不好还发腥的年味,我听他一脸认真的嫌弃,真是觉得好气又好笑,表情都不知道怎么摆才不算失礼。

要说搞艺术的生活触觉就是不一般,毛媛媛倒是从给村民的排舞中,嗅到了不一样的人情味。

毛媛媛在给村民排练

“排舞其实很讲究韵律和动作。但村民总觉得就是广场舞一样唱唱跳跳走走步。”毛媛媛和我分享她基层工作摸出的一套教学法。“说舞蹈术语,他们是听不懂的。拿扇子舞说,你就得告诉他们:当做在院子门口扇扇子聊天,头往左边摆,和王阿姨说说笑笑,再往右边摆,和李大妈说说笑笑。这样才行!还有还有,不能一上来就教跳舞,得先和他们唠家常拉关系,熟了他们才听你教!”

这不,仙气儿十足的艺术的语言熏上了烟火气,一板一眼的舞蹈教学转成了日常闲聊,甜甜暖暖的人情味不就咂摸出来了?

走的时候,毛媛媛开着小轿车送我去火车站。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过年吃什么,哪部贺岁档电影好看、路过的哪处又盖了新楼,语气都带着感恩和喜悦。

唯独聊到工作的时候,毛媛媛会“抱怨”:基层的文化需求太多,真是忙到影分身都不够用,自己的私家车就像货车,从来都是装着服装道具,一个村一个村地跑。

“整个正月,文化馆几乎日日都有任务安排。我当初真该买辆皮卡!”毛媛媛笑眯眯地佯装发脾气。

我知道,她散播了艺术的美,收获了成就感和满足感,更感受到了乡村的“年味”已经越过物质的丰盛,抵达精神生活的丰盛。

这是文化工作者最甜蜜的负担。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