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国丝馆亮相《国家宝藏》 讲述国宝“五星锦”的今生故事

2019-01-13 21:3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俞吉吉

国家宝藏.jpg

1995年10月26日,中日尼雅考察队开掘尼雅古墓群8号墓,出土大批珍贵文物,其中一块织锦护膊尤为光辉灿烂、耀人眼目,青底白色赫然织就八个汉隶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其色彩之斑斓,织工之精细,实为罕见,被列入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18年后的2013年,成都市天回镇老官山,一座西汉时期的墓地中,四部泡在水中的竹木质地织机模型及相关文物重见天日,填补了中国乃至世界科技史和纺织史的空白,成为2013年度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如今,这件国宝级文物“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简称“五星锦”)得到复制,复制它的织机正是一台还原后的老官山汉墓织机。用一台还原的织机复原了一件同时代的国宝织锦?这段多少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故事,如今登上了央视《国家宝藏》的舞台。

国家宝藏3.jpg

1月13日晚上的《国家宝藏》第二季第六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专场中,这件国宝“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代蜀锦护臂闪亮登场,在今生传奇中,以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为首的汉锦织造团队展示了国宝“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代蜀锦护臂的锦织技艺,并成为了此件国宝的守护人。

国家宝藏2.jpg

这是一段怎样的传奇故事呢?国宝护臂又是如何在现代人的手中得到重生的呢?此前,记者也曾对这段故事进行报道,现在,就让我们再来重温一下。

老官山织机还原成功  “牵手”国宝“五星锦”复原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臂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是一次从织机模型到织机再到织物的前所未有的完美的还原研究过程。

在老官山汉墓出土的织机模型的学术价值被认识之后,2014年,由中国丝绸博物馆牵头,联合成都博物院、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共同申报了国家文物局“指南针计划”专项课题《汉代提花技术复原研究与展示——以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织机为例》。课题以老官山汉墓出土提花机模型及相关文物为研究对象,对之进行全面系统的整理和测绘,研究和还原了汉代提花机的结构,解决了关于汉代提花机的一些学术争论。并在此基础上,制作了3D展示系统,并按比例复原了两台原始大小且可操作的提花机。

老官山织机模型出土照

还原后的老官山织机

2015年,修复完成的提花织机模型和原始大小且可操作的提花机,首次在杭州面向公众展出。现场织出的锦缎,也把2000多年的先进织锦技术摆在了今人眼前。

汉代的织造技术已不得而知,国宝“五星锦”该如何复制呢?同为汉代的老官山汉墓织机或许可以。

同年,结合已有研究基础与初步成果,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新疆文物局提请国家文物局,委托中国丝绸博物馆利用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的多综织机对国宝级文物“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进行复制,得到国家文物局批复。在前期研究的基础上,中国丝绸博物馆正式开始了对“五星锦”的复制。

10470根经线、84片花综、2片地综,国宝“五星锦”终复原

这件国宝“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臂,长18.5厘米,宽12.5厘米,带长21.0厘米,另有“讨(或诛)南羌”锦残片一片。两者放于一起,合意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讨(或诛)南羌”。此锦图案总体采用山状云作骨架,沿织锦纬向连续铺展。自右边起依次有两鸟、独角兽和虎,并伴以铭文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在铭文旁还有两个圆点纹代表五星中的两星,在工艺上,整个图案不分色区,均以蓝、绿、红、黄、白五色织出,五星的图案也恰好由这五种色彩表示。可以说是汉式织锦最高技术的代表。

一个人独立操作织出经锦国内外都无先例,复制的难度不小。2017年1月,中国丝绸博物馆罗群和刘剑等技术人员前往新疆对五星出东方护膊进行了织物信息采集和分析检测。此后的关键就是设定完整的复制目标。赵丰再次对五星锦的织物图案及其上文字进行了研究,经过对此前研究资料及海内外相关出土文物的比对研究,最终确定图案及文字还原为“五星出東方利中國誅南羌四夷服單于降與天無極”。团队主要技术成员罗群和龙博据此绘制了意匠图。

复制后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纹样及文字复原   中国丝绸博物馆供图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丝绸博物馆决定根据四川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的汉代提花机模型复原的织机进行五星锦的复制。2017年2月,罗群率领其团队开始进行上机的穿综及织造工作。10470根经线,84片花综,2片地综,历经1年多的时间,最终成功复制出“五星锦”。

2018年5月20日,五星汉锦复原中期汇报会曾在中国丝绸博物馆的国际中心举行。对于这件国宝织锦的重新面世,当年参与发掘的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副局长李军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齐东方都表示,“再次感到惊喜和兴奋”。在他们看来,老官山织机的还原成功已是奇迹,这次“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的复制品出现在他们眼前,兴奋的程度完全不亚于20多年前在尼雅的一处贵族墓里见到它的那一刻。

“终于理解了什么叫‘错综复杂、丝丝入筘’。”看到国宝“五星锦”的复制品面世,来自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巡视员罗静曾感慨连连。

国宝“五星锦”复制成功,意义是显著的,但是研究并未结束,还有一些谜团尚待解开。赵丰表示,接下来,课题组将研究“五星锦”的颜色和织物染料,尝试复原它的植物染色工艺。此外,这块国宝织锦是否是色彩斑斓的蜀锦,也有待进一步考证,也希望有条件能够用同位素示踪等方法探询五星锦所用蚕丝的产地等问题。

好消息是,现在,这块国宝“五星锦”的复制展示已亮相中国丝绸博物馆的织机展厅,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在节目播出后去展厅里一睹为快。

【浙江新闻+】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

1995年,“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臂出土照   齐东方摄

1995年发现于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出土于8号墓葬。巧合的是当时发掘这座墓葬的考古学家就叫齐东方。

这是一座汉晋时期的男女合葬墓,两人共同被安葬于一具长方形的木棺内。男性大概45岁,深目高鼻,身高约1.64米,女性身高约1.59米。除了这件织锦护膊外,墓内还随葬了陶罐、木盆、木梳、弓箭、铁刀、铜镜、项链和蜻蜓眼等等。尤为难得的是墓中还保存了大量的丝毛织物,包括地毯、枕头、帽子、方巾和男女墓主身上的衣服。

这件织锦护膊发现于男性墓主身体的右侧,用途是在拉弓的时候保护手臂。长18.5厘米,宽12.5厘米,系带长21离米。为五重平纹经锦,经密220根/厘米,纬密24根/厘米,织出星云纹和孔雀、仙鹤、辟邪等纹样,上下两组花纹中间织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小篆文字。

这组文字见于《史记·天官书》、《汉书·天文志》、《汉书·赵充国传》、《魏书·崔浩传》等史籍。古人以为五星相聚之处,其下用兵必胜。汉在东,羌在西,五星出东方,则汉兵必胜。这件织锦护膊的出现可能与赵充国征讨羌人这一历史事件有密切关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