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33℃-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沉痛悼念!詹文锴同志告别仪式刚刚在诸暨举行

2019-01-11 09:1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朱银燕

1月11日,诸暨,又是下着雨。今天是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詹文锴的告别仪式。

上午7点30分,从酒店打车赶往诸暨市殡仪馆。出租车司机刘师傅说,这是指派单,在诸暨很多人一大早不愿意去殡仪馆。在诸暨,去殡仪馆要说去十里牌。

当他知道我要去参加詹文锴的告别仪式时,他说这个民警我知道,我在公众号看到过他的事迹,这个要去的,一定要去的。

“年纪那么轻,人又那么好,真的可惜了。”一路上,出租车师傅都在替詹文锴感到可惜。

车到了十里牌,就开始堵车了。司机说平时这里都没有车,今天应该都是来送他的。这个说法在殡仪馆大门口得到了证实。

早上7点50分,很多人撑着伞步履匆匆,神情严肃,都走向詹文锴告别仪式的地方。

现场有挽花和菊花,为前来参加告别仪式的人准备着。

詹文锴的高中同学楼力锋说,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年初一起吃饭时,那时候完全看不出来他生病了。詹文锴是很好的一个人,印象中,他是个身体很强壮的人。“第一次知道他病情,是听同学说,说他身体不太好。当时完全懵住了,几个高中同学一直想去看他,因为他被隔离没去成。我们一直想回来和他一起钓鱼。很遗憾的是,以为还能见得到,结果再也见不到了。从他回来到现在,我们几个兄弟一直陪着他。我想说,来世,还是做兄弟吧。”

8点22分,现场聚集了来自各地的人。詹文锴生前好友、亲戚都纷纷赶来。每个人手上拿着菊花,大家都有序排着队,参加告别仪式。

8点30分,告别仪式正式开始。现场在哀乐声中默哀。仪式上,追绶詹文锴为诸暨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随着詹文锴生前好友、战友追忆,现场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泣声。我的边上站的是和詹文锴同个村的村民,很多村民一大早就自发赶到了殡仪馆。身边一位70岁左右的老人一直在默默流泪。

“好兄弟还没做够啊!还想和你一起在刑侦线上奋斗。以后你的亲人就是我们的亲人。”三十四年太匆匆。战友、好友哭着追忆完,詹文锴家属作答谢词。

“常问他什么时候进行家庭聚会?没想到这个小小的要求成为了永远的奢求,成了我们一家人永远的痛。文锴安安静静地走了,似乎还是那个一睁眼就是阳光爱笑的男孩。他太累了……这次终于有休息的机会了。他乐观向上,无私奉献,优良作风影响着我们。”詹文锴家属说道。

9点,前来告别的亲友绕詹文锴遗体作最后的告别。

无怨无悔的从警生涯 追忆诸暨刑大副大队长詹文锴

冬天,寒夜,下着细雨,走在诸暨市殡仪馆却感受不到寒冷。青松不言,暗自伤悲。

1月9日傍晚5点,进入诸暨市殡仪馆,上坡,左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詹文锴,以这样的形式。

詹文锴到遗体就停放在这里。他的母亲和妻子不眠不休,一直守在他身边。詹文锴的母亲头发花白,眼睛血红,他的妻子不停抹眼泪。詹文锴的母亲曾说,儿子走之前跟她说,要她好好活着,还拜托他姐好好照顾孝顺她。

灵堂两边都是花圈,灵堂中间就是停放詹文锴遗体的地方,照片用的是他身穿警服,微笑着的照片,这张照片,我曾在诸暨市公安局的会议室见过。很多民警不苟言笑,唯有他,笑容灿烂,让人深受感染。

1月11日上午,詹文锴告别仪式在诸暨市殡仪馆举行。

1月9日凌晨,詹文锴“回家”。

1月7日凌晨,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詹文锴因病治疗无效在医院去世,终年34岁。

……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詹文锴短暂的一生,在这个寒冷的冬天画上了句号,但他正直、善良、有担当的精神却会一直延续下去,将有千千万万个“詹文锴”为之续写。

从1月9日“回家”后,詹文锴的亲属和战友就一直守在他的身边。“1月8日晚上睡不着,后来干脆11点就过去高速出口等他。他的棺椁是我们几位兄弟一起抬下来的。”詹文锴的同事告诉记者。在灵堂另一侧,十几位刑侦大队的民警正在吃盒饭。詹文锴“回家”后,他们自发轮流为他守夜。

或许,这样的寒夜,更适合品读这位年轻刑警的一生。

大学一毕业就进入第一悬案专案组

詹文锴从没想到,自己的警察生涯,竟是从浙江第一悬案开始的。

2006年10月的一天,刚入行的詹文锴才到绍兴越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报到三天,就被抽调去诸暨专案组。

这一年,詹文锴22岁。也是2004年1月22日诸暨“一百”持枪抢劫杀人案发案后的第三年。

到专案组后,詹文锴每天跟打了鸡血一样,周一到周五在诸暨跟着老民警一家家走访,谈话,做记录,采指纹……

詹文锴在自己朋友圈说,“为了这个案子想说的话太多太多,2006年刑侦工作开始,身边不少朋友曾质疑过,案子可能破不了了,但我一直强调并坚信着,我们只是差一个好的战机……”,回复朋友祝福时,他说,“在这个案子里,我还是小字辈,但我却是幸运儿、亲历者”。

詹文锴,1984年出生在诸暨市,他也是苦孩子出身。

1993年9月,徐某第一次抢劫。

而这一年,詹文锴9岁,读小学三年级,这一年,爸爸因意外去世,整个家靠妈妈一个人撑着,他和姐姐都还年幼,为了养活两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妈妈要骑着三轮车,辛辛苦苦一家家送啤酒。

后来,詹文锴长高了,他觉得自己有力气了,他想帮妈妈分担一些,帮着收拾家门口的两分田。

詹文锴一上初中,就提出帮妈妈去送啤酒,每个星期天、每个寒暑假,他都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送酒,一瓶酒大约可以赚两分钱,直到2006年他大学毕业……

2006年6月从浙江警察学院毕业参加公安工作,2008年9月调入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现任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从警13年来,他一直奋战在刑侦一线,参与侦办大案要案100多起,移送起诉刑事犯罪嫌疑人300多人,先后获得“浙江省优秀人民警察”、“浙江省‘千名好民警’”等荣誉,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

年纪虽小,他却是绍兴刑侦队伍里的一名“老兵”,也是全省公安系统出了名的“重案神探”——主办“浙江第一悬案”甬绍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第一个冲进去抓住杭州市滨江区之江花园持刀抢劫杀人案凶手,侦破诸暨许德勇系列性持枪杀人抢劫案……

连续发着40度的高烧仍坚持工作

叶斌,既是詹文锴的战友,又是詹文锴的师弟。在叶斌的笔记本里,清楚地记载着和詹文锴一起办过的案件。

2018年2月11日,距离农历过年只有四天时间,诸暨市区发生重大案件,詹文锴通知叶斌,赶紧一起赶过去。“晚上十点,立马投入抓捕行动中,在小区门口我们蹲点到凌晨三点,抓到人后连夜审讯。”

熬夜对刑警来说是家常便饭。“审讯到早上七点,我特别累,他让我去车里眯一会。我醒来后发现他又在继续审讯。我问他怎么不休息,他说没事,我挡得住。”叶斌说,詹文锴一工作,就像打了鸡血。

2018年3月,詹文锴带领民警去河南叶县抓捕该案嫌疑人,他和其他同事蹲点三天三夜抓到了嫌疑人周某某,抓捕后一直在审讯。4月2日,诸暨公安决定对嫌疑人进行异地羁押。

那一天,叶斌印象深刻。

“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大润发对面的医疗诊所接下他去嵊州。那时候他挂盐水还有点没挂完就自己拔了针。他让医生给他配点退烧药,他说他放心不下这个案子,要和我一起去。”接下来几天,一直到4月6日,詹文锴每天从上午10点多审讯到晚上11点。调看审讯时的视频,叶斌发现詹文锴喝了好多水,不停喝水。“那时候他应该也发着高烧。”

4月6日,詹文锴和叶斌一起回到诸暨。“他和我讲,人受不了了。其实在审讯时,他一直在发烧,但是他还是当主审,啃下了硬骨头。”本想着4月6日再去挂针,结果那天晚上诸暨又发生一起重大案件,詹文锴不挂盐水,又赶回大队。

“他说一点点发烧而已,没事的。7日那天,同事都劝他去医院,因为知道他的脾气。”叶斌知道詹文锴的病情是在2018年5月。

“拼命三郎怎么会得这种病呢?”叶斌说,知道他生病后,队友都在等詹文锴回来。而叶斌的手机里,依然保存着詹文锴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个案子,辛苦了,兄弟。”

这时候,诸暨市公安局一位民警走进会议室,他说詹文锴住院期间还在群里指导民警要怎么办案,还说案件那么多,你们辛苦了,我好了以后会回来的。“他的心始终在公安局,始终在刑侦大队。”

12月29日,诸暨市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和詹文锴共事了十一年的赵建峰和同事去了趟河北。当时詹文锴连续发烧,烧到40度。看到赵建峰他很开心,又成了“话痨”。“我和他说,你别说话了,要累的,少说点吧。他和我说,哥哥,我眼睛看不清楚了。因为那个并发症。”

赵建峰记得,2018年9月9日也去看了詹文锴。“吓了一跳,他头发眉毛没有了。那次应该是上海做完化疗回来,原来指标还是正常的,等着骨髓移植,但是后来他妻子打电话给我,说各项指标又高了。我没想到那么快。”

在赵建峰心中,詹文锴工作特别认真,交给他的事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完成,每一件事他都精益求精。詹文锴乐观,即使工作任务再重,他也笑呵呵,很少会抱怨。

“怎么说呢,这个人无怨无悔吧。”

詹文锴曾说过,选择警察这个行业就不能浑浑噩噩,一定要做出成绩来。

行善不为人知,直到临终托付

要不是因为詹文锴生病,大家都不知道他还在默默从事公益。

“之所以知道詹文锴在做公益,结对了丽水的一个孩子,还是在他生病后。他在群里说,在丽水结对了一个小朋友,孩子成绩特别优异,最近挺想他的,但是估计这三年都去不了。在这里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兄弟们有空帮忙去看看他。”詹文锴的同事说,詹文锴做好事向来很低调。

松阳县三都小学,詹文锴结对帮扶的孩子小杰在此就读。校长吴伟军说,詹文锴来过校长办公室。“大概是2017年的10月份,他和妻子一起来松阳看望小杰,在我的办公室聊了聊小杰的学习情况。” 

小杰的班主任张老师也对詹文锴有印象,“他对小杰很关心的,平时会给我发微信询问孩子的学习、生活情况。”张老师说,詹文锴是公益活动“长腿叔叔·留守儿童关爱计划”的志愿者,从2017年6月份开始与小杰结对,为孩子买书、写信、亲自来看望了好几次。

詹文锴去世后,不光是战友、亲友,他所在的村,很多村民都流泪了。村里很多老人都把詹文锴当作自己的孙子、儿子,詹文锴非常热心,能帮忙的他一定能帮,村里的老人们都在等他“回家”。

记者手记:侠骨亦柔情,做一名勇于担当的民警

詹文锴的同事这样评价他:非常正直、善良、有担当。只要工作上有硬骨头,他都揽自己身上,带着大家一起攻坚克难。詹文锴最亏欠的人是他的家人,办公室是他家,他好几次提过很久没有去看望母亲了。

采访完詹文锴的同事、朋友后去了詹文锴生前的办公室。他离去后,同事们把他获过的许许多多荣誉证书放在桌上,还有他的警帽。在衣柜里,还整齐地陈列着他的警服,办公桌下有詹文锴最爱的篮球。在同事眼中,詹文锴兴趣广泛,爱摄影、爱书画、爱运动,这个高高瘦瘦的男孩特别喜欢篮球。

办公室一侧,詹文锴加班经常睡的折叠床安静地靠在墙上,墙的对面是詹文锴喜欢的书画作品《桃花源记》,没准这个大男孩一直向往着桃花源般的生活。

詹文锴爱看书,尤其是历史书。书架上的历史书,似乎还在静待主人的归来。

而这个座位的主人,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