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深读丨艺考热持续多年 这真的是条捷径吗

2019-01-11 07:51 |钱江晚报

新华社资料照片

1月10日,“艺术升”所属公司——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开信表达歉意,并表示将永久下架VIP服务并退款。

在网络上,不少文章曾在事件发生时打出愤怒的标语——“70万艺考生丧失报名资格”。

这几年,随着艺考热,考生数量几乎每年都在增加。目前各省美术联考已结束,从公布的考生人数来看,依旧维持增长态势。其中2019年浙江美术生2.16万人,比去年增加约2300人,增幅为11.9%;而广西增长幅度最大,达到1.7万余人。

艺考,到底为什么这么热?

录取1621人,7.8万人报考

“去年中国美院的招生人数,又是新高。”在杭州开了十多年画室的老钟感慨。2018年,计划录取1621名本科生的中国美术学院,共迎来了7.8万人报考。光中国美院象山校区每日考生流量就达1.5万人次左右,连体育馆都被辟为了考场。

竞争激烈,接近50:1的考录比例,意味着平均一个考场才有一人能够脱颖而出。竞争最白热的景观与环艺类,录取率不到1.2%。

类似的还有中央美院,报考人数从2016年时的25000人次窜到40000余人次,录取率仅2%。

“其实20多年前,我考中国美院时,录取比例比这还低呢。”老钟记得,当时一千多名考生,光是第一天的素描就刷下来700多人。最终,32名专业课入围者凭高考成绩排序,前8名才得以中榜。“那时候拼的是积累,一届不行,再来一届。”老钟考了4年,最终圆梦,“等我准备考研时,同届参试的同学还有在备考的。”

让老钟们没想到的是,艺考人数很快在2002年迎来井喷。以山东为例,据当时媒体统计,从2002年到2005年,山东省艺术类报考人数连跳4级,从3.2万人一跃至14.6万人,是1998年的12.2倍,几乎每5个高考学生中就有一个艺术生,而其中美术生又占到多数。

惊人的增幅,甚至让有些院校老师感慨:“考生太多,连考场安排都成了难题。”

艺考热的背后,是“捷径论”观点占据上风——“艺考对文化课的成绩要求低,对部分学生很有吸引力。”2016年,有媒体对2000名受访者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超过5成的受访者,感觉艺术生是将艺考作为入学敲门砖,更有71.2%的受访者认为,艺考生大多是学习不理想,通过艺考寻求另一种升学途径。

为了抓住这根“救命稻草”,艺考培训机构应运而生。

新华社资料照片

杭州千人以上规模的培训画室有不少

“1998年大一的暑假,我带了第一批学生。”还在念大一的老钟,暑假回家就有几十个家长慕名登门,拜托他“教教自家孩子”。他带着孩子们画了几天静物、石膏像,算是教学。

此后,他开始教人画画。

“上午上专业课,下午叫上几个同学,一块给孩子们上课。”这是不少画室的普遍状态。当时的画室围着中国美院,在玉皇山附近开得星星点点,“阔石板那块,总共有十几家画室。”老钟管着30多个学生,他们大多在边上农家租房子住,交着一个月200多元的学费,突击学上四五个月。

学生不固定,画室也更自由、随性。“很多画室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直到2005年,在学生的要求下,老钟才给画室取了名。

围着美院,杭州的画室兜兜转转,从玉皇山到滨江、转塘,再到而今的富阳等地,也越来越产业化。到2011年前后,老钟的画室搬到转塘后,“我们也渐渐被推上了专业的路子。”

聘请全职专业教师,制定模式化的教学课程,封闭式的管理,“名字是画室,其实已经是培训学校”。老钟现在一万多平米的画室里,画室、教室、食堂、宿舍一应俱全,20多个老师大多从美院毕业,300多个孩子要在这里培训至少6个月。不光画画,还有文化课和设计课程,一应俱全。整个画室的投资,据老钟介绍在3000万以上,早已不是昔日的“作坊”。

一名画室老师告诉记者,在杭州的画室有不下300个,像老钟这样规模的有30家左右,有近10家画室学生更是超过千人。

模式化的艺考培训,更加剧了考生们的竞争。“过去是千人千面,现在是千人一面。”一位不具名的画室老板表示,过去更能体现考生的风格和理解,现在都是临摹范本、背套路,无非是看谁的技艺更精熟。

当然,学校也有对策。最近几年中国美院的题几乎每年都在变化,2017年平常以静物和彩投为主的“色彩科目”考试,就换成了风景默写。

对此,老钟倒觉得无可厚非,“考试总要分个高低,让学生像我们当年这样考,也不现实。”

新华社资料照片

减少校考、提高文化课要求,能否降温

2018年年底,教育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提到2019年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一般不组织校考,2020年起不再组织校考。同时要求,高校艺术类专业逐步提高高考文化课成绩录取控制分数线。

减少校考,提高文化课要求,不少人将此看作是对艺考热的降温。

早在2014年10月,教育部就曾下发《关于做好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艺术类专业招生工作的通知》,同样提出逐步减少艺考校考数量、提高文化课分数线、规范艺考培训等内容。

2014年开始的艺考改革,使得接下来3年的艺考人数持续减少,尤其是山东、江苏、湖北、湖南等艺考大省。但最近两年,美术生人数又开始大幅增长,河南、浙江、辽宁等省美术生人数增幅均超过10%,其中,河南增幅达到20%,山东增幅17%。

老钟的画室2019年招生人数,预计会达到350人。校考虽然少了,但学生数量他估计不会少。画室里不少学生所在的中学,也正在开设“艺术班”。“我下一届就有了,我没赶上,不然更有针对性一些。”一名学生告诉记者。

“考试规范就行。”另一名画室老板表示,“至于降不降温,是市场和学生决定的事。”

资料照片

浙江新闻+】

艺考,真的是条捷径吗?

“大家觉得是捷径,无非是认为艺考中文化课要求比较低,其实,你只要走过,就会知道这个捷径还真不好走。”来自兰溪的王子文(化名)目标是考上中国美院。

“83分”,看到自己的联考成绩时,来自金华的小雅(化名)哭了,“我在杭州没日没夜地画了6个月啊,这个分应该报不了好学校了。”其实这个成绩不能说差,但小雅自己觉得不太理想。

那一天杭州是个阴雨天,非常冷。看着女儿右手那粗糙的皮肤,妈妈心疼得眼眶红了,“都说艺考对文化课要求低轻松些,我们就选择了这条路,哪知道这么苦。”

每天画12个小时以上,持续半年

雨雨雨,最近杭州的天气一直不太好,给人的感觉又湿又冷,可有个场合,一走进去,记者只觉得热。

数十人分成几排紧挨着坐在一起,每人面前一块画板,他们各自紧盯着自己的画板刷刷地下笔,脚下则是略显凌乱的各种画具。

这里是富阳一间普通画室。

“联考已经结束了,有的学生就回家准备文化课去了,现在留在画室的都是备战校考的,相对也是对专业比较喜欢,而且对所考学校要求比较高的,所以你看都特别认真。”画室老师向记者介绍。

穿着自己高中学校的绿色校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瘦瘦高高的王子文正在研究自己的作品,“联考我没考好,我现在要全力准备美院的校考,否则这一段时间的付出就白费了。”

王子文来自兰溪,他说自己喜欢画画,初中曾学过一年,到了高中后,他的文化课成绩排在全校200多名,而前100名才有上一本的可能,所以在高一时他就决定走美术艺考这条路。和家里人商量,父母也觉得与其高考大概率失败,不如艺考博一把。因为学校没有专门的美术班,他就来到杭州。

“好多人都说艺考是文化课不好的学生考大学的一条捷径,你怎么看?”记者直接问他。

“捷径?没那么‘捷’吧,反正考美术我觉得是很苦的,当然我不否认,文化课成绩不太好是我走艺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是这条路真没有我当时想的那么轻松。先不说花费都是几万几万起的,就说我们的培训生活吧,每天至少要画12小时,基本都要封闭培训6个月以上,吃住都在这郊区,如果对美术一点兴趣也没有,仅仅是为了走捷径考大学,这种日子,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下来的。”

“春节回家吗?”对于记者这个问题,王子文愣了下,“春节?没想过啊,那时是不是还没校考啊?过不过春节不重要,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备战美院校考。”

据王子文说,他遇到过选了艺考这条路,后来又因为太辛苦又后悔的,“走到半道,又想走回头路,哪条路都不好走!”

新华社资料照片

要走这条路,兴趣还是第一位的

“我是因为特别喜欢才选择美术的,小时候就学过。”来自磐安的星宇和王子文在同一个画室学习。这是个特别自信的女孩。

联考考了87分,她对即将到来的校考也充满了信心。

选择住在六人间的寝室,每个月生活开支控制在1000元以内,哪怕是画室每周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她也很少外出,每天就是不停地画画,这就是星宇在杭州的生活。

因为各方面表现不错,星宇还是班长,帮着老师管理班级。

“不多练,手就会生,就和那些正常高考的同学刷题的道理是一样的,我们放弃文化课学习来培训专业课,不努力的话,更加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星宇解释,“除了兴趣,我选美术还因为实用,父母也和我讨论过,觉得学了美术也算是有一技之长,以后就算找不到好工作也可以自己创业。这也可能是目前美术比较热的一个原因吧,我们同学在一起也会互相这么鼓励。”

但是星宇的目标也比较明确,要努力上好一点的院校。

“只有上个好一点的学校,起点才会比较高。其实我们考生自己也知道,现在对艺考生的文化课成绩要求是越来越高了;所以,选择走这条路还是要慎重的,兴趣还是第一的,否则,真的难以坚持。我们培训班里也有一些被父母逼着过来的,这些往往会半途而废,就算最后坚持下来考试可能成绩也一般。”

星宇说,如果有后来者也想走这条路,那一定要考虑清楚,自己一定要有兴趣,发自内心地喜欢,不然枯燥的训练和各个环节的压力会让你喘不过气来。

新华社资料照片

看到女儿粗糙的右手,她流泪了

小雅来自金华,她在位于富阳的另一个画室培训。作为家中的独女,在杭州培训的这段日子,是她第一次离开父母这么久。校舍因为新搬迁,宿舍里甚至还没有安装空调。

“女儿没有叫苦,说反正每天在宿舍睡觉的时间也不长,她们画画都要到晚上12点多,但我心疼,尤其那右手,皮肤粗糙得像过去砍柴人的手。”妈妈偶尔会来杭州看看小雅。

1月4日,小雅查到自己的联考成绩,“83分”,了解到有不少同学比自己的分高,小雅哭了。她不清楚自己这个分能上什么学校。“我和她爸也不懂,因为当时选艺考就冲着高考时文化分低来的,没想到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据妈妈介绍,小雅算是没有专业基础的,完全是因为到了高二后,发现文化课成绩不理想,就想着另外找条路。父母也打听了不少艺术类,最终小雅说长大想穿自己设计的衣服,对设计类感兴趣,就决定学美术了。

然后父母又赶紧让杭州的朋友给打听画室,去年4月份就开始进行封闭式培训。

“老师说女儿的色彩感还是不错的,但素描就相对弱了些,联考那天,女儿身份证又找不着了,最后急忙开临时证明,耽误了些时间,可能太紧张,也影响了她的发挥吧。”

说起这半年的付出,小雅妈妈说孩子付出的是精力的辛苦,而父母就是经济的辛苦。“说起来,画画还是很花钱的,学费、颜料费以及生活费等,这半年大概花了6万多了吧,听说这个花费还不算高,多的十几万的也有,我女儿还是比较节俭的。除了出钱,我和她爸爸也帮不上什么了。而且为了专业课培训,文化课更落下了,我想等校考结束,女儿回到金华后,还得找文化课的培训老师补习下,这又是一笔开支,但为了孩子,也只能这样吧,总要上个大学吧。”

记者了解到,这几年,随着艺考热,不少热门艺术类院校越来越难考,比如中国美院,去年考录比例近50:1,这意味着,这些年,想考上心仪的好学校,竞争越来越激烈。

(原标题《艺考,到底有多热》《艺考,真的是条捷径吗》,记者 李玲玲 俞任飞。编辑:王佳)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