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33℃-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更新︱“丁香医生”:收到权健律师函 已准备走司法程序

2018-12-26 14:20 |浙江新闻客户端 |编辑 陈颖 金妍 钱逸 李欣阳

12月25日,丁香园在旗下公众号“丁香医生”“丁香园”和“偶尔治愈”联合发布了调查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文章迅速在朋友圈刷屏,一个被保健品耽误治疗并最终死去的孩子的故事,触动了许多人的神经,也引发了人们对于保健品行业的重新关注。

【最新报道】

“丁香医生”:收到权健律师函,已准备走司法程序

权健公司在12月26日凌晨发布《严正声明》称,丁香医生“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严重侵犯权健合法权益,致使社会大众对权健品牌造成曲解。”权健公司还表示,其从未官方宣传治愈女童的相关消息,并要求该自媒体所在公司撤销该文章并刊登道歉声明。

权健律师函 丁香医生供图

对此,丁香医生向中新网表示,已收到权健公司发出的律师函,准备走司法程序。“我们已经说了,对内容的每一个字负责,不会删稿。”

丁香医生还回应外界质疑时表示:“健康所系,性命相托。这篇文章绝对没有任何利益相关。”

丁香医生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之所以决定做权健的选题,是因为有大量读者在后台询问权健火疗和其他相关产品是否有效。一位急诊科医生朋友表示曾接诊过火疗烧伤的病人,烧伤触目惊心,这引起了丁香医生方面的注意。

丁香医生称,调查持续约两个月,先后参与了权健销售团队在天津两天一夜的培训,搜集到了周洋家人和医生的证言,以及10多位外科、急诊科、骨科、消化内科医生以及营养师咨询对于权健产品和火疗的看法,研究了涉及权健火疗、传销和经销商纷争的20多份司法判决书,获得多起重点官司当事人律师的说法。

根据媒体报道,12月26日下午,天津市武清区市场监管局表示,正在核实文章中反映的情况。

26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保健食品生产经营企业电话营销行为管理的公告指出,保健食品经营者以电话形式进行保健食品营销和宣传时,应当真实、合法,不得作虚假或者误导性宣传;不得明示或暗示保健食品具有疾病预防或治疗功能等。

(据中新网)

权健已于今晨发律师函 丁香园:所有资料都已公证

今天上午,丁香园发出回应后,记者联系到丁香园相关负责人。以下为丁香园就此次事件答《浙商》记者问——

记者:丁香园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聚焦保健品、聚焦权健?能不能讲讲这篇文章出炉的简单经过和出发点?

丁香园:我们最初做这个选题其实是因为有大量的读者在后台留言问起权健的产品和火疗。丁香医生是一个科普平台,所以医生朋友很多。正巧有一位急诊科医生朋友来咨询专业的医学意见,他说在急诊的时候,接诊过火疗烧伤的事故,给我们看了一些烧伤的照片。他还提到他自己家人在做权健的产品销售,怎么都劝不了。我们就对这个题目有了最初的兴趣。

在前期资料搜集的时候,我们发现央视、新京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都报道过这个公司。我们在天津卧底参加了权健经销商团队两天一夜的培训。在内蒙采访到了权健产品的受害者——4岁女孩周洋的家庭,并获得了内蒙、北京医生的证言。我们还咨询了10多位外科、急诊科、骨科、消化内科医生以及营养师,对于权健产品和火疗的看法。我们研究了涉及权健火疗、传销和经销商纷争的20多份司法判决书,并获得了多起重点官司当事人律师的说法。司法判决书、律师和当事人的说法可以交叉印证。

记者:文章发布以后,权健集团是否与丁香园联系了?

丁香园:权健公司今晨发了律师函给丁香园(丁香医生)。

记者:接触过周洋家人吗?听说他们准备再次起诉权健?

丁香园:深度接触过,周二力(周洋父亲)准备再次起诉。

记者:核实调查过程大概多久?

丁香园:调查历时两个月。

记者:丁香园对权健声明的回应被各种点赞,也有人担心,丁香园是否受到压力,以及如果权健找上门会做哪些准备?

丁香园:既然有底气对文章内容的每一个字负责,也收到了律师函,那就准备走司法程序。

记者:丁香园26日上午表示昨日文章中所写的都有证据、录音或书面材料,并且有公证,请问公证是如何操作的?

丁香园:我们所获取的资料都在第一时间到公证处做了公证。

记者:在丁香医生看来,保健品是一种什么概念?保健品和药品之间的差别到底是什么?

丁香园:关于这个问题,其实之前我们已经做过很多次的科普:按照我国的相关规定,保健品是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者能补充维生素、矿物质等的食品,不能治疗疾病。简单来说,保健品是食品,所以和药品有着非常清晰的界限。

(据浙商杂志微信公众号)

权健称”百亿保健帝国”文涉诽谤 丁香园:均有证据

刷屏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让一桩旧案重回公众视野。

12月26日凌晨,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信号发布“严正声明”,称“丁香医生”微信号发布的刷屏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不实,指责其“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严重侵犯权健合法权益,致使社会大众对权健品牌造成误解。”

声明还要求,“丁香医生”撤稿并道歉,权健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对此@丁香医生12月26日上午回应权健: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12月26日中午,“丁香园”微信公众号又发布了该文章两名撰稿人的手记,称希望读者对文章撰写过程有更全面了解。

撰稿人在手记中强调,对周洋故事的判断,并不会只采用单方说法,而是基于多方印证,包括周洋家人、周洋医生、司法判决书,以及权健创始人束昱辉的传记。撰稿人表示,文章所有内容都是以司法判决书、律师和当事人的说法交叉印证后形成的。

12 月 25 日中午,微信公众号丁香园、丁香医生、偶尔治愈共同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该文迅速刷屏,令权健陷入舆论漩涡,也再次将周二力(化名)和他已经去世的女儿周洋推到了公众面前。

“百亿保健帝国阴影”文中女童父亲:已有新证据,将再诉权健

当日,周洋父亲周二力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将再次起诉权健,我有一些新的证据,并且有了时间来做这件事,他们对周洋和我的家庭都带来了致命的伤害。”

2012年,内蒙古4岁患癌女童周洋在北京被确诊为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在医院治疗半年后病情有了改善。“我们去了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的办公室,他告诉我他们有一张抗癌秘方,可以治愈周洋的癌症。”周二力告诉记者,在与束昱辉谈话一周后他带着周洋结束了医院化疗,服用权健公司的产品,但是这张抗癌秘方并没有治愈周洋,

女儿服用权健的药几个月后,不但没有效果,肿瘤标志物数值却持续上升。

“当时。周洋同病房也有几个孩子尝试了权健的药和治疗方案,有的孩子因为中药苦受不了那个味儿,中途放弃了,有的在接受权健治疗的同时还在接受西医的治疗,只有我们完全停止了医院的治疗,只吃权健的药……”说到这里,周二力语速慢了下来,许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在服用权健公司的产品三个月后周洋病情加重,虽然回到医院继续化疗,医生不断调整治疗方案,但已无力回天。

更让周二力没想到的是,到了2013年11月左右,网上出现大量他女儿的照片和文字资料,称接受权健治疗后获得痊愈。此后他曾多次找权健公司理论未果。

“权健公司北京大区的经理就打来电话想要和我私了,‘给你多少钱你才能不往外说?50万?100万?1000万?’ 意思只要我开口,他们多少钱都能给。这笔钱在我看来是吓人的数字。但是我不想要钱,我只想要求他们删除,他们不睬。”周二力这么向记者讲述当时的情景。

起诉权健,这是周二力的第二次尝试。第一次发生在2015年,但是他败诉了。

周二力提供的权健宣传册资料

周二力表示,女儿周洋的去世给他带来了不可磨灭的痛苦,今年12月12日是女儿三周年忌日,他打算振作起来,重新诉诸法律,希望权健公司骗人的行迹能得以曝光,不会有更多的人被权健欺骗,不会有其他人因此失去生命。

不过,接下来究竟以何种名义发起新的诉讼,周二力还没有想好。

广强律师事务所网络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周筱赟对记者分析,民事诉讼中人身损害赔偿的追诉期只有两年,鉴于周洋已经去世三年,此时发起此类诉讼存在困难。他建议,周二力可以搜集证据,向工商部门举报权健集团虚假宣传,向卫生部门举报非法行医。可以尝试刑事自诉,但难度较大。

周筱赟也指出,此类案件存在较大的举证难度,因为很难证明服用权健产品和周洋死亡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起底权健保健品帝国:9种系受让,其一来自鸿茅国药副总名下公司

虽然投资足球队、开设医院,还涉足地产、农业等诸多领域,但保健食品仍然是权健集团的主营业务,并且拿到了直销牌照。其自宣是一家集中药秘方收集和整理、养生调理品研发和生产等于一体的集团企业。

虽然从专利注册信息来看,权健的看家本事无非就是以火疗为主的保健理疗方法和各种保健鞋垫。

根据丁香园推文中所述,权健有着一套神奇的推销方法,可以让无数患者相信权健的保健疗效堪比医院。一位4岁女孩的父亲,因为不忍看到自己年幼的女儿周洋受到化疗的折磨,选择让女儿服用权健公司产品进行“抗癌治疗”,这些所谓的抗癌药仅仅是一款紫草体用精油、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和一袋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

▲小患者周洋曾经服用的所谓具有抗癌作用的权健产品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原食药监总局的保健食品数据库发现,目前仍在有效期内的权健牌保健食品共有13种,涉及缓解体力疲劳、增强免疫力等常见保健功效。

其中,9种均系2014年至2016年间由其他公司转让给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权健自然医学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转让公司不少“名声”很响,包括鸿茅药酒公司副总裁鲍东奇名下另一家公司北京秦吉达科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以及十多年前曾红极一时后因“双氧水超标”陨落的“巨能钙”生产公司北京巨能新技术产业有限公司。

权健自然医学公司还是家“代工厂”,受委托生产盛坤牌双仁沙棘口服液、鸿宇牌银荷片、灵芝王片等7种来自不同厂家的保健食品。

权健代工生产并打有其品牌的盛坤牌双仁沙棘口服液

权健代工生产并打有其品牌的鸿宇牌银荷片

而“受委托生产”的部分保健食品,又被冠以权健的商标出现在权健官网上,进一步扩充了其产品类别,且售价不菲。

9种系转让,4种曾更名

权健宣称自己为一家包含研发和生产于一体的现代大型产业化集团企业,但澎湃新闻发现,其名下不少保健食品品牌来自于其他公司的转让。

查询前述保健食品数据库可知,目前仍在有效期内的权健牌保健食品仅有13种,包括权健牌权杨胶囊、权健牌丽辉胶囊、权健牌昱强胶囊、权健牌昱安口服液、权健牌破壁灵芝孢子粉胶囊、权健牌复康胶囊、权健牌权恒颗粒、权健牌昱新咀嚼片、权健牌艾必是胶囊、权健牌清清胶囊、权健牌钙锌硒胶囊、权健牌辅酶Q10软胶囊、权健牌圣安明胶囊等。

其中, 9种均系2014至2016年间由其他公司转让而来。

如将圣安明胶囊转让给权健的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为鲍东奇。

而该公司曾经的董事长就是生产鸿茅药酒的公司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鲍洪升,鲍东奇也是鸿茅国药的副总裁,媒体称其一直“跟随鲍洪升打天下”。

将昱新咀嚼片转让给权健的是北京巨能新技术产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原名北京巨能钙有限责任公司,曾因营销打造出一款名为“巨能钙”的明星保健品,在2006年前风头一时无俩,后该保健品因“双氧水超标”一事陨落。

此外,权健牌艾必是胶囊和权健牌复康胶囊分别由西安御贤堂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下称西安御贤堂宝医药)和西安鸿升药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安鸿升药业)转让,但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一致。

蹊跷的是,转让之前,西安御贤堂医药生产的艾必是胶囊为鼎盛安牌艾必是胶囊,与北京秦吉达科贸转让之前生产的鼎盛安牌圣安明胶囊,品牌名称一致。

权健名下的另4个品种在2016年均有过变更名称的记录:权健牌权恒颗粒原名为权健牌改善营养性贫血颗粒、权健牌昱安口服液原名为权健牌改善睡眠口服液、权健牌昱齐胶囊原名为权健牌钙锌硒胶囊、权健牌昱强胶原名为权健牌增强免疫力胶囊。

2016年7月1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制定的《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实施,规定保健食品名称不得含有虚假、夸大或者绝对化,明示或暗示预防、治疗功能等词语。

而上述4种保健食品原名中,均含有“改善营养性贫血”、“改善睡眠”、“增强免疫力”等明示治疗作用的文字,不知这是否是其改名的缘由。

权健牌保健食品批号转让示意图

代工生产的保健品上也打有权健商标

“天眼查”显示,权健自然医学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4500万元,包含470个商标信息、33项专利信息、26个著作权等。

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布的一份天津市保健食品生产企业《食品生产许可证》审批公告中,权健自然医学公司不仅许可生产包括上述提及的13种权健牌保健食品,另外还成为博大牌康力必通冲剂、巨能牌百傲钙口服液、巨能牌双歧胶囊、盛坤牌双仁沙棘口服液、太和汉方牌芪苓茶、灵芝王片、鸿宇牌银荷片等7个品牌的受委托生产许可企业。

但权健不仅仅只是“受委托生产”,澎湃新闻发现,以鸿宇牌银荷片为例,其摇身一变出现在了“权健自然医学”的网站上,包装上也印有“权健”商标,不加分辨的话,还以为该产品是权健保健食品家族的一员。

而在互联网上,果真有网友发帖抱怨,称花了7000多元加入了权健,随后又买来权健产品试吃,却发现并非研发而是代工生产而已。

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更早前的一份公告中显示,2017年前,权健自然医学公司还受委托生产了中和鸿业牌辅酶Q10软胶囊、鼎盛安牌圣安明胶囊。

不过在2017年1月取消了上述许可,而增加了权健牌辅酶Q10软胶囊、权健牌圣安明胶囊的生产经营许可。

更早前,2016年权健自然医学公司取消同健牌钙锌硒胶囊受委托生产,而新增了权健牌钙锌硒胶囊的生产经营许可。

【浙江新闻+】

丁香园《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撰稿人手记正文

为了让广大读者对这篇文章的创作过程有更全面的了解,在此奉上两位撰稿人的手记。以下是手记正文。

我们最初做这个选题其实是因为有大量的读者在后台留言问起权健的产品和火疗。

丁香医生是一个科普平台,所以医生朋友很多。正巧有跟一位急诊科医生朋友来咨询专业的医学意见的时候,他说接急诊的时候,接诊过火疗烧伤的事故,给我们看了一些烧伤的照片。他还提到他自己家人在做权健,怎么都劝不了。

我们就对这个题目有了最初的兴趣。在前期资料搜集的时候,此前,央视、新京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都报道过这个公司。

后来我们去把这个公司的官网研究了一遍,大事记里提到了一些重要的起家产品,比如骨正基、负离子磁卫生巾、火疗等,在翻阅其他资料时发现了这些产品有一些不符合常识的地方。

于是,我们一一向有丰富经验的医生求证过,刨根问到底,一来是为读者提供一个科学性的参考,二来能帮助我们认识这家公司。

期间,我们还去了天津的一场经销商招商大会。两天一夜的经历,对我们来说实在挺难忘的。那些澎湃的音乐声和话语现在都还时常能响彻在脑海中,我们就着馒头和咸菜,听了两天周收入 5 万,喜提奔驰宝马。

慢慢深入下去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案子,有火疗事故的,有经销商传销案,还有一个「权健八卦仪」(又名「八卦健康仪」)引发的生命权官司。

我们都是以司法判决书、律师和当事人的说法交叉印证。

被烧伤的山东的许女士的律师就跟我们说,这是她职业生涯里做过的最糟心的案子之一,她的当事人两年来花了 10 多万治疗双腿的烧伤,经销商跑路,自己还因为韧带烧伤至今难以蹲下。

最让痛惜的,当然是周洋。

我们对周洋故事的判断,并不会只采用单方的说法,是基于多方印证,包括周洋家人,周洋医生,司法判决书,还有权健创始人束昱辉的传记。

我们也找了周洋在北京、在内蒙的医生,他们都还清楚地记得这个小女孩被病痛折磨的样子。

周洋本身患有癌症,没有人能假设她不中断治疗会不会痊愈,我们问过周洋在北京的主治医生,医生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但她也告诉我们,和周洋同时期治疗的孩子,「有好的,也有复发的,但大部分都是好的」 。  

在内蒙见到周洋父亲周二力的时候,正好是周洋的忌日,每一年的这天他都会从别的地方赶回来,记念自己的女儿周洋。

自从周洋去世之后,周二力一家就离开了原来居住的赤峰市,在一个乡里开始了新生活,房子是村支书借给他们一家人的,他们原来的房子为了给周洋治病已经卖了。

周二力 70 岁的母亲缩在小房间里,说:「我一辈子都过不去,我除了睡觉不想,其它时候无论我干活还是干什么我都想着她」。

大风呼啸,周二力的妈妈哪里都去不了,窗外就是内蒙古宽阔的土地,但是她好像就被困在这里了。

在另一个房间,紧锁的房门里面,是周二力摆得整齐的周洋的照片,周洋喜欢的玩具,一束鲜艳的塑料花和一碗新鲜的饺子。

一家人的生活在这件事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二力在外打工,他说工作上的劳累不算什么,更多是心理上的难过。

每一次翻看周洋的照片,他几乎都会忍不住流泪,他保留了周洋所有的照片、病历和权健相关的资料,放在几个大箱子里,他自责又无助。

他说,「讨回公道」就是他活下去的动力,虽然他觉得自己犯下了永远也无法弥补的错。

周洋的父亲跟我们说,他想「再去起诉权健一次」。

今年 5 月我们刚好也联系了王凤雅的家庭,王凤雅的故事告诉我们,不能要求她的父母在困境中表现完美,要理解他们在社会结构下的局限,但是周洋的家人却告诉我,一个人虽然可能无法突破这些局限,但是也同样可以充满勇气地活着。

刘晔律师评论说,深圳火疗案的判决可能会是一个范例,「一个走向正义的起点」,我们不知道这次是否能成为什么起点,但希望不是终点。 

我们在做这个稿子的过程中,我们非常注意保留和固定各种证据,有些证据我们担心会消失,所以在发稿之前,甚至在公证处做了公证。

最后说一句,我们对《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中的每一个字负责。

(据澎湃新闻、微博@丁香医生、丁香园微信公众号)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