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9℃-1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80%的心脏猝死由恶性室性心律失常引起,她让心脏重启 

2018-12-08 07:47 |浙江24小时客户端

她是心脏起博器植入术的高手,业内很有名,但非常务实的她一直不愿被媒体聚焦,因为"少说多做"是她的人生信条。

前段时间,她在美国进行了无导线起搏器植入技术的培训,并取得了相应的手术资质,浙江惟一。这意味着她又一次站在世界心脏起搏器植入术最前沿。11月23日完成了浙江省首例无导线起搏器的植入。

为了让这项新技术广为人知,记者终于有机会同她有了一次"面对面"。

短发、纱巾环脖,一端搭在肩后,一端垂于胸前,这装束既有历史感又有似曾相识感,令人想起了一位革命者——江姐。对,眼前这位女医学专家不就是一位“革命者”吗?执着走在心脏疾病治疗新技术革命的前沿者。

项美香——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教授,临床一线30年,因擅长心脏起搏器植入,成了受到国内外医坛关注的“救心”专家,也被无数患者视为救星。

45分钟,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随着医学发展,心脏起搏器“救心”技术日益先进,不少心脏病人安装了起搏器。这个小巧的设备,让无数心脏病患者享受到了正常人的生活。

项美香是这一技术的推崇者、求索者。在一些医护人员眼中,看项美香做起搏器植入手术,是一种视觉享受,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般的普通起搏器手术半小时左右就能完成,患者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得心应手,非一日之功,是经验的积累。比如说,起搏器导线植入,通行做法是由锁骨下静脉穿刺,可这个位置因距离胸腔较近,穿刺易误入胸腔,造成气胸,给患者增加痛苦和风险。换个穿刺方法行不行?她选用腋静脉穿刺,穿刺进入胸腔的可能性低,不易造成气胸,并且不对导线产生挤压作用。

70多岁的李大伯,患有严重心脏衰竭,导致他胸闷、气急、乏力、头晕,一旦躺下就觉得无法喘气,夜夜坐到天亮,生活极为痛苦。

心力衰竭被称为“心脏的癌症”,是各类心脏病发展到严重阶段和晚期的表现,治疗困难,死亡率高。对于李大伯的病情,有一种特殊的起搏器,也称为“心脏再同步化治疗”,可以改善心脏功能,提高生活质量和延长病人的寿命。这对李大伯来说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手术需要病人平躺在手术台上,李大伯当时的状态却连平躺都做不到。并且,由于他病情危重,手术的风险也大大增加,他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当地医院的医生百般权衡,最终还是摇头,委婉地告诉他:“你去找浙医二院的专家看看吧。”

辗转来到项美香教授门诊的时候,李大伯和家人几乎已经绝望。但项教授仔细了解了病人的情况后,鼓励他振作起来,配合治疗:“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要百分百的努力,绝不轻言放弃!” 由于李大伯当时完全不能平躺,项美香决定先调整药物治疗,为手术创造条件。一星期后,李大伯的症状有所改善,可以平躺约1小时,但仍反复出现病情波动,经历了多次抢救。手术做还是不做呢?做吧,风险仍然很高,不做吧,药物治疗已经很难进一步改善病情,而且随时有生命危险,安装起搏器几乎是唯一的曙光。无论选择哪项都有风险,项美香决定拼力一搏,抓住手术机会,并征得了家属的理解,他们表示:“即使手术失败,我们也有心理准备,非常感谢您的尽心尽力!”

于是,一台与时间赛跑的手术开始了。项美香带领团队,做了充足的术前准备,把一台正常情况下需要2小时左右的手术在45分钟内顺利完成。术后李大伯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胸闷、气促等症状逐渐缓解,大家露出欣慰的笑容。几个月后的复查发现李大伯的心功能有了明显的改善,如今他吃得香,睡得好,仿如新生。李大伯一家对此非常感激,他说:“我能捡回一条命,多亏了项教授的坚持和高超医术,化不可能为可能!”

十六年,她被患者视为自己的"心脏"

在项美香的办公室里,一封感谢信映入了记者的眼帘,揭开了一段感人的医患故事。这是4年前一位来自缙云的应老先生写来的,他与项美香结下不解之缘16年。

1999年1月,本就患有心肌病的应老在天寒地冻下病倒了,到浙医二院心内科住院治疗。当时项美香是他的主管医生,她认真的态度、亲切的微笑使应老如沐春风,更以精湛的医术使他逐渐康复。从那以后,应老每次来杭看病都找项美香,项美香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在项美香的努力下,应老每次都得以转危为安。老人经常对项美香说:"只要有你在,我就不心慌,你就是我的心脏啊!"

然而随着年岁增长,应老的心脏病逐渐发展到晚期重度,一直乏力、气喘、腿肿,药物的效果越来越差,住院也越来越频繁。2014年1月,他又住进了浙二心内科病房里,但这次药物已经收效甚微。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应老叹息:“病树难再春啊,既然已经病到这个地步,只有听天由命了。”就在山穷水尽时,项美香来查房时仔细分析病情后,她建议应老更换一个新型的“升级版”起搏器,也即“心脏再同步治疗”(CRT),不仅具有普通起搏器的功能,还能治疗心衰、改善心功能。征得应老与家人的同意,她亲自主刀为应老进行了起搏器“升级”。术后效果显著,应老明显感觉中气足了,走路又有力气了。项美香又一次以高超的医术,挽救了应老的生命。后来应老因肾脏衰竭离世,项美香得知后委托当地医院的医生专门进献了花圈。

16年的看病经历,医患之间产生了深厚感情,不是亲人、胜似亲人。项美香说,她的很多病人都是像应老这样,逐渐成为了她的朋友。

无导线起搏器,救心新武器

起搏器是项美香的主攻方向之一,对治疗心跳过慢、心力衰竭等疾病存在不可替代的价值。很多病人一听说要安装起搏器,以为是要开胸、动大手术。其实这是进入了一个误区。实际上,安装起搏器手术安全,手术风险大多可以规避。在某些心脏病心动过缓综合症患者中,起搏器还是不可或缺或唯一的治疗手段,以避免心脏事件的发生,如晕厥、心衰、猝死。

项美香告诉记者,一位在杭州四季青做服装生意的小伙子,心脏骤停13分钟,抢救后又多次室颤。然而,这个小伙子幸运地在“睡了”11天后奇迹生还。而这一年,杭州院前急救779例心脏骤停的病人,现场只有44个病人恢复心跳,最终抢救恢复正常的只有6例。

经诊断,小伙子是恶性心律失常,有再次出现心脏骤停的危险,而奇迹总不可能次次发生。怎么办?项美香上场。她给小伙子安装了心脏除颤器(心脏起搏器的一种),这样小伙子再也不用担心脏“罢工”了。

有些病人不愿安装心脏起搏器,是考虑到体内植入金属体坐不了飞机,还担心不能进行核磁共振检查等。关于这一点,项美香说,现在这也不是问题了。心脏起搏器刚刚问世时,它的功能还仅限于以固定频率发放电脉冲,无法根据心脏实际的心跳情况作出相应的调整,经过了六十年的发展,如今的起搏器具有体外程控改变起搏参数、自动感知、频率应答、生理性起搏等复杂功能,更有最新的心脏起搏器能够兼容磁共振的检查,打破了传统起搏器的磁共振“禁区”。

在起搏器植入领域,项美香是一位不知疲倦的探索者。如今,在无数科学家的不懈努力下,新一代无导线起搏器诞生了,它没有导线,体积仅0.8毫升,重仅2克,可以直接植入到心脏内,且使用寿命长、兼容磁共振。为了学习新技术,项美香赴美取得了相应的手术资质,并完成了浙江省5例病人的植入,相信不久,更多的中国病人将受益于无导线起搏器技术。

美国公司为她到访悬挂中国国旗

医学无国界,优秀的医学成果应该为人类所共享。项美香曾赴德国基尔大学医院和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Beth Israel  Deaconess医学中心访问交流2年余,并经常性开展国际交流,可以说是一位具有国际视野的医学专家。这些年来,她不断受邀赴国外讲学,向世界展示中国医生的风采和水平。

有一年,她在菲律宾两所知名医院进行学术交流和手术指导,当进行手术时,,这些外国同行给于了高度的赞赏,一项教授,“精彩”、“完美”。演示一结束,即拉着她商谈来中国学习事宜,项美香教授也接受了他们的来访学习。

国际间的交流合作,让项美香能够及时捕捉世界医学发展的前沿动态,并不断地应用于临用实践,使更多患者得到最大程度的受益。实践的过程,也是一个改进创新的过程。一次,一家著名的起搏器公司邀请中国专家在上海召开一个座谈会,项美香名列其中。公司问计于专家:临床需要什么?项美香提出,心衰的治疗非常困难,特别是体液管理。她建议生产体液监护系统。建议一出,公司高管兴趣浓厚。因为她的建议与他们的设想不谋而合。公司副总裁、研发部主任当即向她发出邀请,希望她作为中国专家访问他们的公司。后来,项美香在美国结束一个学术活动后,前往该公司参观,公司对她的到来非常重视,悬挂中国国旗,项美香说,作为一名中国医生,她感到十分自豪。

【浙江新闻+】

项美香,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求是特聘医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心脏中心、心内科副主任。美国心脏学院委(FACC),欧洲心脏学会委员(FESC)和美国心脏节律学会委员(FHRS)。

擅长高血压病,冠心病,心律失常和心功能不全等心血管疾病的诊治及心血管危重疑难患者的诊断和救治;从事心脏起搏器包括ICD、CRTD的植入等。

项美香教授从医30年,曾荣膺浙江省十佳优秀医师、江省教育系统家庭事业兼顾型先进个人等多项荣誉。

(原标题:20多年里,她只做一件事——救心;原作者:薛建国;编辑:沈听雨)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