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0℃-1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拆迁分到6套房后仍坚守 他们是杭城夜色里的摆渡人 

2018-10-02 13:29 |都市快报微信公号

(图源网络)

深夜,医院要如常运转,航班要正常飞行,报纸要连夜印刷,公交车要准点行驶,便利店要通宵营业……

在一座无休运转的城市里,对很多工作岗位来说,上夜班在所难免。

我们身边总有一些人,需要在深夜甚至彻夜工作,第二天再补足睡眠。

没有亲身经历,我们其实很难真正体会到,“夜班族”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人生。

昼夜颠倒的作息时间,会让一个人的生活也从“A面”翻到“B面”。

这一天,我们把焦点对准了杭城最为大众化却又最不可缺的公交行业,关注夜班公交司机。

杭州现有夜间通宵线36条,日客运量在2.4万人次,其中客流量最高的是213路,开往小和山,日均客运量2600余人次。

每个深夜到天明,杭州有150-170名夜班司机奔波在马路上。

而晚上8点以后仍在开行的常规公交线还有200多条,杭州还有上千位公交司机,要忙碌到深夜12点前后才能回家。

他们是怎么生活的?他们在想什么?为什么而坚持?

开夜班公交虽然辛苦却很安全?

老司机告诉你:这完全是错觉

深夜12:00,208路车(大关小区-凤山门公交站)司机祝俊,已经检查好了车况,打扫好了车厢卫生,从大关小区公交站准时出发了。

作为208路的第一班夜公交,此时车上还空无一人。

香积寺路、再行路、德胜路……一路过来,人车稀少,白天挤挤挨挨的公交站,这时几乎没有什么候车的乘客。

但祝师傅还是开得极为小心的。

45岁的祝师傅,因长期上夜班,眼袋、黑眼圈明显,肚子也微腆着。

他的车速不快,眼睛紧盯着前方,余光像探照灯一样不时“巡逻”后视镜,抿着嘴唇,聚精会神。

到建国北路、庆春路、浣纱路……上下车的乘客零零落落多起来了。

四十来分钟后,到达终点站凤山门公交站,祝师傅拉好手刹,肩背松弛下来。

他站起来离开驾驶座。“到外面站一会儿。”

祝师傅1995年进杭州公交,刚开始一直是开白班。9年前,他开始上通宵夜班,驾驶208路。

“很多没开过夜班车的人觉得,开夜班车虽然辛苦,好处是不堵车,道路顺畅、安全,开起来应该是蛮轻松蛮顺心的。其实这完全是错觉。”

“我们集团要求白班开车满5年以上,才允许开夜班车。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开夜班车的难度。”

“难在哪里?晚上光线差,行人、非机动车都比较松懈,闯红灯情况多,乱穿马路的也多。路灯照不到的地方、草丛、树影……不晓得什么时候,忽然窜出一个人来。”

“晚上马路空荡荡的,车子普遍开得比较快。最快的不是汽车,而是电瓶车,一下子就冲上来!一下子就冲过去!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防不胜防。”

“最可怕的是,你有时候会碰上老酒喝醉躺在马路上的人,躺在斑驳的树影里,车子要是不开慢一点,哪里看得清?”

“夜班车要么不出事情,一出事,往往就不是小事。”

愿意开通宵班的杭州籍司机

越来越少

每天早晨下班,5点半回到家里,简单吃个早饭,收拾洗漱一下,8点前睡下,一觉睡到下午3点多。

每晚把公交车从停车场开出来,打扫、检查、记录,深夜12点从大关小区发车,到了凤山门再折返回来,一圈接着一圈……直到天蒙蒙亮。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快十年了。

虽然每周有休息天,但他在休息天也要保持晚上不睡、白天睡觉的规律。

因为“安全第一,上夜班的作息规律不能打破”。

记者从公交集团了解到,近几年,愿意开通宵班的司机已经越来越少了,其中杭州籍司机更少。

“夜班公交线路总是需要的,车子总要有人开,不是我也会是别人。我的优势是睡眠质量比较好,白天也能睡8小时。我跟队里说,我继续开吧,开到50岁,50岁再换白班,调养几年,就退休了。”身为杭州本地人的祝师傅非常豁达,他说,自己想法不多,就想把工作做好,家里人也习惯了他的作息,对他的工作很支持。

作为驾龄20多年的老司机,他还摸索出了不少夜间行车的经验。

第一,每个路口一定要习惯性地踩一脚刹车,不管有没有看到人;

第二,黄灯一定不要抢,绿灯也要慢慢过,这是为了防备速度极快的电瓶车从盲区窜出来抢过马路。

第三,要注意路灯照不到的地方,绿化或桥墩挡牢的地方。

第四,特殊路段更要提高警惕,比如酒吧、饭店多的地方。208路的话,经过德胜东村、潮鸣寺巷、鼓楼这几处,最要当心,马路上经常会忽然冒出一个踉跄的醉汉。这种情况夏天最多,周末、节假日又多于工作日。

第五,下雨、下雪、结冰等恶劣天气,开车更是要“一看二慢三通过”。结冰通常出现在后半夜三四点钟,此时要加大与前车的距离,随时准备提前刹车。

217路的“周千万”

最初开夜公交是为了“多赚点钱”

217路司机周史进,这两年多了个雅号叫“周千万”。

“我们家在石桥,前年拆迁以后,分了一笔补偿金,还分了6套房子,现在同事们都叫我‘土豪’‘周千万’。”周师傅憨憨一笑。

公交217路,由半山公交站始发,途经半山路、石桥路、东新路、文晖路等,到达终点站武林广场,是城北半山区域居民夜间出行的一条重要交通线路。

周史进在这条线路上已经默默耕耘了4年多。

别看他现在是“周千万”,当年,他是开了5年白班车187路后,主动要求开夜班217路的,原因是“想多赚点钱”。

能多赚多少呢?

开夜班比开白班,也就每个月多一千多元钱。

每天睡到十一二点,起来吃个中饭,洗衣服搞卫生,中饭后可能再午睡一会儿,晚上7:50,要在武林广场等着发首班车了。

黑沉沉的夜,一个人坐在驾驶座上,单调、孤独、疲倦……“刚开始很不习惯,夜班容易犯困,后半夜人会有点恍惚。”

一圈跑下来,周师傅必定要下车抽根烟,提提神。

人生况味在心头翻滚。

“生理上可以调整,心理上,想想老婆和儿子,鼓励自己还是要坚持下去,要多赚点钱,给他们好一点的生活。”

而下了夜班之后,家庭、朋友、兴趣爱好……还有更多问题要去面对。

“以前,我也喜欢打打麻将、唱唱歌,和朋友一起出去玩,现在每年就过年的时候打几次麻将,KTV三四年没去了。现在除了公交还是公交。”

“最大的影响还是不能像白班一样,有正常陪家人的时间以及人际交往的时间。最多孩子学校有时候搞活动,会要求我换个班,去参加。”

“我也很愧疚,所以休息天总是尽量弥补,陪伴家人,比如陪老婆去丈母娘家,带孩子会朋友等。”

家里富裕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觉得恰好相反:没有杂念可以专心工作了

夜班车从半山出发,经常没有乘客。从武林广场出发,人就比较多了,尤其晚上10点左右是夜高峰,穿工作服、拎折叠车的代驾都出来了;杭州大厦、银泰的服务员也相继下班;接下来,KTV、酒吧的工作人员也陆续下班回家。

夜间,喝多的乘客有时会弄出些啼笑皆非的事情。

去年夏天,中北桥站上来一个二十左右的小姑娘,一身酒气,摇摇晃晃,还小声抽泣着。周师傅有点担心:“深更半夜一个小姑娘坐公交车,又喝醉了,怕出事情啊!”

车子开到终点半山公交站,小姑娘睡着了,周师傅轻轻拍醒了她,她忽然嚎啕大哭,原来小姑娘和男朋友闹矛盾,吵架了,哭着哭着,她又睡着了。

还要继续营运,怎么办?周师傅灵机一动,通过小姑娘的手机,找到了她的家长,幸好她家就在附近,父母马上赶来,带着小姑娘回家了。而周师傅又继续投入了营运中。

还有一次,一位外地来杭打工的小伙子,把包落在周师傅的车上。周师傅联系上他之后,下了班在停车场等了他一个多小时,等到天光大亮,终于把东西交到了小伙子手里。

周师傅2009年进公交公司以来,从没有迟到早退,遇到节假日,还会主动要求加班,让外地的司机可以回家过节。

同事说,周师傅自从变成“周千万”之后,还是和拆迁之前一样,勤劳本分,安静腼腆。

周师傅悄悄告诉我,成了“周千万”之后,还是有点变化,比如“我家里人希望我换一个工作,考虑到健康和安全问题,不要再开夜班公交车了”。

“我自己还是想再坚持的。”他说,“开公交车之前,我做过保安、酒店服务员、银行柜员……相对来说,我还是喜欢开车。虽然有时候也想过,工作这么辛苦,工资也不高,我现在房子租金比工资多多了,为什么还在坚持。”

周师傅说,一个人驾驶一辆大车子,送了一车厢又一车厢的乘客,抛开收入不提,其实也蛮有成就感的。

“性格也得到历练,大家都说我脾气好,也是因为开公交车,才变得越来越好。”长年累月开公交车锻炼了他的耐心和毅力。

他说,自己是一名普通的劳动者,不管在什么岗位,只要把工作做好,就能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有人觉得家里富裕了,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我觉得恰好相反,正是因为家里条件好了,没有后顾之忧了,我才应该更没有杂念,专心工作,把我的工作做得更好。”

家境优越的90后公交司机

曾赴索马里护航的退伍海军

也在做夜班公交司机

90后公交司机盛校红,驾驶102路一年多了。

9月30日晚,在武林门公交站抓拍他停站的照片,旁边候车的一位阿姨说,“夜班司机啊,难怪,黑眼圈比我还重。”

这个1994年生的杭州小伙子,在公交集团还属于新司机。他开102路下午班,下班一般要深夜十一二点。

本来夜班“磨合期”已经过去了,今年6月8日,他“喜提”大胖儿子一个,从此晚上回家还要做“二十四孝老爸”,辛苦在所难免。

“我不是富二代。”小盛很低调。

他的家庭条件蛮好,三墩拆迁分了4套房子。他曾经开着一辆比较高档的奥迪来上班,被同事“围观”,第二天马上换了辆现代。

小盛是海军部队的退伍兵,曾经出海赴索马里护航,性格比较坚毅。

小伙子头脑也很活络,他和表哥两个人,两年前成为网红奶茶“一点点”在湖州地区的加盟商,如今“一点点”在湖州已经开出好几家,由表哥负责管理,生意火爆。

他还开过手机专卖店,生意也很好,交给老婆管理,现在因为拆迁的原因暂时关掉了,过段时间打算择址重开。

小盛当公交司机,是在公交公司上班的姐夫介绍的。

正好小盛喜欢摸车,当兵前就考出了小轿车C照,退伍前在部队又考出了A照,对于开公交车,他也是跃跃欲试。

对小盛来说,每个月在“一点点”投资的收益,以及出租房的收益,都远远超过他的工资收入。

但是,“就好像当兵一样,穿上了军装,就要珍惜荣誉;走上了战场,就要冲锋陷阵。当公交司机也是一样,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甘于奉献,就该努力付出。”他说。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是夜班公交人坚持的源泉

但一个成长环境优渥的90后开公交车,刚开始是很不适应的。

“路上堵,心里火;车厢吵闹,心里火;节假日要上班,心里火。”盛校红说,刚开始上路的两个月,真的觉得好辛苦。

“我们线路经过景区,节假日很堵,有时候还没靠站乘客就要求我开门让他下车,还骂骂咧咧,说得我很恼火,但这是规章制度啊,而且马路中间下车多不安全,可是我也不能说他。我想,这工作不行!要憋死了!”小盛委屈地说。

“再比如,东坡路上有两条斑马线没有红绿灯,行人过马路,我肯定要让行,但很多人很无所谓的样子,不看路况,走得慢吞吞,还边玩手机边过马路,觉得公交车反正会让的。车上的乘客都指责了,我也不能开口,太郁闷了!”他说。

长期上夜班,生活上的改变天翻地覆。

“以前,我在家待不住,整天要跑出去玩,现在完全相反,整天想待在家里,有时间就睡觉。”他搔搔头皮,“前几天带老婆孩子去丈母娘家,丈母娘还说我老是不去看她呢!”

但这份工作也给他带来很多快乐。

比如,一天晚上,一位脊柱患有疾病的老人,在六公园站上车,使劲了几次,脚都迈不上车。小盛见了,马上下车,把老人搀上来。老人的连声感谢,让他真切感受到“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温暖。

“我刚出部队、没有工作经验,来到公交公司,感觉就好像仍然在部队大集体里面一样,有归属感、有荣誉感。同事们下了夜班,有时一块儿吃个夜宵,其乐融融。”小盛很喜欢这样的集体氛围。

他也踊跃参加分公司、团委、支部组织的各类活动、志愿服务,领导眼中的他,“任劳任怨,乐于助人”。

节假日忙起来,经常没时间吃饭,跑一圈开四五个小时是常事,有时景区里一堵两三个小时。“连水都不敢喝”。

“去年五一,我在汽车西站买了盒饭就去开车了,哪里堵了就赶紧吃两口,没多久饭就冷掉了。有位素不相识的老奶奶看到了,心疼我,特地把她买的水果和面包拿给我吃。”盛校红非常感动,一直记着。

“明天十一(采访时间为9月30日),必堵无疑,我面包已经买好了。”结束采访时,他说。

(原文标题《拆迁分到6套房,“周千万”还是每天踏踏实实开夜班公交。他说,家里条件好了,我更加可以专心工作。》,记者魏奋,通讯员王君芳、邵佳玲、毛利达。编辑吴佳妮)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