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多云25℃-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女子骑车时撞上悬停的无人机 开颅手术至今未醒!涉事飞手被批捕 

2018-09-18 12:42 |都市快报

家住金华市洋埠镇的刘大姐怎么想不到,9月3日下午,她骑着电瓶车下班回家途径的这条小路,竟成了她人生的分界线。

这一天,她骑车途径大坟头村时,突然撞上悬停在离地1米左右的无人机,她连人带车翻进了路边的沟渠。

当她被抬上来时,后脑勺血流不止,小拇指也被切掉了半个,在医院经历开颅手术后,至今未醒......

涉事无人机直径1米多骑车而来的大姐直接撞上了旋翼

撞上刘大姐的无人机,来自浙江某科技公司,那几天,他们公司受到一家农业公司委托,为得了“白叶枯”病的水稻喷洒农药,出事当天,已经是他们在当地作业的第三天了。

比起人工喷洒,无人机的效率非常高,这种用于植保的无人机,单臂长度44.2厘米,有4个旋翼,一次能装载10公斤药水,五六分钟就可以喷洒完。

图自官网

无人机除了有一个遥控器,还通过一个app与手机相连,可随时查看电量和药水剩余情况,药水喷完,就需要降落重新装载。

涉事的无人机型号。(图自品牌官网)

而这一次的事故,正是发生在无人机药水用尽,准备下降加注药水的过程中。

“飞手”陈某说,当时他像往常一样控制无人机下降到距离他五六米的一条道路上,准备加装农药。

“出事的时候无人机正悬停在距离道路1米左右的位置。”陈某说,无人机降落前一般都需要先悬停,观察好再降落。

可这一次,他还没来得及观察仔细,刘大姐便骑电瓶车直接撞上了无人机的旋翼,掉进路边的沟渠......

陈某马上与几个同事合力将陈大姐救上来,并叫了救护车,也拨打了110报警。

“飞手”有飞行执照但对这几个关键问题都说了“不”

与之前屡屡见诸报端的“黑飞”出事不同,这一次“闯祸”的无人机并不“黑”,其公司拥有《民用无人机驾驶航空器经营许可证》,而其飞手陈某也有中国民航局颁发的无人机执照,据了解,无人机还上了意外保险。

但当被询问“像这种无人机能不能在道路上起飞降落,在考相应的证书时有无培训过喷洒农药无人机的操作规范和步骤,公司有无相关规定”时。陈某说,并没有相关规定,自己也没有接受过这样的培训,没有明文规定说无人机不能在道路上空起飞或降落。

且陈某说,在无人机起降时一般不会在周围设置警示标识:“没有这方面的规定,主要靠操作人员自己在起降过程前观察。”

对于刘大姐的伤情,金华市司法鉴定中心的初步意见为至少构成重伤二级,9月18日,婺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决定批准逮捕陈某。

【浙江新闻+】

无人机伤人事件屡屡发生

2017年5月,西湖边一架无人机撞到一名24岁的小伙,不幸旋翼正好撞到他眼睛上,把眼球割破了,割了一道长1厘米、深1厘米的口子,眼球上缝了10多针。

(受伤的男子。图来源青年时报)

今年5月9日下午,北京市朝阳区萧太后河公园,一名14岁外国男孩操纵无人机时,无人机坠落砸中一名男童。医生称,伤口愈合至少要半年。17日下午,记者从男童家属处获悉,警方已经找到肇事男孩。媒体称,该肇事男孩是德国人,父亲是戴姆勒奔驰公司工程师。

(图自天津日报)

2017年1月,有网友在朋友圈发文称,自己在泰国普吉岛使用新买的大疆某型号无人机时,由于遥控监视器直接黑屏,无人机要看着要掉到海里,有工作人员为了救无人机,导致手指被划伤。随后,大疆官方对此事做出了回应,称已经和用户直接取得联系,本着对用户负责任的态度及时进行了协商处理,双方现已达成一致,事件得到合理、妥善解决。

(图自IT之家)

2017年2月18日,日本东京西南部神奈川县一无人机从空中拍摄建筑工地时,撞向建筑起重机并撞倒一名30多岁男性工人,致其脸部受伤,需送医院进行缝针治疗。进行拍摄的公司拥有无人机使用许可。据专家推测,该事故发生的原因可能是操控无人机时受到无线电信号的干扰。而据日本国土交通省消息,从2015年起发生了约50起无人机事故,但这是首起造成人员受伤的事故。

事发工地(图自网易无人机)

(原标题《浙江女子骑车时撞上悬停的无人机 开颅手术至今未醒!涉事飞手被批捕》。编辑 王驭时)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