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33℃-2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这位90后金牌导师了不起 已经带出了一百多个徒弟 

2018-09-07 07:0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孟琳 通讯员 徐震

“你看这几个不合格的产品表面毛糙,是因为这个螺丝有点松了,气管没对准导致铁屑没完全被吹落,划到了表面。”在车床工田勇的生产线前,郑健观察了一会儿,三下五除二就把问题找到并解决了。

郑健帮助徒弟查找设备上的问题。

“还是师傅厉害,我们鼓捣了很久都没弄好。”田勇腼腆地说。在浙江辛子精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的园区里,走到哪都有人称呼郑健“师傅”。其实,郑健年纪不大,是一位“90后”。虽然年轻,但郑健在车床操作方面经验丰富,工作以来已经带徒超过百余人,是企业名副其实的“金牌导师”。 

从学徒蜕变成“行业状元” 

正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郑健来自湖北省黄冈市,自幼就动手能力特别强。小时候家里的电器坏了,都是他自己动手修好。考入中专后,郑健理所当然选择了磨具专业。

2007年毕业,郑健被分配到浙江辛子精工总公司成了一名一线车床工人。企业有“师带徒”的传统,刚进企业的郑健成了老员工张清的徒弟。当时张清是出了名的严师,公司要求产品的精度小于0.05毫米的误差标准即可,但他要求徒弟经手的产品,精度必须达到小于0.03毫米的误差标准。这意味着,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出现报废品。郑健说,一开始觉得这样很麻烦,有时候因为没有达到师傅设定的标准还要加班。但是随着生产出的产品质量得到认可,郑健也逐渐理解了师傅的做法,“既然学了这一行,那么也就要钻研、学好这一行。”凭着这份信念,郑健度过了学徒时期的种种困难。正式上岗后,他的综合成绩始终排在公司前三名。

由于技术出挑,入职仅2年的郑健就由“学徒”转换成了“师傅”的身份。

自己摸索出一套带徒门道

郑健说新时代对工匠的技术含量要求更高,涉及的知识面也更广,作为技术工人,必须不断学习。

公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批新人入职,而这些新人相继成为郑健的徒弟。“他们中有中专生,更有大学生,他们学到的理论知识比我全面,我给他们当师傅,不仅要会实践,理论知识上也得懂得多一些。”郑健在带徒的同时,也从未间断自我学习。遇到问题他会向资深的技师请教,电路、电器方面是他的短板,他经常在业余时间自己购买相关书籍学习。

接过师傅严格带徒的接力棒后,郑健根据企业的培训内容摸索出了一套带徒的方法:第一步,我说,你听,就是师傅说,徒弟要认真听。第二步,我说,你做。就是师傅手把手教徒弟怎么操作,徒弟一边看师傅怎么操作,一边学着自己操作。第三步,自己说,自己看。徒弟自己学会思考机器运作的原理,自己摸索。

这些带徒的门道虽然看似简单,却实实在帮助郑健带出了一波“得力干将”,不少还成了班组长。

郑健在车间指导徒弟。

2017年年初,公司拿到订单,要为一个银川项目提供轴承配件。该项目的产品对技术要求高,郑健被调过去担任项目筹建组组长的同时,也肩负着带出21名一线车床工的任务。郑健带领的团队需要维修调试50余台设备,每天完成这些工作后,还要再花几个小时带徒弟,甚至陪着他们一起加班。如今,在整个辛子精工园区,郑健带的徒弟数量已经超过百人。他说,每当自己的徒弟成了班组长,或听到别人夸他的徒弟技术好,都会由衷感到自豪。 

踏实沉稳 他是“90后”技术工人的榜样

今年,踏实沉稳的郑健多了一个“保全团队”队长的身份。他坦言,对于新身份的转变还有些不适应,“从前只要自己做好技术、做好产品就行,现在还需要负责团队的工作进度和效率。”

郑健在车间调试设备。

在辛子精工园区的3000多名员工中,“90后”员工占比达到了46%。面对年轻的团队成员,郑健坦言,“虽然大多数人不愿被贴上‘90后’的标签,但确实很多年轻人比较浮躁,不愿意干这行,累,生活也单调。”

他总结自己的工作经验,拿自己举例,告诉徒弟们在实际操作中可能会遇到哪些问题,“提前帮他们绕过一些坑”。他还常常跟徒弟们探讨“工匠精神”,让大家不要浮躁、沉下心来苦学技术。

去年,辛子精工园区评选“金牌导师”,郑健成为唯一一位获此殊荣的员工。

“工匠精神是要沉下心来不断付出、投入,不断创新拼搏,还要耐得住寂寞。”郑健说,他很喜欢这份工作,不想放弃。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