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杭州/12名乡村教师接力送教 圆轮椅女孩上学梦
12名乡村教师接力送教 圆轮椅女孩上学梦

过年前,12名送教老师和汪凌莹拍了一张大合影。

2017年2月12日,杭城中小学生开学的日子。

这一天,淳安县浪川乡钱川村13岁小姑娘汪凌莹,也如期迎来她的第一堂课:上午9点30分,双源完全小学王彩君老师准时出现在她家门口。她的教室,就在自家简陋的砖房里。

因为先天性残疾,汪凌莹无法行走,也无法上学。但从2014年的夏天开始,一支由12名专业教师组成的送教队伍,每周轮流送课上门,两年多来风雨无阻。

小凌莹的人生,从那一刻起,打开了希望的大门。

25岁的王彩君老师正在教汪凌莹读课文。

“编外学生”只上了一天学

事隔近三年,浪川乡双源完小校长蒋有兵仍忘不了那双牢牢盯住他的大眼睛:“校长,我想来读书,不读书以后没有饭吃。”

那是2014年8月31日,开学前夕,蒋有兵正在学校里忙着核对学生名册,原本嘈杂的办公室突然安静下来,他诧异地抬起头,看见一位老人先后背着一个小女孩和一个中年妇女走进来,往椅子上一放,然后佝偻地站着旁边瞅着他笑,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这个女孩与中年妇女的腿,都明显变形,小腿下部呈90度弯曲,萎缩得像婴儿一样。

汪凌莹一家三口,就这么狼狈地“站”在了蒋有兵面前。那一年,汪凌莹10岁。木讷的父亲不太会说话,母亲对着蒋有兵抹眼泪:“我这辈子没法走路,女儿也没法走路,这是命;但我不想我和她爸爸一辈子不认识字,女儿也不认识字。”

这是汪凌莹7岁时的一张照片,那时的她,仍可以正常走路。

汪凌莹牵住蒋有兵的衣角,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向他:“校长,求求你让我来读书吧,不读书我和爸妈都没有饭吃。”

“我一下子心软了。”面对记者回想起那一幕,蒋有兵依旧红了眼睛,明知道很困难,他还是开口说:“那就来试一试。”

然而汪凌莹只上了一天学,就被不得不被“劝退”了。“上厕所是个大问题。” 蒋有兵说。乡村学校,厕所在教学楼外,都是蹲坑没有座便器。汪凌莹上一次厕所,要两三个老师帮忙。“可那时候学校总共才2个女老师,完全顾不过来。”

办公室里,蒋有兵艰难地向一家三口陈述了学校的为难之处,所有人都异样沉默。看着小凌莹眼里涌起雾水,蒋有兵突然作出另一个决定:“她既然来上过一天课,就是我的学生。不能让她失学!”他当场对小凌莹的父母表态说:“我和其他老师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去你们家给孩子上课!”

那一刻,蒋有兵暗下决心,哪怕只有他一人,也要坚持下去!

令人惊喜的是,在他提出免费送教上门的建议后,这所农村小学仅有的12名在编老师,全部举手表决同意。

2014年9月,就在汪凌莹“退学”一个星期后,这支由12名教师组成的送教队正式出发了:每周一次上门教学,每次上课2个半小时以上。两年半来,风雨无阻。

汪凌莹正在读课文

成长路上的N个第一次

2月12日开学第一堂课,是王彩君老师上的。走出双源完小大门向右拐,沿着农田间的水泥路大约走4公里,再拐进一条石子铺就的田埂路、穿过一座歇脚凉亭,就能看见汪凌莹的家。这里不通公交车,每次送教,老师们都是走路或骑车。

61岁的王解放,是送教队伍里年纪最大的老师。第一次去汪凌莹家见到的场景,让他鼻子发酸:母亲和女儿都无法站立,靠着一条小板凳在屋里挪来挪去;父亲满脸沧桑,形如六七十岁的老人。在他进门的那一刻,全家都朝着他看,满含期盼。“我也有两个女儿,我知道在他们心里,老师就是全部的希望。孩子的身体已经残疾了,不能让她的思想再残疾!”

送教老师正在教汪凌莹写字。

25岁的王彩君,是送教队伍中最年轻的老师。去年来学校报道的第一天,校长就告诉她汪凌莹的事,王彩君毫不犹豫地说:“我也要去!”

或许因为年轻,汪凌莹总喜欢磨着她:“老师再讲一点,再多陪我一会。”所以每次上门讲课,她都会带点小玩具上门,常常上完课后陪着小凌莹玩到天黑才匆匆告别。“孩子无法出门,父母也都不识字,老师就是她认识这个世界最重要的窗口,能多待一会儿是一会儿。”

小凌莹第一次握笔,是唐晓莉老师手把手教的。她曾经怀着8个月的身孕还坚持上课,来回要走8公里。

小凌莹第一次写自己的名字,是46岁的王苏妹老师教的。她特意让凌莹的父母找出户口本,对着户口本上的名字,一笔一划写了一遍又一遍。

老师们的坚持,让汪凌莹看到了希望。

小凌莹的第一条红领巾,是蒋有兵校长亲手为她挂上的。作为2015年儿童节的特殊礼物,蒋有兵赶到汪凌莹家里,亲自带她进行呼号入队仪式,并教她如何系红领巾。

春去冬来,先后有两名老师调离、三名老师退休,可随即又有新人接过“接力棒”,12名老师组成的送教队伍,从未或缺。

在蒋有兵的案头上,记者还看到了一叠特殊的笔记本,是汪凌莹的“送教册”:每位送教老师上完课后,都会在本子上记录下那一节课汪凌莹学了什么,下一位老师会参考记录备课,确保教学内容衔接。从第一节课的“会读拼音”到最新一节课的“会算加减”,这5本厚厚的“送教册”,记录下老师们辛勤教学的每一个步骤,也记录下汪凌莹成长的点点滴滴。

汪凌莹已经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轮椅女孩想要“站”起来

“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开学第一课,这首年前汪凌莹还读不顺畅的诗歌《小小的船》,已经能在王彩君老师面前完整地背诵了。

两年半时间,汪凌莹长高了,像个大姑娘了。更重要的是,她会写自己和父母亲的名字,能认得百来个字,100以内的加减法也算得很顺溜。现在社区来家里走访,需要算账、签名,都是她代替父母出面的。这让汪凌莹的父母很骄傲。

但对于老师们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在这个困顿的家中,父母几近自顾不暇。母亲走路靠板凳,父亲在村子里打零工。当他们一天天老去,汪凌莹怎么办?靠什么生活下去?

双源完小的送教老师们一直在考虑小凌莹的未来:怎样才能让这个残疾女孩能真正“站”起来,自食其力?

夏去冬来,有的老师调离了,新的老师又加入到送教的队伍。

早在2015年,学校就给汪凌莹捐赠了一台电脑,并由老师们共同捐助,帮他们家里拉了一条网线,为的是让汪凌莹学会上网。“这是她接触外面世界最便捷的窗口。那时我们希望她学会上网之后,或许以后开个网店,或做一名淘宝小二。”

去年开始小凌莹的眼睛因为受到腿的影响,视力逐步减退。可老师们没有一人放弃。他们依旧执着地每周来上课,并根据小凌莹的学习进度调整对她的职业规划。“哪怕开不成网店,只要能算账也行!”蒋有兵说。工作、生活、梦想、快乐,他们希望在小凌莹未来的人生中,一样都不少。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这是毛泽恩老师教小凌莹唱的第一首歌。每当唱起它,凌莹都会开心地拍着手,眼睛里闪着光。送教老师王公社说:这孩子的眼里有梦想,我们要努力帮她实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