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第一批十个千年古村落 每个都美出天际
浙江评出10个千年古村落 每个都美出天际 亲去过没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渴望回归旧日时光。近日,由浙江省民政厅、省旅游局等五部门共同评定的“浙江省第一批千年古村落地名文化遗产认定名单”出炉,认定杭州市西湖区龙井村、丽水市缙云县新建镇河阳村、温州市永嘉县岩头镇芙蓉村等10个千年古村落地名文化遗产。

今天,就跟着记者来瞅瞅这些古村落,它们中的一些名字已沿用超过千年,依旧美若桃源幻境。

【杭州市西湖区龙井村】

浮生游走,还是那抹茶香

杭州市西湖区龙井村.jpg

网友@ - 醉影 -  / 摄

毗邻杭州市中心,曲径通幽处竟藏匿着一个世外桃源,没有车马纷扰,静谧千年,依旧保持着安宁祥和的样子——这就是龙井村。传说,古时有一眼水泉,又清又香。乡亲们雕刻龙头置于泉口,让泉水从龙口喷出。村民在一位风水先生的建议下就地筑井,命名为龙井。

【丽水市缙云县新建镇河阳村】

穿堂过弄,一探历史遗风

丽水市缙云县新建镇河阳村.jpg

网友@ Moorworld / 摄

走进流转了千年时光的河阳村,虽没有徽州的明清建筑那么气派,但更胜在它原汁原味古朴味道:马头墙巍峨高耸,诗词壁画比比皆是,青砖黑瓦的明清小院屋墙斑驳。穿堂过弄,一样的青瓦白墙,一样的雕梁花窗,散落的记忆碎片和历史厚度依稀可辨。

【台州市仙居县皤滩乡皤滩村 】

清扬婉兮,时光雕琢的古拙模样

台州市仙居县皤滩乡皤滩村.jpg

网友@ 粥粥姑凉 / 摄

皤滩原为河谷平原中凸出的一块滩地,因满布白色鹅卵石,得名“白滩”。这里的气息着实是醉人的,这或许源于千年光阴的浸润,千年风雨的洗刷,千年历史的沉淀。慢慢往里走,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古镇才渐渐温软了起来。

【金华市浦江县白马镇嵩溪村】

老宅古巷,邂逅诗情画意

金华市浦江县白马镇嵩溪村.jpg

网友@ Moorworld / 摄

没有江南那般温软,也没有水乡那样柔情,靠着烧制石灰起家的嵩溪古村却别有一种硬朗风情。穿梭在嵩溪老宅和石板巷里,一不小心就能邂逅那雕窗上的雪,枕上的月和老房子的魂。那些灵秀工整的诗句,有时贴在门板上,有时刻在窗棂上,有时直接与画作题写在古宅的墙上,雅趣横生。

【温州市永嘉县岩头镇芙蓉村】

暗香浮动,赫然已过千年

温州市永嘉县岩头镇芙蓉村.jpg

网友@ 寒残一叶 / 摄

这个始建于唐代末年的大型村寨本无芙蓉,因其西南方的芙蓉峰而得名。村里有一方芙蓉池,芙蓉池中有一座两层楼阁式歇山顶的芙蓉亭。亭子飞檐翘角,空透玲珑,宛若一朵盛开的芙蓉花,与湖水倒映的芙蓉峰相互映衬。湖水被村民引入小溪,路旁水涧潺潺湲湲,小村显得分外安逸。

【宁波市鄞州区东吴镇天童村 】

繁华落寞,乡情依旧婉转

宁波市鄞州区东吴镇天童村.jpg

网友@ zxj770 / 摄

每至农历九月十六日,“天童镴会”依旧在这阵阵吹吹打打,浩荡游行中绵延着村民300年来的朴素心愿。听村里老人说,每年农历正月灯戏、四月初八天童寺香会,庙内都会做戏。小庙坐满了来看戏的乡邻,鲁迅笔下的《社戏》大约也是这样的热闹光景。

【衢州市江山市石门镇清漾村】 

人才辈出,最是那抹风流

衢州市江山市石门镇清漾村.jpg

网友@ 谈跳 / 摄

清漾村历史上曾出了8个尚书,83个进士,还是毛泽东祖居地,实为一方人才辈出的文才风流之地。祖祠前是一片荷花池,清波里,总是聚集着一群红鱼;仙霞古道从前穿过,悠悠古韵下尽是抛去凡尘的宁静与安详。

【丽水市庆元县濛洲街道大济村】

岁月静好,斑驳了土墙

丽水市庆元县濛洲街道大济村.jpg

网友@ 烟雨江南333 / 摄

山野间稀疏平常的生活,对于久居闹市的人来说,可谓是一种别样的奢侈。大济村这片世外净土还未沾染上商业气息,老宅还维持着饱经风霜的古老模样,斑驳的土墙上印刻着岁月深深的划痕。人来车往的喧嚣,五彩交错的光影,统统在古老静谧的小村里消失不见了。

【宁波市鄞州区洞桥镇沙港村】

凝固时光,西风愁起绿波间

宁波市鄞州区洞桥镇沙港村.jpg

“溪上盛时,碧瓦朱薨,祁耸鳞比,望之如神居。”沙港村距离宁波市区不过20公里,南邻鄞江,自樟村而下的南塘河穿村而过,显得分外静谧古朴,水韵悠悠。村民沿河而居,明清时期的古老建筑就像一个走不快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就弯腰站成了静止的垂暮。

【衢州市衢江区高家镇盈川村】

时过境迁,荒芜难掩的文化气质

衢州市衢江区高家镇盈川村.png

村子东边立着一座城隍殿,是为纪念杨炯所建,至今仍香烟飘绕。千年已过,老庙早已没有了那描金泻彩的壮丽和飞阁流丹的气势,徒留下丝丝追忆和遐想……每逢杨炯出巡祭祀、城隍庙会,那是比赶集还要热闹,数千人来来往往,挤得水泄不通。

(部分内容源于浙江省旅游局官网)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