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条/我们这十年·来自浙江基层的报告丨人民民主,回应民之所盼
我们这十年·来自浙江基层的报告丨人民民主,回应民之所盼

海宁举行民生议事堂协商会。海宁市政协供图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浙江,民主各个环节都要配套起来;把人民群众的民主要求全面纳入法治轨道,使公民的政治参与既能够在具体的制度上得到保障,又能够在有序的轨道上逐步扩大;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由众人商量。

■ 以创制性地方立法护航重大改革。出台10余部全国首创的地方性法规。

■ 开门立法持续深入。2021年,全省22个基层立法联系点对13件法规草案提出1000多条意见建议,许多被吸收采纳。

■ 深化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在全国率先实现市县乡三级票决制全覆盖。票决制全面开展5年多来,确定了5万多件民生实事项目。目前已在全国推行。

■ 推动政协协商向县以下基层延伸。创新设立民生议事堂1380多个,实现乡镇(街道)全覆盖。

绍兴市柯桥区安昌镇组织区、镇两级人大代表候选人走进茶馆与选民面对面互动交流。拍友 蔡荣章 摄

民主与治理始终紧密相连。中国之治得以成功,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关键所在。

全过程人民民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浙江在倾听人民心声中筑牢民主基石,将民情民智转化为发展的动力,确保在决策、执行、监督落实各个环节都能听到来自人民的声音,让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共同为美好生活而奋斗。

设立基层立法联系点,完善街道人大工作,创新打造民生议事堂平台……十年来,浙江民主形式不断丰富,民主渠道不断拓宽,全过程人民民主在之江大地展现蓬勃生机。


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人员杨凯:

我们的声音写进了国家法律

我做过10年基层民警,在执法普法中常常接触各种法律法规,但从未想过会深度参与国家立法。

我也曾作为公安系统代表,参加过相关法规的立法座谈会,但感觉,会上表达的主要是我和部分同事的个别想法。我十分期待立法的大门开得更大一些。

转变发生在2020年7月,浙江省首个“国字号”基层立法联系点落地义乌。随后,义乌市公安局法制大队被确定为首批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立法联络站,由我负责具体建设工作。

第一个任务,是开展反食品浪费法(草案)征询工作。我们在市民广场开了一场征询会。起初,很多群众对立法意见征集不熟悉,也不理解。他们问我,立法这么大的事,老百姓也有发言权吗?

我告诉他们,设立基层立法联系点,就是方便群众在家门口参与国家立法工作,让法律回应群众最真实的想法、最热切的期盼、最关心的问题。

结合群众的意见建议,我们梳理了71条接地气的意见建议,由联系点上报全国人大。

义乌市民讨论法律法规草案。义乌市人大常委会供图

我心里也有过疑虑:基层的意见建议会被采纳吗?

反食品浪费法通过后,我第一时间研读,不太敢相信有几条法律条文采纳了我们的意见建议。直到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告诉我:“你们提出的‘向社会公开反食品浪费情况’等2条内容,被立法机关采纳……”

那一刻的成就感和获得感无以言表,我们的声音真的传进了北京人民大会堂,写进了国家法律。

这两年,我见证了开门立法逐渐变成百姓的身边事。像义乌这样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共有32个,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2021年,浙江省人大常委会设立覆盖11个设区市的22个基层立法联系点。刑法修正案(十一)、家庭教育促进法、噪声污染防治法……一部部法律出台前,都会倾听我们的意见建议。

如今,我从一名公安系统立法联络员,变为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的工作人员。

两年来,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共收到各部门和个人提交的意见建议2650余条,梳理后上报全国人大意见建议1867条,其中154条意见建议被23部法律吸收采纳。

现在,我们开发的立法意见征询智慧平台已经试运行,并尝试通过直播等新媒体平台进行立法意见征询,以克服疫情阻力;我们组织了一支上万人的立法信息采集员队伍,并探索让老人、残障人士等特殊群体参与立法工作。

立法的“触角”正向更广更深处蔓延,每一部法律法规都满载着热腾腾的民意。

绍兴市越城区人大代表柴德木:

民主议政会,共议街道民生事

街道没有本级人大代表,不召开人代会。过去,不少街道的民众诉求表达缺少人大渠道。

如何破解?绍兴市越城区人大常委会探索在个别街道先通过召开议政会的形式,邀请本街道的市区两级人大代表以及当地各行各业热心肠的议政会成员参加。大家事先收集好居民的意见、建议、批评,把街道的事一起聊透、办好。

2015年,北海街道的一间会议室里,69名人大代表、议政会成员和街道职能部门负责人面对面,我也是其中一员。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提出了包括老旧小区改造在内的十余条意见建议。

会上聊的算不上大事,但背后是篇基层民主大文章。群众有了对公共事务畅所欲言的渠道,这保障的是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北海街道召开民主议政会。越城区北海街道供图

开完会,有街道干部坦言“压力有点大”,好像一下子多了好多双眼睛盯着自己。我觉得这是好事,我们的民主,就应该把老百姓最关心的事摆到台面上,绝不能糊弄了事。会上反映的问题,当年就解决了八九成。

几年下来,大家都觉得街道民主议政会管用,因为解决了“关键小事”。河山桥新村停车位从120个增加到300个,车位不足引起的邻里纠纷、绿地井盖被毁等问题迎刃而解;越西社区原来的家宴中心改造升级,成了居民家门口的“放心厨房”、送餐上门的便民服务点;全街道小区加装电梯补贴从25万元增加到29.5万元,部分老旧小区在3个月内就完成加装,小区老人上楼不再难……

街道年度预算、民生实事项目这样的重大事项,都要提交会议讨论通过才能最终拍板。老百姓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也希望议政会成员能带到会上讨论。我们还会就大家最关注的问题开设专题民主议政会。

到2019年6月底,全省472个街道都已设立人大常委会街道工委。后来,省里出台了街道人大工作条例,填补了人大监督街道工作的法制“空白”,也明确了人大街道工委相关事项,例如,每年组织召开街道居民议事组织会议,听取群众对街道有关工作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这在全国也是头一回。

街道民主议政会一年开两次,闭会时的工作是关键。我们畅通了闭会期间的民意表达渠道,履职平台也从线下拓展到线上。现在,每当有群众通过“生活北海”微信公众号反映问题,我的手机上都会收到信息提示。我会认真核实情况,并在一个星期内给出回复。今年8月底,我们街道人大工委还第一次开设直播,对近段时间群众反映集中的问题在线集中回复。直播当天收到了60多条意见建议,收获了1.3万次点赞。

当了20多年人大代表,我始终能感受到基层民主中迸发出的鲜活感。我想,这也许就是中国式民主的活力所在。

平湖市新埭镇民生议事堂委员履职小组召集人朱雅玲:

小协商撬动大幸福

现在,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民生议事堂,我肯定毫不犹豫地回答:“管用。”

我在基层已经工作10多年了,也是一名平湖市政协委员。我们都说“有事好商量”,人民政协通过协商践行全过程人民民主。

但是,政协在镇街一级没有机构,基层群众有序参与政协协商的有效途径不多。如何把政协的制度优势转化为基层治理效能?

2019年,嘉兴在全国首创搭建在镇街的民生议事堂,通过“不建机构建机制”,率先推动政协协商向县以下基层延伸。

这个平台有什么特点和优势?效果好不好?去年刚成为新埭镇民生议事堂委员履职小组召集人时,我心里也没底。

可没想到,第一次协商,就打消了这种忐忑。

新埭镇举办“镇长与委员面对面”专题协商活动。受访对象供图

那是一场围绕农业产业发展开展的跨区域民生议事堂活动,涉及平湖市新埭镇、新仓镇与上海市金山区吕巷镇3个毗邻镇,源于两地政协委员的一次联合走访。我们发现,这3个镇都种植芦笋、生姜、葡萄,存在跨区域合作不够、质量与效益参差不齐、品牌特色不明显等问题。

正是这次实践,让我真正了解到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的魅力。民生议事堂的出现,使政协数十年来不断完善的调研、协商、追踪等制度,与基层协商实现了有效衔接。

议什么、选哪些人来议,都不是拍拍脑袋就能决定的。根据主题,除了政协委员,我们还邀请了3个镇的党委、政府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和具有代表性的农业经营主体等,共议对策。成果是喜人的,金山区政协委员当场表示,向金山区教育局推介平湖一农场申建研学基地;平湖市政协委员收购了吕巷镇种植户卖不出去的优质生姜……

对于协商结果,政协也有一套完备的机制,除了以协商纪要等形式提交党委、政府,其中的重要问题将转化为提案、社情民意信息等。比如,这一年多来,镇里一直跟进研学基地的建设,前段时间规划打造美丽乡村风景线时,这个基地项目也在其中。

更令人欣喜的是,今年7月,平湖和金山两地政协还联合组织了一次“回头看”,针对去年民生议事堂活动上提出的开展跨区域农旅融合发展建议,讨论研究出跨界打造美丽风景线、合力打造文旅休闲民宿区等8条意见建议。

在组织参与一场场民生议事堂活动的过程中,我深切感受到政协协商的实用、管用、好用。据我了解,目前民生议事堂覆盖全省所有镇街,共有1380多个,各具特色。

“小协商”还能撬动多少“大幸福”?我充满期待。

全过程人民民主,真实管用

“你的意见很重要,邀你来为省党代会建言献策啦!”今年4月,省第十五次党代会前夕,全省人民收到了这份真诚邀约。请社会公众贡献金点子,这在我省党代会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一条条对浙江发展充满深切期盼的建议,通过网络从民间直抵省委,被充实进报告。报告起草出炉的过程,正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一次生动实践。

宁波市海曙区龙观乡龙峰村在海拔500多米的观顶自然村设置投票站,方便高山选民投票。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贺元凯 共享联盟海曙站 忻之承 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十年来,浙江始终坚持将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城市肌理、百姓生活。

“群众想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为民办实事长效机制在浙江率先建立以来,不断深化完善。今年的省政府十方面民生实事项目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之外,单独列出“十方面民生实事落地落细清单”,并在“浙里办”同步上线“民生实事小程序”,方便群众参与跟踪监督。

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精髓,在“全”,更在“人民”。浙江不断筑牢民主制度基石,以真实具体的民主实践,确保人民当家作主。

22个省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和多个省司法厅基层立法联系点,将立法大门设在了群众家门口。

原汁原味的民情民智成为浙江立法的源头活水,浸润着立法的全过程、各环节。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规定、民营企业发展促进条例、公共数据条例……十年间,浙江出台10余部全国首创的地方性法规,以法治护航重大改革行稳致远。

大到颁布法律法规、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编制预算及执行监督、确定全省民生实事项目,小到小区物业管理、电梯加装,群众都能切实参与其中。

众多根植之江大地的民主实践,走出浙江,走向全国。浙江在全国首创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实现市县乡三级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和街道层面民生实事项目票选推荐全覆盖。发轫于海宁的民生议事堂推动政协协商向县以下基层延伸,用带有“泥土味”“烟火气”的协商平台,推动一批“老大难”问题得到解决。

从民主恳谈会到红茶议事会,从线下圆桌会到线上议事群,代表联络站、委员会客厅、乡贤议事会、街道议政会……多样的基层民主平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一个个充满烟火气的民主形式,为全过程人民民主注入新活力。

民主,起始于人民意愿充分表达,落实于人民意愿有效实现。日益丰富的民主形式,不断拓展的参与渠道,让每个人都能参与谋划浙江的未来,感受到有效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打造全过程人民民主实践高地——这是省第十五次党代会提出的目标。浙江正不懈探索民主实践、推动民主发展,让全过程人民民主在浙江焕发勃勃生机与活力。

民生实事,人大代表票决来定

宁海县妇女儿童活动中心,是当地居民朱五香和她的孩子节假日最喜欢去的地方。一年多来,她和孩子已经参加中心的活动260多次。这里就像一个“文化超市”,每项活动都是为妇女儿童量身定制的。

这项“民心”工程的落地,离不开县人大代表的票决。

宁海曾经缺少一处专门为妇女儿童提供教育和培训的场所。2019年,宁海县妇女儿童活动中心作为县政府民生实事项目候选项目,在县人大代表投票后,入选为当年的10个民生实事项目之一。

2020年7月,中心正式开放,至今已开展各类妇儿公益服务活动1300余场次,3.2万余人次乐享这项民生工程。

宁海县人大代表严义靖回忆,在没有票决制之前,基层政府每年也会排民生实事项目,但选什么、怎么做、效果如何,主要由政府决定。部分乡镇民生实事项目年内开工率只有六成,有的实事甚至到最后变成了心事。

如何真正让群众自己决定民生实事项目,让实事办到百姓心坎上?2009年,在宁海县力洋镇人代会上,人大代表用手中的选票投出了10个民生实事项目,这在当时全国乡镇人代会里还是头一回。政府民生实事项目第一次从“由上而下”变为“由下而上”。

“票决制畅通了群众表达诉求的渠道,让大家共同推进自己选出来的民生实事。”严义靖说,票决结果出炉,也是人大代表监督的开始。代表们分为多个小组,对每个项目全程动态监督,确保民生实事真正办到老百姓的心坎里。

十余年来,宁海县人大常委会对票决制工作不断进行流程再造,打通了该县116家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18个代表中心组、小组参与民生实事项目的沟通渠道,确保每年形成一批最具群众获得感的民生项目库。

受益人群广、群众获得感高的项目,才会被代表们“圈中”。宁海县人大代表孔立军提起2013年的票决。当时个别工作人员认为“肯定能上”的项目没选上,两个小学迁建工程却一并入选。按以往“惯例”,政府一般以一年一个的速度推进小学的迁建工作。票决结果说明群众对改善教学条件的需求强烈,也促使政府下定决心,将两三年的事并到一起干。

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在宁海落地生根,所激荡起的涟漪有目共睹。到今年年初,宁海共征集县乡两级民生实事候选项目3633个,票决立项993个,总投资近140亿元。目前,浙江已实现票决制市、县、乡三级全覆盖,这项机制也在全国得到推广。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