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杭州/疫线观察②丨杭州怎么拎稳城市“大菜篮”?
疫线观察②丨杭州怎么拎稳城市“大菜篮”?

“我还不知道囤点啥,只是你们囤得我有点慌”。

前段时间疫情多头散发时,“要不要囤菜”的疑问,不时泛上很多市民心头。 

作为一名长期跑商务线的记者,每次被命题回答这个“囤菜”之问,就要去找相关部门的专业人士采访。在一次、又一次、又又一次的采访过程中,记者逐渐摸清了杭州大“菜篮”的家底。

杭州“菜篮子”,东边不亮西边亮

杭州的大“菜篮”,主要由杭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商超、电商平台和小型农贸市场四部分构成,它们的进货来源各不相同——

杭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主要来源为山东、云南、贵州等近10省;商超和电商平台分别有各自的供货渠道;小型农贸市场来源主要靠杭州本地菜和外地批发。

我们常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也是近年来,杭州市商务局在保供上发力的方向,让“菜篮子”的来源多多益善。

前段时间,山东、福建等部分产区蔬菜暂时进杭有阻碍,云南、甘肃产地就成了有效补充。蔬菜品种涨价,是因运输距离更长,导致价格偏高,而非供不应求。 

蔬菜产地多元,实现风险平摊,产地响应速度也很关键。杭州在这方面有优势,这源于在很多省的产菜基地,都有“杭州大户”的提早布局。

比如,杭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良渚蔬菜批发市场经营大户沈云发,常年扎根云南承包了2000亩菜地,每日供给杭州超150吨的蔬菜。4月7日,杭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良渚蔬菜批发市场“复市”当天,沈云发等经营大户就组织近50个品种1200吨蔬菜抵达了杭州。

杭州还在打造“产加运销”5小时保供圈。不久前,杭州就与安徽省亳州市蒙城县进行“市外蔬菜基地”对接,蒙城常年蔬菜种植面积约50万亩。

一句话,“东边不亮西边亮”。全国新冠疫情多点散发,杭州“菜篮子”做了充分的准备。

市场被关,办法要比困难多

了解杭州的保供之路,可以从3月30日,杭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九大市场之一的良渚蔬菜批发市场,被临时管控说起。

良渚蔬菜批发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杭州人一天消耗的6000吨蔬菜里,有约1500吨蔬菜,就来自这个市场。

1500吨的缺口,如何去填补?

杭州蔬菜批发交易市场、南庄兜农副产品(蔬菜)市场等的省外蔬菜供应量增加了1000多吨,商超和电商平台供应量增加了约300吨,剩余近200吨由本地蔬菜填补。

此后的4月6日,受当地疫情影响,杭州又有六家批发市场暂停营业,影响的主要是水果、水产、冷冻品等供应。

由于水果、水产等产品不易运输,杭州分门别类制定保供措施。比如,冷冻品由市场位于仁和街道的仓库直发;水果由本地的鲜丰水果、叶氏兄弟等供应商加大供应;水产则挖掘新农都水产市场的供应潜力。

然而,在疫情特殊背景下,企业生产、交通运输等受到不小影响,这给物资供应、蔬菜运输、商超补货等带来挑战。

杭州启用一些疫情防控新举措:在杭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外,余杭建立货车接驳机制,设立货车接驳中心,实行“人货分离”式管控,市场内的工人住进“农副物流员工之家”,实现闭环式管理;

运输三轮车悬挂红、绿等多种颜色号牌,号牌含有车主档案、手机号、健康码、最新核酸检测报告等信息,专用通道的电子识别装置,能自动判断车辆是否符合进入市场要求,提升入场效率。

可以说,从企业、车辆和人员三个方面入手,杭州抓住了保供的关键所在。

跨区保供,还有优化空间

于一座大城市而言,面对疫情,越发呈现出跨地域保供的特点。

回望全国各大城市的保供,物资有着稳定供应链,产地响应也很迅速,但以跨区运输难、市内配送难等为代表的物流难题,却成了最大的“拦路虎”。

杭州也有优化的空间。过去一个月的采访中,记者从许多供应商口中得知,外地车辆进入杭州防疫卡口后,运输司机前往隔离场所集中隔离,供应商需自行寻找本地司机,将车辆继续开至市内。

这不仅影响了保供的运输效率,物流成本剧增,也推高了“菜篮子”价格。

也许,我们可提前对接物流协会、企业等方面资源,早做应急预案,在保供运输各环节形成有序衔接,让物资更加准时运送到市民手中。

不久前,杭州不少市民通过盒马、美团优选等APP买菜,发现蔬菜基本断货。其中就有平台的物流转运大仓,因所在地疫情防控停止收发货。

是否,电商平台的仓储可从大型仓转向多点分布的小型仓?使其更贴近城市的配套设施,如前置仓、社区仓等,一旦局部仓库发生疫情管控,就有其他仓库为消费者提供生活所需的物资。

一个好消息是,最近交通运输部等五部门已出台鼓励生鲜电商、寄地物流企业,加大城市冷链前置仓等“最后一公里”设施建设,提升便民服务水平。

相信随着这座城市越来越有韧性,城市里的每个人才会更成熟、积极和坚强,也才更有面对危机的安全感。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