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条/观察丨数据交易和你我有关吗?浙江今天通过这个条例
观察丨数据交易分几步?上海数据交易所这么进行

微信截图_20220121153320.png

图片来自上海数据交易所官网。

1月21日,《浙江省公共数据条例》通过。焦点之一,是对数据交易进行相关规定。

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数据为生产要素之后,国内数据交易市场建设进展迅速。此前,安徽、深圳、上海等省市也相继通过了数据相关的地方立法。2021年11月25日,上海数据交易所挂牌成立,并达成部分首单交易。

根据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产值测算数据,截至2020年底,我国大数据产业规模已达万亿元,其中数据要素市场规模已超500亿元。

数据交易跟我们普通人有何关系?数据交易是如何进行的?浙江、上海在内的长三角地区发展情况如何?记者采访了上海数据交易所副总裁卢勇等专业人士。

数据交易跟你我有关吗?

说起数据交易,大家最关心的恐怕是它跟普通人是否直接相关、个人是否可以参与交易?

卢勇的回答是,目前是暂无关系却又息息相关。

“暂无关系”,是因为目前上海数据交易所交易的数据产品,暂不涉及个人信息,个人也暂时不能成为交易主体。在交易所参与交易的,眼下还是企业等市场主体,交易的是商业市场数据。

“息息相关”,是因为一方面参与渠道是畅通的,上海数据交易所目前开展的是toB业务,企业只要通过准入标准,就能加入到这个数据交易大市场中去。卢勇说,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微企业,“上海数据交易所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

这也是《上海市数据条例》明确的“数据权益”,即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可以依法开展数据交易活动。当然,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另一方面,卢勇认为,我们身处数字化时代,数字跟每个人都有关联,买一瓶水、坐一次车、刷一次健康码,都会产生数据。这些数据中有很大一部分会经过必要的处理,合法合规开展交易。数据交易市场建得好、运行得健康,就可以更加规范合理推动数据使用,并且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推动改革进步,对个人来说,也是很大的利好。

卢勇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即使不直接参与数据交易,也能享受红利,那就是交易所成立第一天的首单交易:国网上海电力的“企业电智绘”数据产品,卖给了工商银行。

这一数据产品,看似跟个人和企业都没有关系,但工商银行使用这些数据,就能对它所服务企业从贷前、贷中、贷后增加一个维度进行管理。因为生产企业用电数据,是一个分析企业运行状况的重要指标。银行用了从国网上海电力采购的数据以后,可以更好赋能对企业服务运营,比如综合判断企业运行健康状况,考虑是否提供更优惠贷款利率等服务。

这样的数据多了,综合起来,每家企业的“诚信画像”描绘就更精准,就能更好实现“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让守信者一路畅通”。

微信截图_20220121153501.png

上海数据交易所提供的相关服务。图片来自上海数据交易所官网。

数据交易所是个什么所?

既然数据交易有这么大作用,那么究竟如何实现?

“不急”,卢勇说,回答这一问题前,我们先了解下数据交易所是个什么所?

原来,数据交易可以有很多方式,比如一对一交易。程序员小张独立开发了一款数据产品,他可以卖给甲公司。同样,乙公司调查获取了一份数据,也可以直接卖给丙公司。

但我们也知道,市场交易要做大规模、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离不开一个可靠的交易平台以及相关交易制度。哪怕城乡之间的菜蔬买卖,也是要有场地和规定的。

更何况,数据交易是一个技术要求很高的领域。而且,数据交易体量巨大,供需双方之间的信息更不对称。同时,数据交易又是新事物,从流程到规章都需要新制定。这就更离不开专业的交易机构,以利于企业更合规、更高效地获取外部数据赋能数字化转型,并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建设。

卢勇打了一个比方:大家在买房、买车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专业的第三方机构作为中介,就会安心很多,可以确保交易合法合规,减少矛盾。

目前,国内的数据交易机构主要有两种:数据交易中心和数据交易所。后者的功能除了提供交易平台,更重要的是探索建立一个交易体系、培养生态圈等。

卢勇说,上海数据交易所承担的职责更重。就在浦东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明确要在上海浦东建立国际数据港和数据交易所。所以,上海数据交易所的目标,不只是发展简单数据流通交易业务,还是为了将来能够配置全球的数据要素。

这绝不是虚言。有很多专家指出,当前全球正处于数据竞争的“大航海时代”,谁能持续掌握数据,拥有获取数据与传播数据的通道,谁就可能在新一轮的全球话语竞争中占据主导地位。数据交易所的重要性,恐怕不输证券交易所在全球经济金融领域中的地位。

不仅是上海,2021年3月31日,北京成立了国际大数据交易所。而日前浙江自贸区新闻发布会上有消息称,在2022年,杭州也或将上线国际数字交易平台,并成立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所。

一款数据产品要交易需要几步?

参照上海数据交易所的规则,目前数据交易共分五步。

首先,交易双方要成为平台的会员。平台会对交易主体进行评估,提供相关服务指导,并就此维护市场秩序,做好管理。

第二步一般是卖方申请挂牌。挂牌前,其产品要经过合规性评估、质量评估等严格把关。

卢勇解释说,之所以要严格管理,主要因为数据交易采取的是“挂牌即确权”原则。这一点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数据交易是否能够进行。

大家都知道,数据不同于土地、技术、资本等要素,它们的产权很明确,谁的钱、谁研发的技术明明白白,而数据的产权要理清非常难,比如甲公司每个月的用电数据,用电是甲公司用的,供电、记录是电力公司,而付电费、结算可能又是通过某家银行,这些数据的权属归谁呢?

卢勇说,上海数据交易所一成立,就面临确权难、定价难、互信难、入场难、监管难等“五难”;其中,确权是基础,这也是一道世界级难题。

现实中,《上海数据条例》为确权解决了后顾之忧。它明确了数据权益的交易机制,保障数据交易主体对其合法获取数据合法处理数据形成的产品服务享有的财产权益,并保障其通过数据交易获取的财产权益。

对此,卢勇结合案例解释,例如一家地理信息服务企业合法提供了某地的公交站台数据,一家软件开发公司依法购买了这些数据,进而开发了“随时随地找公交”的一款应用;那么,这家软件公司就可以依法享受通过该应用产生的收益。

挂上牌之后,就到了第三步,定价。这也是难度很大的一步。

卢勇也打了个一个比方,比如白菜,尽管有上海青、天津绿、胶州大白菜等区别,但毕竟都数得过来,品质又好比较,多年交易也形成了一定的价格基础;而数据产品形态实在太多,交易刚刚起步,价格很难确定。

目前,上海数据交易所内数据交易主要采取的是市场议价。每次交易中,相关主体开展协商,形成价格。

当然,现实中的交易也不是毫无原则的。卢勇说,一般参照三种原理:一是成本法则,卖方生产的数据产品需要多少成本,在此基础上进行调整、定价。二是收益法则,买方使用该数据产品之后,最后会取得多少收益。三是市场法则,也就是产品多次交易后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价格。

定价好了,就是第四步——交易。需求方对某产品有兴趣,交易所进行撮合,形成交易。但相比传统的股票等证券交易所有线下的实体大厅,数据交易所以线上交易为主,有一个虚拟的交易大厅。

最后,第五步就是交付。这一步也很讲究,会根据数据的安全等级采取有针对性的渠道。

卢勇介绍,目前上海数据交易所采取的是交易、交付分离的模式。交易在交易所,交付有多种手段,比如双方约定好直接交付,也有的通过云厂商,因为现在很多数据都存在云服务器。

实际操作中,更多机构希望采取的是第三种交付方式——通过第三机构,确保数据是“可用但不可见”,也就是说,买方可以用数据,但不能拿走甚至看到原始数据。这时候,交易所就会提供一些服务或者服务商,比如引入具有多方安全计算、数据沙箱等技术的企业,在技术手段保证前提下,让数据使用方用了数据,也拿不走数据。

数据交易就是简单的买和卖吗?

数据交易并不是简单的“一锤子买卖”。卢勇告诉记者,上海数据交易所成立尽管不到两个月,至少已经推出了5个全国首创,来推动形成数据交易全新的商业形态。

这5个首创是,全国首发数商体系、数据交易配套制度、全数字化数据交易系统、数据产品登记凭证和数据产品说明书。其中,影响更为深远的要数全国首发数商体系,其目标在于构建一个“数商”新业态。

“数商,是数据服务商的简称。”卢勇解释说,就像证券业有券商、电信业有运营商,他们可以为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提供各种必须的服务一样,数据交易是一个复杂的开放系统,产品的供给、质量的评估、资产的评估、供需信息的对接、技术的支撑等,都需要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都需要有相关市场主体参与进来。

卢勇举例说,一家小的餐饮企业想通过大数据分析来获取用户画像、了解市场动向,但自己不掌握技术,怎么办?这时候,有技术研发能力的企业就可以参与进来。但研发企业不一定了解市场上谁能提供数据,就需要另外的服务商比如数据经纪人……这样每个环节都能找到专业的服务商,整个生态系统就可以建立起来,并且随着产业链的延展而不断壮大。

甚至,数据交易生态圈建立起来后,还能够促进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积极参与数字化转型,降低转型成本,提升数字化效能。

2021年11月25日在上海数据交易所挂牌的20家企业,主要都是数据提供商。

信息安全如何保证?

数据交易,大家都比较担心数据安全、个人信息安全。这一问题目前已经有了很多有益的探索。

卢勇说,目前我们主要把数据分成个人和企业等的个体数据,企业产生的商业市场数据,以及大家比较熟悉的公共数据。而上海数据交易所目前交易的主要是商业市场数据。

公共数据,并不直接放到市场流通,而是根据数据属性有不同的使用途径。目前主要是开放和授权使用。前者就是我们在“浙江·数据开放”等平台上看到的,是合法合规放开的;后者,一般授权给特定主体进行,受到必要的限制。

即使是商业市场数据,上海数据交易所也明确了“不合规不挂牌,无场景不使用”原则。

“不合规不挂牌”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需要进行合规性和质量等评估。“无场景不使用”是指使用方在申请数据产品时,要先明确使用场景并签订相关约定,如果滥用就要接受处罚。

更重要的是,目前我国对数据安全已制定了比较完备的法律法规体系。国家层面有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各地的数据条例也有明确规定。同时,各地还出台了多种配套的体制机制。

比如浙江就有《数字化改革 公共数据目录编制规范》《浙江省公共数据开放安全评估规范》《浙江省公共数据安全管理总则》等系列配套举措,围绕公共数据全生命周期,针对数据非法获取、篡改、泄露或者不当利用等问题进行细致规定。

微信截图_20220121153716.png

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网站截图

长三角实力如何?

数据交易所如此重要,是不是每座城市都可以建一个?卢勇的意见是,不是每座城市都适合。

“数据交易所不是平地起高楼,需要有顶层设计,要有配套举措。”卢勇说,首先需要有比较完善的制度性框架来推进业务落地,其次需要有足够的数据资源,然后就是先进的技术配套予以保障。而这并不是每座城市都能做到的。

不过,卢勇也建议各地可以根据本地数字化发展情况,来因地制宜建设相关的平台,比如数据交易中心或者数据交易公司,以更好地促进当地数字化,让群众和企业享受更多更好服务。

采访中,多位专家提到,数据要素市场发展程度,总体来说跟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是相匹配的。国内目前沿海、沿长江地区的数据要素市场相对来说走得更快更靠前。而长三角地区的近年来也是动作不断,大有可为。

2021年7月10日,上海成立了全国数据交易联盟。该联盟由上海数据交易中心携手天津、内蒙古、浙江、安徽、山东、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深圳等13个省市数据交易机构共同成立的。

9月,第一届长三角数据要素高峰论坛在苏州举行,论坛上同时成立了长三角数据要素流通服务平台,旨在构建数据要素融合创新应用新格局。

2022年3月,首届全球数字贸易博览会将在杭州举办。我们拭目以待。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