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国家立法中的“义乌声音”:一年多来120余条意见建议被吸收采纳
国家立法中的“义乌声音”:一年多来120余条意见建议被吸收采纳

江东街道鸡鸣山社区联络站墙上,以“义乌市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为主题的图画。共享联盟义乌站供图

2021年,您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什么?义乌稠城街道绣湖社区居民杨熙恩脱口而出:“我提出的意见,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飞’入北京人民大会堂,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吸纳。”

家庭教育促进法通过前一天,杨熙恩还拿到了一本满载荣誉的“红本本”——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颁发给每位意见建议被吸收的市民的立法建言表彰证书。证书最后一句话是“衷心感谢您对国家立法工作的大力支持!”这让杨熙恩格外自豪。

2020年7月,浙江省首个“国字号”基层立法联系点落地义乌。1年多来,一批高质量的立法建言从基层直通全国人大,从反食品浪费法到家庭教育促进法,从刑法修正案(十一)到安全生产法,已有120余条来自义乌的意见建议被吸收采纳。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为何花落义乌?来自基层的意见又如何“飞”入最高立法机关?基层立法点的设立给义乌带来了怎样的发展底气?我们一起来听听国家立法中的“义乌声音”。

后宅街道立法联络站,居民们讨论反食品浪费法草案。共享联盟义乌站供图

一条新通道

让民间智慧飞入最高立法机关

基层立法联系点,这一立足基层人民群众、直接参与国家立法的民主立法形式,诞生于6年前。

2015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将上海市虹桥街道办事处等4个地方设为首批基层立法联系点。2020年7月,增设浙江省义乌市人大常委会等5个基层立法联系点。如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立法联系点从最初的4个增加到22个,涉及21个省(区、市),覆盖全国三分之二省份,极大地推动了基层人民群众参与国家立法的深度和广度。

义乌为什么会成为其中之一?

义乌基层立法点办公室副主任陈凯盘点了义乌的优势:这座“建在市场上的城市”,有着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万余名常驻境外客商,与全球233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往来,每年到义乌采购的境外客商超过56万人次。义乌同时还承接了30多项国家级改革、40多项省级改革,创新形成了200多项案例,“高速发展的义乌,有信心立足改革前沿阵地,为立法工作汇聚原汁原味的社情民意。”陈凯说。

义乌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蒋华锋提出的意见,就从义乌的发展特色和自己的工作经历中总结而来,最终被刑法吸纳,影响着成千上万个家庭。

被采纳的意见是关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义乌新型犯罪案件多,这样的案子,蒋华锋和同事们每年都要遇到,“有的被告人或许有退赃意愿,但按照过去的相关规定,退赃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但不能减轻处罚,导致被告人的退赃意愿不强。”

“从轻”“减轻”一字之差,关系的却是成千上万个家庭的损失能否得到弥补。“如果刑法修改中能吸纳这一点,该有多好呢。”不知什么时候起,这个念头在蒋华锋心里萌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2020年刑法修正案草案(十一)征求意见建议时,义乌法院作为立法联系点的联络站之一参与其中,最终形成十余条意见建议。其中一条就由蒋华锋提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在提起公诉前将非法吸收的资金退还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一意见经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最终被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吸收。

蒋华锋很快体会到了修法带来的变化。“前几天,法院又接了一个关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子,根据刑法这一修正条款,被告积极退赃退赔几千万元,为自己争取了缓刑,受害的家庭也拿回了自己的血汗钱。这其中体现的,就是法律的宽严并济。”他笑着告诉记者,语气中满是自豪。

“过去参与法律法规意见征求,一般是法律工作者和相关部门的事。如今,有了基层立法联系点,普通群众都可以为法律完善建言献策。”作为一名资深法律工作者,宁邦律师事务所徐巍律师回忆了多年来参与过的多次法律草案意见征求。在他看来,原本“高大上”的立法工作走进寻常百姓家,正是我国全过程人民民主最生动的注脚。

一阵普法新风

推动基层社会治理

义乌市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张清晰的组织架构图——以市委书记、市长为双组长的领导小组下设立法联系点办公室。办公室分别对接立法征询单位、立法联络站和立法咨询专家库三大立法建议收集平台,并组建立法联络员、立法信息采集员、立法咨询专家等队伍,作为深入人民群众的“触角”。

义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爱芬介绍,目前立法联系点内有征询单位47家、基层立法联络站21家,立法咨询专家39名,“我们能够广纳民意,关键在于打造了一支上万人的信息采集员队伍。”

义乌市稠城街道新时代文明实践所立法联络站内,社区居民讨论相关草案。共享联盟义乌站供图

为了提出精准有效的立法建言,稠江街道锦都社区信息采集员应宝财在家门口的快递投放点蹲守了整整一周。2021年6月,应宝财接到征求《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意见的工作。他第一时间研读了条例草案全文,最终将调研场所选在小区大门口边的快递投放点。

那一周,应宝财总是蹲守在投放点旁。遇到来取件的居民,就问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过哪些关于快递的问题。遇到来投递的快递员,就问他们希望快递行业有哪些改进。最终,这一周的调研结果形成10余条凝聚群众期待的建议,上报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

立法的根基在人民,力量也在人民。“放心提,大胆说,当家作主的是人民。只要说的有道理,国家就会听取你的意见。”这是应宝财在征求居民意见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上万名“应宝财”们活跃在义乌的大街小巷,收集社情民意的同时,更掀起一股普法新风,吹进老百姓的心坎里。

“我们发现,参与立法是最好的普法。通过参与各种法律法规的意见建议征集,一部分居民从‘不关心’‘不懂法’,到主动问法、认真学,法律意识和法律素养不断提升。同时,因为参与立法工作,在新法出台后,基层群众的关注度、接受度也有效提高,为法律实施打好了基础。”作为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联络站之一,鸡鸣山社区党委书记何文君说,通过参与立法意见征询活动,调动了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推动了一批“老问题”顺利解决。

鸡鸣山社区街心公园,噪声污染防治法草案意见征求现场。共享联盟义乌站供图

在2021年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草案)征询意见建议过程中,鸡鸣山社区就发生了这样一个故事。由于生活习惯不同,社区居民王大妈和叙利亚小伙“积怨已久”——大妈不满小伙深夜洗漱、听歌,小伙埋怨大妈清早的广场舞让人不得安生。通过智慧社区治理系统平台上的噪声污染问题热力图定位,社区工作人员邀请双方共同参与法律草案征询意见建议以及问卷调研工作。讨论草案时,两人想到自己的不足,一回到家便主动“整改”,多年的矛盾迎刃而解。这个小伙子还主动报名,成为了一名立法信息采集员。

从“知法、懂法”,到“守法、用法”,基层立法联系点将全过程人民民主融入立法、执法、司法、守法的全过程全方面,成为践行和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有效平台。

以基层立法联系点为原点,一张汇聚社情民意的大网延伸至义乌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义乌商城集团立法联络站结合业务实际,为国际贸易特别是日用消费品领域的立法提供生动实践参考。义乌公安立法联络站在浙政钉政务协同平台上开发“简道云”立法联络模块,使政务平台上的1200余名民警第一时间能获悉法律草案、快速反馈意见。浙江师范大学立法研究院、义乌工商学院等高校的加入,使意见建议更具专业性、参考性。

义乌市人大代表马艳(右)与居民共同探讨相关草案内容。共享联盟义乌站供图

一个基层立法联系点

为义乌改革创新注入动力

基层立法联系点的设立,带来的不仅是具体法条的变化,更为义乌这座热爱改革创新的城市,从国家制度层面注入全新的发展动力。

法律法规的贯彻执行,目的在于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有力保障。这对拥有79万市场主体的义乌来说,尤其意义重大。如今,将参与立法工作与义乌经济社会发展有机融合,已成为义乌这个国字号基层立法联系点着重发力的“自选动作”。

在义乌市人大常委会挂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民法室一处处长孙娜娜,见证了基层立法点为义乌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在她看来,这有利于将义乌在经济建设中真实的声音、现实的难点向上反映。“义乌经济发展活跃,先行先试的过程中,法律模糊地带难免存在冲突。通过基层立法联系点将现实与法律的冲突向上反映,有利于让国家立法机关作出更具科学性、实效性的研判。”她说。

2020年9月,在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挂牌后一个月,义乌获批纳入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展区域范畴,正式跨入自贸区“朋友圈”。翻看义乌市委改革办“自贸工作专班”的百项创新案例,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位列其中。

“为国家探索现行制度如何与改革相衔接,是自贸试验区建设重要的工作内容。”专班负责人邵元龙告诉记者,“我们希望打造制度型开放的‘义乌样本’。”据悉,义乌自贸工作专班集结了海关、税务、商务、公安、市场监管等近30个部门,根据各部门在自贸试验区建设中的有关职能,已梳理出近千项涉及经贸领域的法规法条,并根据义乌当地经济发展实际需求提出了探索性的意见。

不久前,义乌市人大常委会举办了一场特殊的人大代表“问政面对面”活动。活动以助推义乌自贸试验区建设为主题,时任市长率29个政府部门负责人,从法律保障经济发展等角度,回应人大代表的“麻辣”提问,获得社会热烈反响。活动中,涉及到的法律意见建议均被联络点一一梳理记录,有望助力义乌未来发展。

“且不论一年来有多少条具体法律法规为义乌经济而改变,单单是基层立法联系点在义乌设立,就给了我们广大商贸圈内人士继续开拓创业的自信和力量!”2021年8月,开亚公司负责人金建峰拿到了全国首单运费应收账款信用险,这一险种是在海运风险加大的背景下为外贸企业量身定制的改革保障措施。在他看来,基层立法联系点是一种更有力的“保险”,从“法”的层面激活自贸试验区的经济流量,这将是义乌未来经济飞跃最大的底气!

【链接】

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建设

2020年

7月1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文确定义乌市人大常委会为基层立法联系点。

8月2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进行授牌。同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来义召开刑法修正案(十一)立法征求意见座谈会。

9月10日,确定义乌市人民法院、义乌市公安局、江东街道鸡鸣山社区等15家基层立法联络站,确定25名立法咨询专家。

11月3日,召开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建设工作推进会。

2021年

8月27日,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业务室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法(修正草案)》远程视频连线开展意见征求工作。

10月22日,召开义乌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推进会,公布第二批基层立法联络站6家及立法咨询专家14名。

11月9日,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刑法室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有组织犯罪法(草案二次审议稿)》远程视频连线开展意见征求工作。

哪些“义乌声音”被吸纳?

●建议增加对未成年人隐私的保护、增加“村(居)民委员会”作为家庭教育责任主体等20条意见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吸收采纳

●在国有企业、国有金融机构等审计对象中增加国有控股企业进行审计监督等6条意见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法》吸收采纳

●建议食品保质期应当合理标注在显著位置等10条意见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食品浪费法》吸收采纳

●“在提起公诉前将挪用的资金退还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等10条意见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吸收采纳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