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链长制”全省域推行两年多 浙江组织一场特殊的“考试”
“链长制”全省域推行两年多 浙江组织一场特殊的“考试”

“你们的链长具体抓了哪些工作”“你们开发区的工业产值为何不增反减”“在关键核心技术研发服务平台方面有没有新突破”……11月30日,浙江省商务厅对全省6个试点生物医药产业“链长制”的开发区“开考”,问答之间,有的试点单位负责人额头竟有些许汗意。

产业链“链长制”,即由各地党政“一把手”担任链长,帮助开发区厘清产业链发展的堵点痛点;发挥他们较强的资源动员和配置能力,精准提供资金、人才、土地等政策支持,助推产业链高质量发展。“2019年,浙江在全国推出这项创新举措,之后20多个省(市、自治区)复制推广。”浙江省商务厅开发区处处长杨威介绍,此次他们是首度组织全省开发区产业链“链长制”试点示范评审会,分别对生物医药、炼化一体化与新材料等8个领域进行专场评审。

“你们的链长干了什么?”这是专家评审组组长、浙江省商务厅一级调研员梁志良问得最多的问题。在他看来,“链长制”运行得好不好,关键就看链长。

杭州经开区的“答卷”获得不少点赞。“我们的链长是由钱塘区区长沈燕俊担任,他牵头组织编制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明确了我们强链补链延链的方向。”杭州经开区医药港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陶青介绍,今年以来链长对开发区内316家生物医药企业进行了两次地毯式走访调研,并编制《钱塘区促进生物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等一系列产业链发展政策支撑体系。据此,杭州经开区制定头部企业招引“图谱”,精准对接头部企业102家,链长带队上门招引项目,其中一个总投资超20亿元的项目就是在链长对接下落地的。

评审会上,每个专家手头都有一张表格:6个开发区过去两年的生物医药企业数、工业总产值、产业链工业增加值、实现税收,一目了然。不少专家发现:新昌经济开发区2020年的数据明显下滑。“去年我们有一家龙头企业总部迁到了省内其他地区,虽然工厂仍在新昌,但数据不再纳入统计。”该开发区管委会有关负责人解释。

“你们碰到的情况,实际上是很多县域产业链面临的共性问题。受制于资源、区位等,招大引强越来越难,接下去你们怎么干?”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科技创新部部长李旭辉追问。上述负责人坦言:这的确是困扰他们开发区做大做强产业链的痛点。试点“链长制”以来,开发区已出台一套产业发展支持政策、规划等,建设产业链共性技术支持平台,依托已有的新和成、京新药业等链主型企业,运用“链式思维”开展精准招商等工作。同时,新昌也正着手整合县内产业平台,希望释放出更大的产业招引潜力。

评审会上,“考生”如数家珍般介绍各自产业链发展的成绩。“桐庐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发展医药器械产业。”桐庐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周跃群介绍,桐庐经开区的企业数量最多达1000家,占据国内内窥镜市场七成。对此,浙江省医疗器械检验研究院副院长甄辉点评:桐庐精准定位医疗器械领域,抓住了差异化发展的路子。

随后他话锋一转。“在内窥镜领域,桐庐成绩显著,但在电子内窥镜、软镜等更高附加值的领域却起色不大。” 甄辉说,也正因此桐庐医药器械企业虽然众多,但去年的产值只有三四十亿元。他认为,浙江许多县域经济和桐庐一样,还需通过“链长制”试点,摆脱对过去发展路径的依赖,要进一步强链补链延链。

评审会整整开了三个小时。杨威告诉记者,此轮评审后将选出一批示范单位,探索绿色产业链“链长制”和产业链“双链长制”试点,推进发达地区开发区与山区26先结对共建,助推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