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条/灯长明,人长安!浙大昨夜亮起“灿若星辰”灯,它只在特殊时刻点亮
灯长明,人长安!浙大昨夜亮起“灿若星辰”灯,它只在特殊时刻点亮

封校消息,从昨天下午3点就在学生群里传起来了。

“艺博(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人员)有人确诊了,学校可能要封校。”学生小赵在宿舍群里看到消息,彼时他刚刚下课,从西区坐小白(校内接驳车)回宿舍,路上他听师傅讲起,校门口已经不让出了。 

短暂不安后,便是一系列抗疫举措,一份名为《浙大物资需求表》的文档在浙大学子的朋友圈流传,可提供物品的和需要物品的同学可以在文档里添上物资清单,日常药品、床单被褥、抱枕、卫生巾,考虑到在教室留港过夜的同学,很多人又把暖手宝加进了名单里。

微信图片_20211126020924.jpg

后来表单里又追加了祝福。来自杭州的,来自远方的,来自友校的。

校内的核酸检测点起初只有体育场等几个,医护人员陆续到来,搭建起了大大小小的临时核酸检测点,在东操场、文化广场、小剧场、下沉广场、纳米楼、安中大楼。

昨夜的紫金港格外明亮,所有的路灯都开着,如果抬头看看,大概率能看到小剧场旁那盏灯,因为一句灿若星辰浙大人,学生们给它取了灿若星辰灯的名字,它曾经只在校庆和跨年等值得庆祝的时刻亮起,昨夜它破格被点亮,也注定了这一夜的不平凡。

微信图片_20211126020919.jpg

别怕,有医学生在

晚上六点半,在一个团总支群里,一位老师征集10名志愿者,@所有人说,“我带队和大家一起去,作为医学生,我们一起去打病毒”后面连着五个感叹号。随即就有同学响应这位老师的号召,在校内发帖告诉大家别怕,有医学生在。

一位医学院的学生志愿者表示,自己的爸妈都是医生,在疫情最困难的时候,每天都把他的弟弟放在姥姥家,跑到前线和病毒战斗。过两天就是他的生日了,虽然不知道生日还能不能过,但他知道消息后,把饭扔一边开始报名,突然就有了父母的样子。

“虽千万人吾往矣。”

还有同学看到了志愿者招募的帖子,到处和人打听哪里可以报名。得到的回复是:“志愿者的报名已经满了,目前在轮岗。”

微信图片_20211126020953.jpg

协助医护人员录入信息,帮忙安排核酸批次,疫情面前无小事,昨夜的紫金港,大家都自觉分散在各个地点排队,用秩序对抗突如其来的疫情。

东操场一个口子进,一个口子出,偌大的操场被简易的椅子和绳子拉成了一条单人道,如果排队时不小心和前面的同学离得近些,还有人在一旁小声提醒,“同学,注意距离。”

小赵同学是晚上11点半收到的做核酸通知,从寝室出来的一路很冷,但是看到穿着防护服在风中一个接一个做核酸的医护人员,他突然没什么抱怨了。

“因为突如其来,所以今夜的浙大人,格外团结。”

微信图片_20211126020731.jpg

被褥和暖宝宝,温暖随处可见

还有不少人,是临时来到紫金港,晚上无法出校,被困在了这里。

有同学是从玉泉来这里上课,有驻校记者晚上还有其他的行程,但得知自己无法出校门反而没那么焦虑了。

一位名为李理的住校记者发文,自己在和保安确认了无法出校之后,做了三件事。果断退掉酒店,打航空公司的热线要求退票,给在远方的母亲去了电话,告知母亲不必担心。

他买下了大西区星巴克最后一块纽约芝士,为夜晚注定的熬夜做了准备。但其实生活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打乱太多,他看到不少在校老师都在各忙各的,录网课、看论文或是安静看书。

微信图片_20211126021404.jpg

也有同学是因为寝室在校外,被迫住在了实验室里。

小王同学是环境学院研一的一名学生,住在唯一一幢不在紫金港校内的寝室里。他听说,那些别的校区来这里被困住的同学,有些被安排进了留学生宿舍暂住。

“目前我们还没得到通知,我和室友们都打算先回实验室凑合一晚。”此时已经是凌晨,他在文化广场的核酸检测点排队,因为离寝室比较近,这里目测有近700人,但没人需要维持秩序,大家自觉排成一排。

“那些提供的被褥就留给更需要的同学吧。”他说。寒风里,有女同学问,“有没有人需要暖宝宝”,因为她自己多带了一片,声音小却坚定,反复问了好几遍。

微信图片_20211126021726.jpg

计划被打乱,心态不能坏

也有人因为突如其来的封校,只能暂时留在校外。

昨天是小左同学入职实习的第一天,下午她刚刚吃了入职蛋糕,给室友发了微信,就收到了封校的消息。

因为不知道何时解封,没办法舍弃实习,她只能选择在公司附近的酒店凑合一晚。她没有换洗的衣服,也没有洗漱的用品,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孤零零的孩子。

“现在是有家回不去了。”她叹了口气。

疫情之下,被打乱是常态,不断被改变的计划里,只有心态可以一直不变。

就在封校后不久,一段穿着小熊玩偶服跳女团舞的视频登上了校内论坛的热门,标题是封校下的女寝,疫情下的温暖人间,让大家快乐快乐。

微信图片_20211126020833.jpg

灯长明,人长安

深夜,已经经过一次扩容的《浙大物资需求表》被祝福和各种物资信息塞满,越来越多的需求因为已经解决被标为灰色。

裹着厚厚围巾做完核酸并道谢后,王潇转过身听到背后的医护姐姐轻声说了一句:好羡慕他们能穿这么多衣服。

“原来除了高强度的工作,不透气的防护服,还有彻夜的寒冷需要他们抵御。”王潇感叹,“好想把温暖和温柔都给这些可爱的人啊。”

凌晨两点,学生们陆陆续续做完核酸,有人拍下了紫金港的星星,如果不是这一夜,她都不知道在紫金港能看到那么多星星。

微信图片_20211126021900.jpg

她说,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星星都闪闪发光。 

每一个做核酸检测的同学传来的照片里,都有一束光打在他们身边。

昨夜,灿若星辰灯始终没有熄灭。

微信图片_20211126020752.jpg

灯长明,人长安。祝福每一位!

(原题为《灯长明,人长安!浙大昨夜亮起“灿若星辰”灯,它只在特殊时刻点亮》原作者刘俏言。编辑张钟文)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