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博士说丨村里人要喝的水 我们来保安全!
博士说丨村里人要喝的水,我们来保安全!

2.jpg

编者按

现在,高质量三个字很火。

对企业来说,高质量是对自身产品的最高礼赞。

但要真正配得上它,过程不可谓不艰辛。

今年上半年,围绕高质量三个字,浙江省市场监管局组织开展了一场特别的活动——

全省105名博士带领242位技术专家和技术骨干组建团队,聚焦计量、标准化、检验检测的NQI技术特色,用一个多月的时间,为118家相关领域的企业解决技术难题。

活动结束后,涌金君向博士们发起了约稿邀请,请他们将这段难忘的经历整理成文,对当前浙江制造的难题进行总结和思考。

从10月11日起,涌金楼会陆续刊发这些文章,让我们一起在博士的字里行间,寻找浙江制造高质量发展的秘籍。

【博士名片】

陈婧

永康市食品药品检验检测中心

主要从事水质检测、水源富营养化管理

对接企业: 永康市自来水公司

1.jpg

2021年5月,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启“我为企业解难题”活动,怎么帮企业呢?我联系了永康市自来水公司检验科的俞科。

他很兴奋,希望我们为工作人员开展培训,并提出了好几个主题。具体的研究课题从哪来?平时,我们在日常检测农村地区供水站的过程中发现,ICP -MS的检测值会远高于手工铬天青法的检测值,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制水工艺中采用氯化铝净水剂,铝可能导致阿尔茨海默病等病症,因此自来水标准里规定,铝含量不能超过0.2mg/L。水厂经常需要检测铝的含量,并根据检测值去调整运行参数。在全世界水厂,铝都是很容易超标的项目。

我们跟俞科商量围绕这个主题开展研究,并把这个计划告知钱江水务永康市分公司中心实验室的副经理吕工,他特别开心:“我门对这个项目也特别纠结,希望你们把问题搞清楚。”

5月7日,我们走进永康市自来水有限公司会议室。现场,永康市自来水有限公司的三个主要负责人和两位科长都到齐了。我有些懵: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检测项目课题吗?

会上,他们讲述了运营农村供水站时遇到的所有难题,随后带着我们参观农村供水站和规模水厂,进行工艺上的对比。过程中,我常常来不及做笔记。

后来检验科科长才对我说:“他们坚持要开会,说不能只解决我一个科室的问题。”我深切地感受到企业的困境和无奈。

经过一个多月突击、连续的试验,我们发现铬天青法测这个项目的原国标方法确实比较难做,需要进行调整和改进。

原国标方法对前处理没有要求,而我们通过比对模拟样品和试剂样品发现,如果水样没有经过恰当的前处理,就无法检测到某些聚合态的氯化铝。按照过去已发表文献中提出的前处理方法,手工铬天青法的检测值依然小于ICP-MS值。

为此,我们开发了新的前处理法。当我把最终的报告交给吕工和俞科,吕工说:“关于测铝的文章当中,这是我看过写得最好的!铁项目也很难做,能否帮我们解决一下?”俞科说:“业务交流对我们很有帮助,希望你们多多来指导。”我真切地感到我们的付出特别有价值。

3.jpg

关于目前农村供水站遇到的各种运营问题,尤其是资金问题,永康市自来水有限公司还希望请我们撰写建议和调查报告。我跟俞科商议后决定:申请资金工作是水务局的主责,我们汇总的调查报告可以作为公司向政府部门申请补助、提出建议的支撑材料。

这次活动不仅锻炼了我快速脑图式计划的科研能力,更是一次“初心的教育”。我看到农村供水站的管理人员不论盛夏寒冬还是暴雨结冰,都坚持肩挑手扛几十斤重的药剂徒步上山,辛苦之余,还可能遇到塌方、野生动物等风险。

晚上6点,农村供水站的管理人员会上山调工艺参数;8点,和村长一起徒步查看水源出水情况,有些山路覆盖着一人高的杂草;他们还常常在供水站过夜。技术人员面对单联村供水站制水技术的“先天不足”,不断在设备上做改进和调整,周末也在想办法。而他们所有的努力只是因为一句:“这是村里人要喝的水啊!”

记得有人问袁隆平:日本杂交水稻研究开始得比中国早、比中国先进,为什么中国能赶超他们呢?袁老回答,“可能是我们比他们更有决心”。作为一名博士,我将向袁老学习,继续为人民健康护航、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服务。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