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条/原点观察丨2003年以来 浙江省委为何每年召开这个会?
原点观察丨2003年以来 浙江省委为何每年召开这个会?

IMG_5626(20211116-190536).JPG

11月16日下午,全省深化“千万工程”建设新时代美丽乡村现场会在杭州市萧山区召开。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胡元勇 摄 

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出席,全省有关部门、各市县负责人齐齐参会……11月16日,浙江召开全省深化“千万工程”建设新时代美丽乡村现场会。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在会上强调,围绕环境“美”、产业“旺”、活力“足”、风尚“好”、韵味“浓”、服务“优”、价值“高”、机制“畅”,绘就共同富裕大场景下新时代美丽乡村新图景。

2003年以来,浙江每年都会为抓“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召开一次现场会,成为了一项雷打不动的惯例。

今年,这一会议迎来了全新的变化:这是首次在共同富裕大场景下召开的现场会。下一步,浙江将发挥“千万工程”的龙头带动作用,推动美丽乡村建设在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中系统迭代、整体提升。

延续

2003年6月5日至6日,浙江省第一次围绕“千万工程”召开全省会议,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出席会议并讲话。

彼时的浙江农村,“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经济快速发展,村庄面貌却不尽如人意。

经历了深入浙江各地农村的一系列调研后,习近平亲自部署实施了“千万工程”:花5年时间整治和改造1万个村庄、培育1000个示范村。

习近平说,“千村示范、万村整治”作为一项“生态工程”,是推动生态省建设的有效载体,既保护了“绿水青山”,又带来了“金山银山”。

“千万工程”提出后,该怎么抓好落实、确保见效?每年召开一次全省高规格现场推进会,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到会部署,是“千万工程”始终如一、高位推进的重要保障。在浙江工作的4年多时间里,习近平就曾分别前往湖州、嘉兴、台州、宁波,开了4次现场会。

通过召开现场会的方式,由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主抓“千万工程”的部署落实和示范引领,释放出的信号显然不同寻常。全省上下踔厉风发、狠抓落实,数以万计的浙江乡村走上蜕变之路。

2003年以来,“千万工程”成效斐然——“千万工程”经验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成为浙江一张闪亮的金名片,浙江的美丽乡村建设成为全国样本,更获得了联合国最高环保荣誉“地球卫士奖”。

扩面

这次现场会召开之前,来参加会议的代表们考察了萧山美丽乡村建设情况,一边走一边看,互相交流中,大家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两个关键词:现代化先行和共同富裕。

在共同富裕背景下,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是怎样的?这无疑是大家关注的重点话题。

记者注意到,在这次现场会上,省委主要领导强调,要学深悟透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乡村振兴战略和推进共同富裕的重要论述精神,深刻把握促进农民农村共同富裕的重大意义、总体要求、目标指向、科学路径、发力重点、短板弱项和根本保障。

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农村农民的富裕自然是浙江实现共同富裕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促进共同富裕,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仍然在农村。

浙江承担着为全国实现共同富裕探路的使命,必须要在促进城乡融合、共富共美等方面先行探索。这一点,在此前从中央到省委的顶层设计中,已经得到体现。

d5a2389c1c954bf2a72f65fd754cb4b0.jpg

今年6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明确提到,以深化“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牵引新时代乡村建设。

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实施方案中也提出,要全域推进乡村新社区建设,持续深化“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

当前,对照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使命要求,浙江深化“千万工程”、建设新时代美丽乡村还存在一些短板弱项。

比如,城乡“数字鸿沟”仍然存在,村庄整体建设水平、城乡之间深度融合程度还有待进一步提高,等等。

短板意味着提升的空间。精准发力、系统施策,深化“千万工程”、建设新时代美丽乡村一定会成色更足、亮点更多。

升维

从这场大会中,记者读出了一种全新的思考方式——升维思考。

在谈到推动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的方法路径时,浙江省委主要领导提出,要“突出五个方面,实现五个升维”。

显然,要扭住推进乡村振兴、做好“三农”工作这一实现共同富裕的重中之重,必须从一个更高的维度看问题,提高决策的前瞻性和预见性。

从以物为主向以人为本升维,从环境治理向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升维,从政策驱动向全社会联动升维……“五个升维”体现的是观念之变、标准之变,更是一种实现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探索。

过去,对于“三农”更强调“硬件”投入,未来的重点无疑将是“软件”建设,增强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和认同感。在如今的浙江,未来社区和未来乡村建设先后开启,在数字化改革中,数字孪生城市和数字孪生乡村的打造几乎同时起步,一个城乡联动,共建共享共创共治的大格局正在建构。

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会议还提出了推动建设要素从单向流动向双向交换升维,加快形成新型城乡关系。同时再次强调,坚决落实好中央提出的,“十四五”末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达到50%以上的要求。

这样的提法,在价值取向上进一步认可了农业农村的经济价值、生态价值,以及为城市核心功能提供战略空间的多元价值。

一直以来,资金流、信息流、人流等要素向城镇汇聚,有力推动了城镇化进程。当前,我国城镇化率已超过60%,浙江更已超过70%,已经到了把土地增值收益更多用于“三农”的时候。

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必须重视乡村这个扩大内需的重要战略支点,加快推进乡村振兴,重塑城乡关系。

可以说,“千万工程”已经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以最初解决农民反映最强烈的环境脏乱差问题为突破口,延展到了美丽乡村,乡村振兴,及至推动共同富裕,变革城乡关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