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高于全国、领跑东部!浙江前三季度10.6%的增速从何而来
浙报观察丨高于全国、领跑东部!浙江前三季度10.6%的增速从何而来

只有历经磨练,方显经济韧性。

“十四五”开局之年,浙江经济能否“迈好第一步”颇为关键。10月25日,省统计局公布2021年前三季度浙江经济运行情况:根据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结果,前三季度全省生产总值5285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0.6%,两年平均增长6.4%。

“总的来看,前三季度浙江经济增长继续保持高于全国、领跑东部的发展态势。”省统计局总统计师王美福说,面对严峻复杂的国内外环境,浙江经济呈现强劲韧性和巨大活力,继续保持高质量发展态势。

10.6%的背后,究竟有着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增速放缓怎么看?

运行走势符合预期

观察经济趋势,既要看短期,也要看长远。

相比今年一季度19.5%、上半年13.4%,前三季度的10.6%增速就会显得不是很亮眼。

经济增速的放缓,怎么看?“这个运行走势是符合预期的,主要指标处于合理区间,增速逐步回落是跟去年的基数有着巨大的关系,我们年初就预判到前高后低的走势。”王美福认为,浙江经济在今年走出了一条高开、高走、稳定的运行轨迹。

尤其从三季度情况来看,受基数、疫情等因素影响,主要经济指标同比增速虽然有所回落,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外贸出口、企业利润、财政收入等两年年均增速指标均好于疫情前水平。这证明,稳中求进的趋势没有改变。

“稳、快、好”是底色——前三季度,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9%,两年平均增长2.2%;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6.6%,两年平均增长9.6%;服务业增加值拉动全省生产总值增长5.2个百分点。

“尤其是规上工业增长,是浙江前三季度数据中的一大亮点。”王美福介绍,从领域来看,装备制造业、战略新兴产业、人工智能、高技术产业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22.4%、20.3%、20.2%和18.9%,增速均远高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从效益来看,规模以上工业利润总额4970亿元,同比增长27.6%,两年平均增长18.2%。

值得关注的是,民营经济对工业增长贡献不小。王美福说,浙江企业家抓住市场需求两旺的机遇,带动工业经济快速发展,比如规模以上工业中,民营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7%,两年平均增长10.0%,增加值占比69.1%。


发展后劲强不强?

投资稳定消费回暖

第四季度及明年初经济增长仍面临风险挑战。面对诸多压力,浙江发展后劲够足吗?王美福认为,小到产品品质,大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高质量发展已为浙江追求的极致目标。尤其在今年,省委省政府着力推动数字化改革,已成为拉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数据是最好的证明,前三季度,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长24.2%,两年平均增长19.2%,数字生产增长势头强劲。

今天的投资决定着明天的产业。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3.1%,两年平均增长8.6%。项目投资、工业投资、工业技术改造投资同比分别增长15.4%、26.3%和19.0%,两年平均增长9.0%、13.0%和9.0%,增速均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在重点领域投资中,高新技术产业投资、生态环保城市更新和水利设施投资分别同比增长29.2%和23.6%,折射出未来的产业结构。

消费市场回暖,内需动力释放,这是企业发展的动力。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898亿元,同比增长12.9%,两年平均增长3.6%。在全球疫情蔓延的背景之下,浙江消费市场的表现可谓突出,且这种趋势还在持续——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428亿元,同比增长6.7%,比上月加快1.6个百分点。

面对能耗双控,这股冲劲会受到影响吗?王美福认为,政府正在科学制定有序用能方案,企业也要具备有效用能的能力,用能紧缺的现象一定会随着能源供给的改变而缓解。

协调发展怎么样?

城乡差距再次缩小

对于目标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浙江而言,尤为关注协调发展。

“从全省11个地市的GDP增速来看,均高于全国平均增长,保持了上半年以来统筹发展的态势。“王美福说,随着《浙江省山区26县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的出台和实施,山区26县出现了经济发展积极向好的迹象。

比如在永嘉,最新公布的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中,当地的超达阀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开诚机械有限公司等4家泵阀及相关配套企业榜上有名。加快推进山区企业走“专精特新”发展之路,这已成为很多山区县产业发展的共识。

协调发展还有个显著的特点:“两个口袋”越来越鼓。

从政府收入看——前三季度,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226亿元,增长18.2%,两年年均增长9.7%,全省收入幅度、税收占比继续领跑东部。

从老百姓收入看——前三季度,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4712元,同比名义增长11.4%,两年平均增长7.7%;扣除价格因素同比实际增长10.0%,两年平均增长5.5%。

“浙江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源于工资性收入实现较快增长,这得益于疫情有效控制,经济稳定恢复,就业有所改善。“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副总队长王萍说。

尤为难得的是,城乡差距还在进一步缩小。据统计,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52758和28474元,同比名义增长11.0%和11.6%,实际增长9.6%和10.2%。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值1.85,比上年同期缩小0.01。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