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义/千如嫦:曾在西伯利亚做苦工的武义籍中共党员
千如嫦:曾在西伯利亚做苦工的武义籍中共党员

前些日子,笔者从网上购买了一部《中国共产党上海市组织史资料》(1920.8-1987.10)。一翻阅,即得到一重磅史料:一向鲜为人知的武义籍中共党员千如嫦,曾相继担任过中共上海杨树浦部委及小沙渡部委妇女部主任。这在当时女党员人才济济的上海党组织中,连续担任两个部委的妇女部主任,实属不易。

千如嫦,至今尚无系统的历史记载,只能根据目前所能查阅到的资料勾勒出其简要经历。

千如嫦(1904-?),又名千如常,武义县城生姜巷人,千家驹大姐。从小给塘里村林作榜家当童养媳,后由母亲何舍庚领回上学。1925年初与林登岳(武义最早的中共党员)同到上海,进入上海大学求学,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与林登岳结为伴侣。在上海期间,千如嫦受中共杨树浦支部负责人何量澄委派,与王亚璋等人到上海杨树浦平民夜校担任过教师。1926年3月,千如嫦担任中共上海杨树浦部委妇女部主任;6月,改任中共上海小沙渡部委妇女部主任。同年11月,受党组织选拔派遣,将刚出生的儿子交给一对在上海打工的夫妇抚养,与林登岳同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8年秋,遭王明一伙迫害,千如嫦与林登岳被送到西伯利亚偏僻的金矿做苦工。1931年,转为苏共正式党员。1936年冬,因肃反扩大化,苏联内务部特别委员会判罚林登岳5年劳动营。千如嫦同时被捕,被分往不同的劳动营,从此杳无音讯。

据《中国共产党武义历史》第一卷(1926-1949),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年4月第1版第15页记载:千如嫦与林登岳、千家驹、徐云从、徐增甲等人同为武义籍早期共产党员。

据笔者采访塘里村林华喜先生时,他专门翻阅了林氏宗谱,介绍说:千如嫦的父亲千秋鉴与塘里村的林作榜是至交,千如嫦从小便被林作榜带到塘里村,给其儿子林金财作童养媳。后来千如嫦读了书,思想解放了,林家也便放手了。

据《科学家林登岳》(掌上武义)记载:1925年元宵节过后,林登岳要回上海读书,与他同行的还有家住县城生姜巷的千如嫦。到上海后,千如嫦进入上海大学求学。她好学上进,没多久,在中共组织的安排下,跟随林登岳开始了隐秘的地下工作。1925年,千如嫦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地下工作期间,他们志同道合,共同的理想让他们走到了一起,艰难的岁月里他们结为伴侣。1926年11月,经选拔,党组织通知林登岳与千如嫦同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此时,林登岳与千如嫦的儿子刚刚出生不久,临行前,他们将儿子托付给一对在上海打工的夫妻抚养。

据《杨树浦平民学校和思恩平民义务学校》一文介绍:杨树浦平民学校创立于1924年6月,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沪东区最早创办的一所面向工人的学校。1924年3月,上海大学学生杨之华(中共党员)、张琴秋(团员,当年转党员)及湖南转来的共产党员蔡林蒸(蔡和森兄)等受党组织派遣到沪东区筹办杨树浦平民学校,张琴秋任校长。共有学员150多人,大多是各纱厂的工人。开学后,党的干部沈泽民(中共上海地委委员)、毛泽民(毛泽东弟)曾来校讲课或演说。1925年初,民族资本家朱思恩为了表示对工人群众的关心,出资将杨树浦平民学校从惟兴里迁到弄外平凉路396号至398号三开间两层楼房内,扩大了规模。当时中共杨树浦支部负责人何量澄(编者注:系何叔衡的侄子)派了一批党、团员和进步的知识分子担任夜校的教师,如王亚璋(女,1925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中共杨树浦部委第一任妇女部主任),黄伦先(党员)、黄仙瑜、千如嫦(女,后任中共杨树浦部委妇女部主任;编者注:系第二任)、黄超裳(女,后任中共杨树浦部委妇女部主任;编者注:系第三任)。老师教课都是义务的,他们都是共产党早期的忠诚战士。

据《中国共产党上海市组织史资料》(1920.8—1987.10),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10月第1版,第47页记载:1926年3月至6月,林登岳任中共上海杨树浦部委(编者注:下辖13个支部)宣传部主任;千如嫦任中共上海杨树浦部委妇女部主任。第51页记载:1926年6月起千如嫦改任中共上海小沙渡部委(编者注:下辖15个支部)妇女部主任。

据《周肃清传》,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年7月第1版,第125、126页记载:1928年七八月间,向忠发回国前在王明一伙怂恿下,要中共代表团严肃处理所谓“江浙同乡会”。但是被诬告和受牵连的广大学员不顾重重压力向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提出申诉,受到周恩来和瞿秋白的关切和支持。……查清了所谓“江浙同乡会”完全是被捏造和不存在的。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到“中大”召开全体师生大会宣布了调查结果。尽管如此,王明一伙还是不甘罢休,他们想方设法打击相关学员,把有些人遣送回国,而张一凡、黎本益、相玉梅、阎玉珍、俞及女夫妇、林登岳与千如嫦夫妇等人被送到西伯利亚偏僻的金矿去做苦工①。

据1957年5月18日《林登岳自传》:1925年在上海地下工作时,曾与千如嫦结婚。以后到苏联都一块学习,一块工作。1936年底我被捕后,她也被捕。此后,毫无消息,直到于今。她是1925年的中共党员,1931年的联共党员②。

据《科学家林登岳》(掌上武义)记载:1956年,林登岳向苏联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控告苏联内务部提出的反革命罪名,请求依法审查。最后由苏联最高法院决议:林登岳无罪,取消内务部特别委员会的判决,恢复一切政治和社会地位。……另外,没有千如嫦的任何消息。1957年4月,在中共中央和周恩来的帮助下,林登岳回到阔别30多年的祖国,30年前上海的家③早已不在,登报,寻儿,未果。

再据《千家驹年谱》,香港文汇出版社,2010年3月第1版第26页记载:1956年千家驹赴苏友好访问时,打听其姐下落而不得。直至1958年林登岳回国才得知,其姐早已不在人世。


注释


①林登岳:《给“中国代表团申述信”》,1936年10月14日于远东,林登岳档案,原苏联中央档案馆馆藏档案。

②苏联共产党,前身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03年分裂为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两派;其中布尔什维克于1918年改称俄国共产党,简称俄共;1925年改称全联盟共产党,简称联共;1952年改称苏联共产党,简称苏共。

③林登岳千如嫦上海住址在麦特赫斯脱路通安里27号。

(原载《莹乡春雷》第41期)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