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更新︱东京奥运我们来了!浙报集团特派记者顺利抵达东京
东京奥运我们来了!浙报集团特派记者顺利抵达东京

【东京时间半夜12点】

从机场出来大巴开了一个小时,后到了一个中转站,里面工作人员登记了记者的酒店信息,还很热情的让我们拿着他们的吉祥物拍了个照,之后记者将再乘坐出租车到酒店。

【抵达东京4.5小时】

过了边检,可以去取行李了。

拿完行李出了机场,前往酒店。

小时新闻记者宗倩倩与同行的浙江日报摄影记者王建龙

【抵达东京4小时】

终于到了激活采访证件的地方,马上就能拿到我们的东京奥运会采访证了。

钱江晚报·24小时记者宗倩倩拿到新鲜的证件啦。刚刚塑封完,接到的时候还是烫手的。

出来的路上整墙都是任天堂的广告。

【抵达东京3小时】

飞机落地3小时,记者终于拿到了唾液检测的阴性报告,然后继续往下走。

随处可见的消毒液

在东京成田机场待了快四个小时,工作人员带着记者转来转去的过程中,才终于看到了一个跟东京奥运会相关的宣传物料。

【抵达东京2.5小时】

又被分配到一个等候区,等待核酸检测结果,工作人员说这可能会要等上一两个小时,如果需要水,可以去旁边的小房间里取,但一次只能去一个人。

前排的人离开后,会有工作人员来擦拭座椅,消毒防疫。

在等待结果的宝贵时间里,记者已经开始工作码字了。

【抵达东京2小时】

记者被带到一个小隔间,东京的唾液检测就是在这一个一个的小隔间里进行,在里面会分到一个试管一样的容器,容器上面是一个漏斗,需要往里面吐唾液,而且他们要求一定要吐到一个黑色的刻度线,大概有两厘米的长度,由于我刚落地口干舌燥,花了一分钟吐了三四口才吐够,就在这时,我听到旁边有人就是吐不出来,边上的工作人员就一直在说这样不够,你要再吐。

而且他们可能已经预见到大家口干的情况,还很贴心地在每个隔间的墙上都贴了一张话梅和柠檬的照片,让大家望梅生津,但是这个方法其实并不管用。

由于这个过程不能拍照,大家只能脑补这个画面了。

【抵达东京1小时】
入境第二关。记者被带到一个都是座椅的地方,每个座椅上都贴着号码,每个人都要坐在这里,等着做核酸检测。可以看到大家坐的时候每把椅子之间隔着一定的社交距离。

这些都是在等待做核酸检测的来自中国的奥运报道记者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王建龙在等待核酸检测

【抵达东京】

北京时间7月21日18点左右,记者抵达东京。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终于从青岛抵达了东京成田机场,虽然在出境过海关的时候遇到了一点状况,但好歹是虚惊一场,终于顺利到达。东京美好的落日迎接我们,希望接下来的入境程序一切顺利。”

成田机场的夕阳

这趟航班坐满了人,但是关于奥运的相关的人员只有三四十个,这群人是被留到了最后才下飞机,一起到一条专用的通道去走入关程序。

入境第一关,奥组委让记者下载了一个手机应用,叫做OCHA,在上面填写好个人信息、入境信息以及停留时间等各种信息后,这个APP就会生成一个二维码,这是完成了第一关。

欢迎所有网友,根据栏目稿件,参与“一‘镜’到底 每日竞猜”积分制互动答题活动,类型丰富,只要参与,就有机会获奖。还等什么,赶紧扫码参与!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