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聚焦山区26县奔富路丨天台山窝里飞出一群“金凤凰”
聚焦山区26县奔富路丨天台山窝里飞出一群“金凤凰”

从空中俯瞰全省首个公寓式高山移民安置区天台幸福花苑社区。如今,住在幸福花苑的下山移民不少在当地上市公司工作,日子越过越幸福。

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哪怕现在,前往李白梦寐以求的天台,仍不容易。

从杭州出发,驶上一条穿山越岭的高速,耗时近3小时,方才抵达天台县城。

天台,我省山区26县之一,目前既未开通铁路,也无水路。但就是这样一座傍山而建的小城,却孕育出9家上市公司。

作为全县谋求高质量发展的中流砥柱,9家上市公司与神秀的天台山遥相呼应,成为天台共同富裕之路上的动人风景。

山城有个“上市生态”

今年5月6日上午9时30分,浙江大自然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天台第9家上市公司诞生。

这不是浙江大自然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夏永辉第一次到敲锣现场。在天台有个惯例,每当有企业上市,政府部门都会组织一批拟上市企业前往观摩。“感受氛围,并请上交所专家培训上市相关事项,推动更多企业上市。”天台县金融工作中心副主任茅晓敏道出缘由。

天台推动企业上市,始于2012年。这一年,距离全县第一家上市公司——浙江银轮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已过去5年,上市后,企业发展实现跃升,并带动浙江永贵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上市。

“上市对企业发展有好处,天台企业大都土生土长,相互之间联系密切,我们如果推一把,可以打开发展新局面。”茅晓敏说。

浙江金字机械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以浙就被“推了一把”。

4月1日,在外地出差的陈以浙风尘仆仆地赶回天台,参加高质量发展“英雄汇”。“企业正筹备上市事宜,这样的机会一次也不能错过。”对企业上市的新政策、新动向,他憋了一肚子问题。

看着兄弟企业通过上市融资拓展规模,陈以浙上市的愿望格外迫切。去年9月,金字机械完成股改,进入上市关键期。但几年前,陈以浙的观念并非如此。他觉得麻烦,一提上市就摆手。

“这是普遍问题,天台大多是家族企业,分股权放不下面子,必须从解放思想上下功夫。”茅晓敏说,为此,天台建立起一套推动企业上市的长效机制——每年一场大型企业上市培训会、每季度一次线下沙龙,随时随地释疑解惑、组织拟上市企业观摩敲钟、给予发展要素的倾斜支持……

政府搭台,上市公司现身说法成为有效途径。全程参与银轮机械上市的副董事长陈不非,成为不少企业上市的关键人物。

“家里兄弟一起打拼,如果有人想退了,怎么分资产?只有股改才能让资产分得清,这不是麻烦,是一劳永逸。”在一次沙龙上,他的话改变了陈以浙。

“我们作为天台首家上市公司,尝到了红利,也有责任带动其他企业。”陈不非说,发挥上市公司的协同作用是天台推动企业上市的关键点。据了解,2016年政府联合上市公司一同出资,成立天台民商投资中心,专门投资未上市的骨干企业,助推其迈出上市关键一步。

“做好上市大文章,关键在于坚定不移实施‘上市优先’战略,以‘企业办事不求人’的制度,为企业对接资本市场营造良好生态。”天台县委书记杨玲玲说。目前,天台已经形成了政府服务、企业协同的“上市生态”,“十四五”期间,天台将力争上市公司数量翻番。

一家上市公司就是一台引擎

培育上市公司不是目的,关键在于进入资本市场之后,能更好地集聚资源,实现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的同步提升,进而带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高质量发展是共同富裕的基础,9家上市公司已成为天台发展的最强引擎。随着数量提升和发展提速,2020年,天台上市公司工业产值占规模以上企业工业总产值的比例达到33.12%。

眼下,浙江天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募投项目正在加紧建设,项目共有三期,包括生产车间和总部大楼。作为一家主营轨道减振系统整体解决方案的企业,2017年,天铁上市后,正好遇到城市轨道交通市场的爆发期。“说是厚积薄发也好,无心插柳也好,在资本市场的加持下,我们把握住了风口。”天铁股份董事会秘书范薇薇说。2020年,天铁实业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24.75%,净利润较上年增长54.71%。无独有偶,刚刚上市的大自然户外也启动了首期募投项目,企业的产能与规模都将翻倍。

上市公司的发展辐射带动了一批中小企业。去年12月,上海国际先进轨道交通技术展览会上,由上市公司天铁实业、永贵电器、祥和实业领衔的“天台展区”大放异彩。

“在3家上市公司的联动下,天台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轨道交通产业集群,轨道、动车关键零部件、动车内饰都有涉及。”天台县经信局副局长石启红表示,除此之外,以银轮机械为核心,天台整合近40家配套企业,打造出国内首屈一指的热交换器生产高地。

上市公司走上发展快车道,不断释能。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如何培育更多的准上市公司,以及打破资源的约束。

“上一阶段,我们从规模出发选择企业,推动上市。目前规模较大的企业已完成上市或即将上市,接下来必须要在量大面广的后备力量中挑选种子选手。”据估算,在天台,年产值上亿元的企业超过50家,茅晓敏坦言,在新一轮甄别中,必须跳出唯“体量”的标准。

新兴产业和“隐形冠军”成为培育重点。在天台平桥镇一栋不起眼的大楼里,浙江瑞生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包下了一层,900多平方米面积,十多个员工,过去一年,这里创造出近亿元的产值。

“我们是国内唯一能够进行异常糖链蛋白监测的企业,技术适用于肿瘤早期筛查与风险评估,已与400多家医院开展合作。”瑞生医疗天台负责人周娇介绍,为保持技术领先,公司每年保持4000万元的研发投入。

像瑞生医疗这样“小而美”的企业就是天台典型的培育对象,既围绕我省三大科创高地,又是细分行业的佼佼者。

另一个问题是空间。随着上市公司数量和体量的急速提升,山区县的土地资源成为制约发展的重要因素。

“企业总是要往资源要素更加集中的地方发展、设立研发中心、建设生产基地,下一步,我们要发展好总部经济。”天台县发改局副局长丁忠超介绍,目前天台正在推进建设总部经济大厦,不仅为了留住天台县域内的上市公司,同样面向天台籍企业家在外创办的8家上市公司,“如果他们能回来,天台的发展又将迈上新台阶。”丁忠超说。

树荫之下更“和合”

“蛋糕”越做越大,但共同富裕不单单是经济问题。新征程上,天台下大力气培育的上市公司,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

“推动共同富裕,我们最基础的工作,是提供更多更稳定的就业岗位。”陈不非列举了一组数据,自2007年上市以来,银轮机械的员工数量从1200人增长到8000人,其中天台本地4500人。

家住幸福花苑的俞益军就是其中一员。作为全省首个公寓式高山移民安置区的居民,2003年,俞益军作为第一批移民搬迁下山,第二年便进入银轮机械工作,如今已是车间主任。

“以前是临时工,不稳定,就到企业试试,没想到一干就是17年。”银轮机械给了俞益军很大的惊喜,尤其是企业上市后,作为“老人”,他拿到不少股权激励。

同样的经历也发生在陈达荣和徐能平身上。2010年进入银轮机械后,他们工资翻番。

近几年,他们发现,回天台工作的本地年轻人越来越多,“以前他们都会选择去外地务工,现在不少去本地上市公司。”

去年8月,天台县人民医院天益基金会成立,这个由当地企业发起的基金会将长期致力于引进优质医疗资源、奖励医疗领域突出贡献,助力天台人的健康事业。在首期735万元的募资名单中,银轮机械、永贵电器、天成自控、祥和实业、天铁实业、圣达生物等上市公司赫然在列。

在天台县城东,由上市公司投资建造的表面处理中心已经完工,为全县表面处理企业提供了统一平台。表面处理中心的建设标准高于国家环保要求,不仅解决了表面处理中小企业的生存问题,还将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龙头企业,是天台现代化和合之城建设的核心力量,是天台迈向共同富裕的强劲动力,也是天台山脚下最美的风景。”杨玲玲表示,未来,全县上下将继续以破难攻坚的担当、科学精准的保障,全心全意支持企业上市、支持上市企业。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