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下个五年 谁会是浙江工业第一市?
涌金楼丨下个五年 谁会是浙江工业第一市?

无工不稳,无工不强。

浙江省11个设区市工业现状如何?面向“十四五”,它们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涌金君通过对“十三五”期间和今年前5月的各市工业数据做了比较分析,大致勾勒出了11市的工业“画像”,从中或许能看出一些端倪。

“双子星”的“较量”

都说工业是一座城市的底色。

作为浙江的“双子星”,杭甬两座万亿GDP城市,都有着不俗的工业实力。

今年前5月,杭州和宁波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分别为1511亿元和1856亿元,是浙江11市中唯二超千亿规模的。

宁波自不必说,它一直是国内工业重镇。借助宁波舟山港这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国内大石化、钢铁等临港重工业的布局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宁波的汽车及零部件、新材料、服装等新老产业上,均有着较强的竞争力。

杭州也有着深厚的制造底蕴,尤其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融合发展的新智造势头有点猛。

涌金君也随手翻阅了“十三五”期间两座城市的规上工业增加值数据——

2017年,杭甬分别为3205亿元和3267亿元;

2018年,分别为3405亿元和3731亿元;

2019年,分别为3531亿元和3991亿元;

2020年,虽然受到疫情冲击,两地工业仍保持增长,分别为3634亿元和4042亿元,宁波也成为全省唯一一个破4000亿元大关的城市。

通过数据不难发现,“十三五”期间,杭甬工业齐头并进,双双保持稳步增长。

不过,双方差距在逐渐扩大。2017年,双方相差62亿元,到了2018年,一下子增加到326亿元,2019年又进一步扩大至460亿元。特殊年份2020年,双方仍相差408亿元,差距仍在400亿元以上。

制造本色不褪,杭州还得加把劲。

当然,对杭甬而言,唱好“双城记”更令人期待。毕竟,单打独斗的城市竞争时代成为过去,抱团协作,形成强有力的城市群是趋势。杭甬有差距,更有合作的现实基础。毕竟杭州和宁波在产业上互补性很强。

城市之间,产业合作是最好的粘合剂。杭州数字经济首屈一指,宁波的制造基础雄厚。在当下数字经济与实体制造相互赋能的背景下,产业上的错位发展,使得双方携手共进,天时地利人和。

事实上,阿里、海康、中控等杭州数字经济龙头企业,已纷纷布局宁波,而宁波吉利整车也与杭州汽车零部件企业开展上下游配套协作。

杭甬双向同心,令人期待。

第二梯队中的“黑马”

和甬杭稳居一二一样,工业经济排名三四的嘉绍,位次也很固定。

很多人都知道,杭甬温稳居浙江各市GDP前三强。可在工业经济方面,嘉兴“探花”的地位一时难被撼动。

2019年,嘉兴市规上工业总产值达10346.7亿元,规上工业增加值2081亿元,分别突破万亿级大关和跨入2000亿行列。

截至2020年,浙江共有三座城市的规上工业总产值破万亿,即杭甬嘉。同时,甬杭嘉规上工业规模分别站在4000亿、3000亿和2000亿元的台阶上。

2020年疫情冲击之下,嘉兴规上工业增加值略微回落,但仍然保持2000亿元以上规模。且今年前5月,其规上工业增加值达到965亿元,全年保持2000亿元量级问题不大。

如果说杭甬作为浙江头部,有着先发优势,那么嘉兴凭什么?

其实,一马平川的嘉兴,产业基础并不弱,大企业也较多,也有一定港口优势。只是,产业结构比较传统。在嘉兴工业万亿产值中,纺织服装占了1500亿元,化学化纤占了2000亿元。

长三角一体化的春风,吹动了这片平原。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使之在承接长三角地区尤其是上海的产业转移方面,近水楼台先得月。

千载难逢的机遇,鼓舞了嘉兴的士气。去年嘉兴市高能级产业生态园建设动员大会上,嘉兴提出将举全市之力建设12个高能级产业生态园。力争到2025年底,高能级产业生态园的工业总产值突破万亿大关。

也就是说,五年再造一个“工业新嘉兴”。嘉兴“雄心”不小。

嘉兴的思路十分清晰——虽然规上工业总产值突破万亿元,但与杭州、宁波等地存在较大差距,于是用高能级平台来吸附高端资源,集聚高端产业,从而实现制造业跨越式发展。

而未来,嘉兴还将继续承接上海、杭州的溢出资源。

“后发者”的追赶

浙江11市,形成了非常明晰的工业经济梯队。

从2020年数据来看,全年规上工业增加值低于千亿的城市,为湖州、金华和舟衢丽。

其中,分列第七、第八的湖州、金华分别为978亿元和921亿元。二者已经十分接近千亿级别。

从今年前5个月的数据来看,时间未过半,湖州规上工业增加值已经达到504亿元,且对排名第六的台州穷追不舍。金华的势头也不差,前5月达到426亿元。

还有7个月时间,2021年湖州、金华能否双双破千亿,这个悬念留待涌金君日后揭晓。

最后来说说舟衢丽。

整个“十三五”期间,最大的变量非舟山莫属。2017年、2018年,舟山工业全省垫底;2019年超丽水,晋升一位;2020年超衢州,再晋一位。截至今年5月,格局未变。

其实,“后发者”舟山的逆袭故事,大家都很清楚了。大项目舟山绿色石化的落地、投产,让这座濒海小城焕发出了截然不同的气势。围绕这一项目,加上自贸区的赋能和港口优势,一条油气产业链正在这里崛起。

正如后发先至的故事并不鲜见一样,未来,舟山还将大不同。

衢州和丽水,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今年浙江提出山区26县跨越式高质量发展,26县中就包括了衢州和丽水两市的所辖县(市、区)。抓住这一机遇,走出自己的产业路径,并非没有希望。

近日,涌金君去了一趟衢州智造新城。在新城的高新片区,涌金君见到了一个现代化的产业园区。它的规格、布局、基础设施、产业能级,并不比先行地区差。

当地主政者颇为谦逊,话不多说,只和涌金君约定好,过两年再来看看。涌金君满怀期待,同一片土地会长出不同的风景。

工业是一个地区、一座城市发展的基石。不论是先发地区还是后发地区,筑牢自身核心基础产业,永不过时。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