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涌金楼丨这条金色通道 将给浙江带来什么?
涌金楼丨这条金色通道,将给浙江带来什么?

6月9日,浙江重磅发布《浙江省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十四五”规划》。

东向广阔大海,西拓欧亚大陆,一条义甬舟开放大通道,承载了浙江经济腾飞的梦想。

早在2016年,浙江就提出建设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如今,大通道建设步入“十四五”。未来五年,我们将看到一个怎样的开放大通道?

图片

“一带”“一路”无缝衔接

打开浙江地图,中部的义乌,是中欧班列新丝绸之路的起点;而东部的宁波是21世纪海上丝绸的起点,宁波舟山港则是货物吞吐量全球第一的沿海港口。

试想,这两个开放高地若能产生化学反应,会给浙江经济带来多强劲的助力?

事实上,浙江已早早地看准了这一点。

2015年,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063万标箱,首次超过香港港,成为全球第四大集装箱港口;货物吞吐量达8.9亿吨,蝉联全球港口首位。

义乌铁路口岸是当时浙江唯一获批的对外开放铁路口岸,中欧(义乌)班列实现常态化发展。

一切早已注定,于是也有了安排。

“2016年,浙江谋划建设开放强省,发展开放型经济。当时,宁波、舟山和义乌是‘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加上义乌陆港正谋划成为宁波舟山港的新港区,于是一切水到渠成了。”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告诉涌金君。

同时,两点之间,若将沿途的城镇、经济开发区、物流园区等串联起来,特别是对奉化、新昌、东阳、永康等市县来说,外向度可以进一步提高。

于是,浙江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呼之欲出。

当年10月,浙江省政府发布《浙江开放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指出要加快构建义甬舟和沿海两大开放通道,着力建设四大开放战略高地。

随后,浙江省发布《关于推进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的若干意见》,就加快义甬舟开放大平台建设,打造产业创新平台,推进开放大通道建设,建立大开放体制机制等方面提出若干具体意见。

2016年12月29日,西起金华、东至宁波的金甬铁路在宁波奉化正式开工,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全面启动。

五年里,这条大通道建设得怎么样?

“国际物流大通道基本建设,开放型经济水平持续提升,辐射带动能力持续增强。”省发改委副主任李军说。

——宁波舟山港吞吐量连续12年位居全球第一;义乌陆港完成年集装箱吞吐量200万标箱,超额完成规划目标;中欧班列(义新欧)2020年开行1399列,位居全国第四。

——海铁联运量分别是“十二五”末的5.9倍、1.3倍,海铁联运网络覆盖了全国15个省56个市。

——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赋权扩区取得重大突破,舟山片区成为全国唯一以油气全产业链为特色的自贸试验区。

……

若展开中国地图,还会发现,义甬舟开放大通道不但向西联通“丝绸之路经济带”,向东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间还勾连着长江经济带,直接串起了两大国家战略。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浙江这条金色通道的发展空间还会更大。

图片

交通先行“一通百通”

不久前,一架重达700吨的箱梁在架桥机的控制下,稳稳地落在了夏渠村大桥金华台12号墩上,标志着金甬铁路全线首榀箱梁成功架设,全线建设正式迈入架梁施工阶段。

这是一条备受关注的铁路。它西起金华西站,东接宁波枢纽,打通了宁波、舟山地区与内陆腹地联系的便捷通道,被外界称之为“义甬舟”大动脉。

很多人都好奇,为何每次提到义甬舟开放大通道,都绕不开路?事实上,建设开放大通道,顾名思义,首先就是要“修路搭桥”,建成一张综合立体交通网络,这才有助于构建浙江新的开放大格局。

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十四五”规划中,第一条重要任务就是高质量畅通“一轴多联”的综合交通通道。

涌金君看到,金甬铁路、宁波-舟山港六横公路大桥、甬舟铁路、甬舟高速复线、甬金衢上高速、甬金高速公路扩容、杭甬运河等交通项目,均在规划之中。

这些交通短板一旦补上,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从事玩具出口的金忠明最有发言权。他说,过去很多义乌出口货物主要依靠公路到港口,如果金甬铁路开通,从义乌到宁波舟山港的货运里程将比过去减少近80公里,不仅速度提升了,而且运输成本更低。

他的期待不无道理。2023年前,金甬铁路双层高箱集装箱示范线路将正式投入使用,降低集装箱铁路运输成本30%以上。

这还只是铁路方面,义甬舟开放大通道上规划中的,还有高速公路、航空、海运和内河航运,它们将一起构筑起大通道的立体交通网络。

对宁波舟山港来说,这样的交通通道越多,来自于内陆腹地的货物越发源源不断,进入世界一流强港的夙愿,才能越早实现。

“交通作为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行业,将着力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提升通道通行能力、枢纽能级和辐射效应。”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汪东杰透露了不少好消息。

他表示,围绕宁波—舟山,金华—义乌两大极核,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将支持宁波打造国际性综合枢纽城市,推进通苏嘉甬铁路建设,实施宁波机场四期工程;

建设义乌国际铁路枢纽场站,实施金华铁路枢纽改造提升工程,推进义乌机场和衢州机场迁建,加快衢州浙皖赣闽四省边际多式联运枢纽港建设等。

浙江海洋大学教授黄建钢告诉涌金君,要建设好大通道,最为迫切的便是义乌国际陆港与宁波舟山港这海陆两大“桥头堡”之间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补上交通短板,从而实现“一通百通”。

事实上,交通的动脉一旦打通,义甬舟开放型经济发展带上的产业、科创资源也将实现真正互联互通。

图片

“第六港区”来了

今年5月,一辆满载着100个标准箱太阳能光伏组件的班列在义乌西站鸣笛出发,驶往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这是义乌——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海铁联运班列开通发运的首趟班列。

义乌,不沿边、不靠海的世界小商品之都,如何深度融入全球经济?它如今有了新的选择——义乌国际陆港与宁波舟山港一体化发展,打造宁波舟山港“第六港区”。

这,正是义甬舟开放大通道谋划打造的最重要的一项标志性工程。

有人评价说,义乌开创了一条无海但有港区的物流大通道,通过宁波舟山港“第六港区”建设,将义乌商品与全球众多港口相通,实现了义乌的海港梦。

机遇往往留给有准备之人。疫情之下的全球集装箱出现流动短缺,这给宁波舟山港“第六港区”提供了一个赶超机遇:去年12月,义乌港正式接入宁波舟山港EDI(电子数据交换)数据,实现了与宁波港区之间的信息联动,包括船舶资料、船期信息的数据对接等。

“谁能掌握一手船期信息,集装箱进港、放行信息,谁就能变被动为主动。”一家义乌货代企业负责人告诉涌金君,他们准备在宁波舟山港设立办事处,专门查询港口集装箱信息和船期信息。

对此,金华市常务副市长林晓峰满怀期待。他说,要紧紧抓住宁波舟山港世界一流强港功能全面西向延伸的契机,深化金华-义乌港与宁波舟山港港务、关务、船务一体化发展,提升港口口岸功能,推进实现义乌进口商品指定口岸全牌照,全力支持义乌打造宁波舟山港“第六港区”。

如果说,宁波舟山港“第六港区”是一种加法的叠加效应。那么,义甬舟开放大通道还有可能借助“数字义甬舟”出现乘法效应。

“在十四五规划中,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将突出数字化引领,将数字化贯穿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的全过程、全领域,打造数字义甬舟。”李军透露,“数字义甬舟”会成为大通道建设的重大标志性成果。

那么,什么是“数字义甬舟”?

涌金君从规划中看到,“数字义甬舟”将聚焦数字交通、数字港口、数字物流、数字贸易等重点领域,积极探索智慧高速、数字港口、数字机场,率先推进“四港”联动物流数字化转型,加快建设数字贸易先行示范区。

借“数”起飞,且看义甬舟开放大通道风生水起。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