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实施这一国家战略 浙江为何频频跨省结盟?
区域经济观察员丨实施这一国家战略 浙江为何频频跨省结盟?

刚刚过去的5月,浙江自贸试验区很忙。

月初,和海南自贸港牵手,签下三个合作框架协议;

月底,和沪苏皖自贸试验区正式“结盟”,在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上签订《长三角自贸试验区一体化发展备忘录》。

这两个大动作,传递出一个清晰的信号:实施自贸试验区建设这项国家战略,浙江拿出了前所未有的开放姿态。

在自贸试验区这条竞争激烈的赛道上,浙江合纵连横,有何深意?

有了四个片区 为何还要跨省联动

去年9月,浙江自贸试验区在全国率先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扩区。

之后半年,浙江省委主要领导两次召开大会推进自贸试验区建设。

无论是三个新扩展区域的建设,还是扩展区域和舟山片区之间的联动发展,浙江都面临艰巨任务。

有这么多“规定动作”要完成,为何浙江还要大力推进跨省域联动这个“自选动作”?

涌金君认为,这首先要从当前全国自贸试验区建设的紧迫性说起——2013年始建自贸试验区至今,我国自贸试验区几乎一年一次扩容,总数已经达到21个。

自贸试验区队伍越来越大,各地取得的成绩也不少。但整体来说,改革仍呈现碎片化,尚未触及太多深层次制度性问题。

浙江省自贸发展中心主任任锦群告诉涌金君,仅仅靠一地的创新探索,迅速突破的难度较大。正因此,中央希望长三角地区做出表率,形成合力,尽快打开更深层次制度创新的局面。

基于此,联动发展成为浙江乃至长三角自贸试验区的新课题——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要求“深化沪苏浙皖自贸试验区联动发展”。

另一方面,从长三角自贸试验区的建设基础来看,联动的条件趋于成熟——

2018年,江苏自贸试验区成立;

2020年9月,随着安徽自贸试验区设立,自贸试验区在长三角地区已实现全覆盖。

2020年6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印发,对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作了全面部署和具体安排,浙江改革创新有了许多具体的对标对象。

“同时,随着浙江自贸试验区在全国率先扩区,与沪苏皖联动的空间也大幅拓宽。”浙江省商务厅自贸区处副处长李杨介绍,过去浙江自贸试验区的功能定位聚焦油气全产业链,由于领域过于集中、专业,许多改革经验难以再向外复制推广。

如今,扩区后的浙江自贸试验区形成了五大功能定位,新增了打造新型国际贸易中心、打造国际航运与物流枢纽、打造数字经济发展示范区以及打造先进制造业集聚区。

从功能定位来看,浙江和其他长三角自贸试验区以及海南自贸港既有重叠也有错位,具备联动发展的空间——

上海和浙江自贸区的定位更偏向金融、航运和商贸方面;

江苏侧重打造开放型经济发展先行区,注重实体经济创新发展和产业转型;

安徽自贸区则更偏向于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

而海南自贸港“一线放开、二线管住”,探索贸易、投资、跨境资金流动、人员进出、运输来往等自由便利化,更是与浙江自贸试验区的改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合作空间巨大。

上海海南为何也如此热衷联动

今年3月,上海自贸办副主任朱民到浙江调研,主题便是长三角自贸试验区联动。短短两个月后,长三角自贸试验区联盟便在上海成立。

5月底,长三角三省一市有关领导又签署了《长三角自贸试验区一体化发展备忘录》。值得注意的是,备忘录合作领域全面,且具有可操作性。例如,建设长三角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便是近期目标任务之一。

联动发展如此迅速,少不了“带头大哥”上海的大力推进。显然,上海自由贸易领域的改革也在不断自我加压,避免长三角在与京津冀、粤港澳的国内竞争中落了下风。

“带头大哥”干劲十足,加上浙江积极推进,自然联动成效显著。

去年10月,全国首单浙沪跨港区国际航行船舶供油试点业务在洋山港完成。今年3月,浙江与上海又进一步签订了保税船用燃料油一体化供应协议。

去年11月,上海期货交易所入股浙江国际油气中心,并于今年3月正式指派专业团队入驻。这也是上海自贸试验区与浙江自贸试验区,围绕共建长三角一体化油气交易市场开展股权合作,迈出的一大步。

再说回海南自贸港,作为全国唯一的自贸港,其政策优势得天独厚。但任锦群认为,它的短板也同样明显,迫切需要通过联动来补齐。

尤其是在产业基础和市场潜力方面,海南的发展需要借助外力。任锦群说,产业门类齐全、产业链相对完整的浙江乃至长三角,无疑是其最佳的合作伙伴之一。

如何精准对接海南、上海以及长三角其他地区的需求,处理好合作与竞争的关系,这是浙江自贸试验区实现更快、更好联动的关键。

以海南自贸港为例,浙江自贸试验区与其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尤其是,海南自贸港拥有的油品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政策,比浙江自贸试验区现有政策的开放度更高。

有人担心:自贸港的政策虹吸效应,会影响浙江自贸试验区进一步集聚油品贸易企业,做大做强油品贸易。

对此,浙江省商务研究院院长丁书锋认为,浙江不仅不应担心海南自贸港的竞争,而且还应该欢迎这样高质量的竞争对手进入赛道。

在油气领域改革先行一步的浙江自贸试验区舟山片区,已然成为国内第一、全球第八的加油港,并在去年还向全球第六、第七加油港发起有力冲击。

放眼全球,浙江自贸试验区舟山片区对标的是新加坡等第一方阵的加油港。丁书锋说,如今,海南自贸港通过更优的政策条件追赶上来,可以倒逼浙江加速改革。在你追我赶之中,中国加油港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将不断提升。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浙江应该好好琢磨海南以及沪苏皖需要些什么,打开门来建设自贸试验区,更好实现联动。

结盟之后 浙江自贸区能得到哪些助力?

《长三角自贸试验区联动发展合作备忘录》明确提出,上海、浙江、江苏、安徽将对需向国家汇报的重大事项和重要成果,联合上报。

“联合上报、争取获得更大赋权,这是自贸试验区(港)联动的一个关键。”浙江省自贸办有关负责人告诉涌金君,过去单个自贸试验区向上争取改革权限,往往周期较长、难度也较大。而如今,将多地的改革诉求汇总,再上报中央各部委,就更易形成合力,加快在关键领域获得突破。

让区域内的改革成果共享共通,这也是自贸试验区联动的一大要义。

据了解,目前全国21个自贸试验区的改革成果仅在各自区域内有效,并不能在自贸试验区之间被随意复制推广。自贸试验区联动发展,可以尝试在这方面获得一定突破。

该负责人建议,可以在获得中央赋权后,每季度或者每半年对区域内各自贸试验区的改革成果进行评估,尝试以负面清单的形式,明确可在区域内复制推广的改革试点经验。

以中资非五星旗船沿海捎带试点业务为例,2020年底浙江自贸试验区首次完成该项业务,但上海早在2014年就已启动同样的改革试点。由于权限问题,浙江只能在参照上海实践的基础上,再向中央争取政策突破。

这中间6年的时间差,或许可以通过自贸试验区之间的联动来补上。

再如,今年1月1日,海南FT(自由贸易)账户体系正式上线;此前,上海自贸试验区也早在2014年就落地了FT账户。而这也是浙江自贸试验区正在探索实践的一个重要改革领域。

在去年3月出台的《支持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油气全产业链开放发展的若干措施》中,第17条就明确,“支持浙江自贸试验区与上海自贸试验区联动发展。在浙江自贸试验区探索开展本外币合一账户试点”。

通过联动上海、海南,浙江希望能够在FT账户等方面加快获得突破,避免在改革路上再走“弯路”。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