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区域经济观察员丨举长三角之力,造车!
区域经济观察员丨举长三角之力,造车!

在5月27日举行的第三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层论坛上,长三角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等四大产业链联盟正式揭牌。

四大产业链就意味着有“四大盟主”。据涌金君了解,三省一市会采用轮值的形式来“执掌”联盟,而首期落在浙江的便是长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联盟。

事实上,早在几天前,联盟的部分成员就聚在杭州,在吉利的园区里开了一场联盟成立大会。

三省一市为什么要成立联盟?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构建上,长三角又为什么要奋勇争先?

01 联盟要干什么“大事”

其实,三省一市联合在一起,有一个雄心:合力打造汽车产业的全球先进制造集群。这既是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需要,也是长三角为产业创新发展筹谋的一件大事。

去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上强调:三省一市要集合科技力量,聚焦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尽早取得突破。

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达成共识:要共同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共同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和标志性产业链。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就这样走到了舞台中央。三省一市首批73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加入联盟,涉及电池、电机、车联网、软件等行业上中下游。

宁波杭州湾新区的吉利控股极氪工厂车间,技术人员正在查看机械臂自动抓取安装汽车电池包工序完成情况。(贺元凯 翁云骞 黄贲 摄)

成立大会上,浙江省经信厅相关负责人说,长三角地区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在步入从有到优的新时期,联盟的成立,是加强长三角地区新能源汽车产业交流与合作的一件大事、一件喜事。

为什么这么说?

《长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联盟章程》里提到,联盟的宗旨是联合三省一市资源的资源,打造长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生态圈。实现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和社会组织的资源共享、互利共赢,推进长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一体化发展。

长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联盟理事长单位名单

首届轮值理事长:

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李书福

理事长单位:

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省汽车工程学会

涌金君注意到,章程中尤其强调要把政府的顶层设计和产业链企业的基层战略结合起来,站在长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整体发展的高度去推动行业发展。

“汽车行业面临快速的电气化、新能源化等不可逆的趋势,当然也包括移动出行、自动驾驶,产业链数字化应用。”

吉利控股集团资深副总裁张爱群说,与联盟单位紧密携手,三省一市各联盟企业将重点开展电池、电机、电控、车联网、轻量化及安全技术、智能化车载电子等核心部件关键技术和新能源汽车整车技术开发和产业化落地。

这也意味着,对行业发展核心共性技术和“卡脖子”技术的协同研发将会是联盟最重要的目标之一。

除此之外,对整个产业趋势的跟踪、判断与规划,以及成员间的资源共享、人才互补、技术与产品合作,也都是联盟要创新的方向。

数据显示,目前长三角地区聚集了100多个年工业产值超过100亿元的产业园区,包括上汽集团、吉利集团、奇瑞集团、江淮集团等数千家大型企业。

在长三角集群的30个城市中,有超过14个城市已经拿到或规划有新能源汽车项目,涉及新能源汽车项目超过20个,累计计划产能超过300万辆,累计计划投资超过1000亿元。

02 长三角的制造雄心

长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联盟的制造雄心,绝非空穴来风。

作为我国汽车整车及零部件生产制造的聚集地,长三角地区的产业规模位居全国六大集群之首,去年产量约占全国总量的四分之一。

从上汽、吉利到在上海建厂的特斯拉,再到浙江的威马、合众以及技术“出身”的零跑、安徽的蔚来、江苏的理想ONE等……无论跨界还是平地起楼,长三角都拿出了实绩。

宁波杭州湾新区的吉利控股极氪工厂车间(贺元凯 翁云骞 黄贲 摄)

按照市场排名,目前新能源汽车头部新势力中,蔚来、小鹏、理想ONE排在前三位,其中两席都在长三角(理想ONE生产基地位于江苏常州)。

整车企业集结之外,强大的零部件配套能力更是长三角的明显特征。

这从一家新势力车企就能窥见:总部坐落于上海虹桥商务区的威马汽车,生产基地注册在浙江温州,近八成产业链供应商都在浙江。

威马汽车(视觉中国)

从市场氛围来看,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产业链合作早已自发形成,而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市场认知度和接受度也空前高涨。

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外共有115家整车、130个品牌、700多个车型在上海销售。

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今年4月底,上海市已有51万辆新能源汽车上路,占全国的8%、全球的4%,平均每月新增2万辆上牌新能源车辆。

而2021年前三个月,上海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已经相当于2019年全年的销售量。

“2020年上海生产的265万辆汽车中,新能源汽车达24万辆,我们估计五年后,上海本地新能源汽车的生产量会达到120万辆以上,产值达到3500亿元以上。”

更值得关注的是上海在智能网联汽车方面的超前布局。目前,上海市共有23家企业、155辆测试车每天在做路段测试和示范,集聚程度为全国最高,而上海市已经开放了243条道路和560公里的测试道路。

去年6月,国务院发布会上曾宣布海南从2030年起将不销售燃油车、全岛都将使用清洁能源。

长三角区域虽然尚不具备这样的全域示范能力,但上海已经提出,通过三年时间,在嘉定区实现460余平方公里范围内的测试道路全覆盖、全开放。

另一颗耀眼的明珠则是安徽。在《安徽省委关于制定“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里,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位列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

而在区域布局中,安徽省的规划中也明确,将大力支持合肥发展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阜阳要瞄准新能源电池,而安庆也要发展新能源汽车。

去年11月,安徽省合肥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其中明确,将支持江淮汽车、蔚来汽车、江淮大众、安凯客车、合肥长安、奇瑞(巢湖)等整车企业加强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建设,创新“车电分离”等商业模式,提升品牌国际竞争力,培育行业领军企业。

2021年4月7日,合肥,蔚来汽车第10万台量产车在江淮蔚来先进制造基地下线。(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合肥也提出将培育10-20家细分领域隐形冠军企业,提升产业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

涌金君梳理发现,上海、浙江和安徽都把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写入了“十四五”规划,但大家的角度不尽相同。

浙江的路径和安徽有些相似,把新能源及智能汽车产业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希望加快形成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

上海则更着眼于新基建,明确要在公共领域全面推广新能源汽车,推进充电桩、换电站、加氢站建设,倡导低碳绿色出行,加快构建与超大城市相适应的绿色交通体系。

03 小步不停 水烧不断

定位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全球先进制造集群,长三角有基础、更有“综合实力”。但要走向国际一流集群,锤炼产业链完整度和强韧性是必须的选择。

去年以来,汽车芯片的短缺暴露出了这条产业链的脆弱一面。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基础雄厚的长三角若能形成创新合力,势必会比单打独斗更有希望实现突破。

2021上海国际车展,蔚来概念车(视觉中国)

纵观整个长三角地区,新能源产业基础较为雄厚的是上海、浙江,安徽正在加速起跑,除了蔚来中国总部的落户,总投资60亿元的比亚迪新能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也已落在安徽蚌埠市经开区临港产业园。

江苏的底色在于其先进的制造能力,无锡、苏州、常州都是汽车零部件产业的聚集地。对江苏而言,目前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最大的短板在于缺少整车龙头企业。

也因此,江苏省工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热切期待联盟能带来项目式的合作,也希望参与到包括数字新基建等在内的协同创新中来。

再看浙江,除了出色的零部件配套能力,数字经济产业也是一张重要的发展底牌。

比如,从大华出来“二次创业”的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前五年就跟团队埋头做核心技术研发积累,直至2019年才开始推出产品。

虽然浙江的几家车企都暂列新势力的“第二梯队”,但稳扎稳打是它们的共同特征:无论威马还是零跑、合众,切入赛道后都忙于自建工厂、研发技术。

而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里,真正具有交付能力、且能够参与“排位赛”的车企,事实上凤毛麟角。

浙江省金华市新能源汽车小镇零跑汽车有限公司车间里,智能化新能源汽车生产线一片忙碌。(视觉中国)

在浙江大学教授、浙江省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俞小莉看来,新势力的最大优势是没有被原有的产业框架束缚,但整个行业要想“起势”,还是需要靠龙头企业牵引,走上规模化之路。

长三角区域范围内,包括上汽、吉利等在内的车企近年来也开始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拿出“老大哥”的先发优势。

“汽车产业发展处于重大转型期,其复合交叉需求也越来越明确。”俞小莉认为,联盟成立之后最难的任务就在于如何真正去落地。

比如产业人才问题。很具体的,长三角的汽车专业人才职称能否实现互认互通?或者,我们能不能以重大科技攻关课题为牵引,通过项目制等方式驱动、整合、培养更多高端专业技术人才?

“起步阶段,联盟不追求大而全,而是要做到小步不停步、温火烧开水、常烧水不断。”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对联盟的职责有更生动的描述。

一位上海车企的负责人认为,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支持正在进入新一轮换挡期,当前比较具有实操性的重点之一,应是聚焦产业发展的公共基础设施领域,比如,让形形色色的充电桩实现接口标准统一、搜索统一。

“关于哪里有充电桩,现在基本上都是局部企业在做自己的app,各家企业的接口也不尽相同,这其实造成了一种人为的市场割裂。”这位负责人告诉涌金君,企业和政府在联盟里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但主导力量应当是政府。

“这是一件光靠头部企业做不成的事情,三省一市的经信部门、工信部门一定要站在一条船上。”浙江省经信厅相关负责人说,以做强产业为最终导向,三省一市将寻找“最大公约数”——能在哪些事情上最大程度达成共识,就可以先行动起来。

切口可以很小,也应该很小,但追求“小而美”的背后,长三角新能源汽车有个积跬步、致千里的梦。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