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这是什么重大项目?让沪苏浙皖党政主要领导为其“站台”
区域经济观察员丨这是什么重大项目?让沪苏浙皖党政主要领导为其“站台”

更多阅读》》

九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沪苏浙皖党政主要领导共同“站台”

image.png

5月26日上午,江苏无锡,长三角一市三省联合举行重大项目开工仪式,拉开了2021年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的帷幕。

而本次集中开工的9个项目,清一色都是生态环保类项目。

究竟是怎样的重大环保项目,值得让沪苏浙皖四地党政主要领导为其开工“站台”?

翻看项目清单,涌金君发现,它们多数都跟太湖流域治理有关。

作为长江水系最下游的支流水系,太湖流域江湖相连,水系沟通,河网如织,湖泊棋布,面积更是横跨江苏、浙江、上海和安徽三省一市。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篇名为《为了太湖不再“倾斜”》的文章,曾引发人们对太湖两岸经济发展差距的广泛讨论。

如今,透过这一批新项目,“让太湖不再倾斜”有了新目标——让太湖流域治水同频共振,早日迎来水质好转的根本性拐点。

image.png

湖水变清了 蓝藻却依旧在

5月的太湖,烟波浩瀚,水天一色。如此美景,也难怪昔日晚唐诗人皮日休游玩太湖,会一口气赋诗二十首。

但让人烦恼的是,随着天气逐渐转暖,蓝藻问题正再次悄悄“浮出水面”。

在无锡贡湖湾湿地公园,涌金君看到,一艘艘加压控藻船正来回作业,一排排沿岸推流设施不断向外喷水,目的只有一个——防止蓝藻在岸边聚集。

位于太湖西北角的无锡,夏季处于下风向,一旦太湖蓝藻爆发,无锡就会沦为蓝藻聚集的重灾区。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07年太湖大面积爆发蓝藻,无锡全城自来水被污染。当时,无锡的生活用水、饮用水全面短缺,超市里的矿泉水一度被抢购一空。

“之后,无锡每年都要投入上千人力以及大量机械设备,打捞蓝藻。”无锡经济开发区华庄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毛培新告诉涌金君,每天清理出来的蓝藻,最多可达两三千吨。

不仅是无锡,处于太湖南岸的湖州等地,这两年也遭受了蓝藻侵扰。

最严重时,湖州湖面的蓝藻厚度曾达到几十公分。一瓶装满水的矿泉水丢在湖面上都不会沉下去。

image.png

也正是在那一年,“二轮治太”正式开启。相较1991年开始的第一轮治理,本轮太湖治理不再以防洪工程建设为主,而是将目标转向水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

通过城乡污水处理、工农业污染源治理、小流域综合治理和太湖蓝藻水华监测预警等举措,浙江湖州、江苏无锡、苏州等地的太湖沿线城市治理开始从水下走向岸上,渐渐地,太湖开始恢复本来面目。

这些年来,仅江苏无锡就累计投入上千亿元,太湖水质也因此有明显改善。毛培新介绍,当初他们这里的湖水是Ⅴ类水,现在改善到了Ⅳ类水质以上,局部区域达到Ⅲ类甚至Ⅱ类,水体透明度在70厘米以上。

在湖州,东苕溪、西苕溪入湖水质也常年维持在Ⅲ类以上。从去年的太湖流域杭嘉湖区域的监测断面数据来看,Ⅱ—Ⅲ类水质断面比例为93.2%,比2013年上升52.3个百分点,劣Ⅴ类水质断面全面消除。

但太湖治理尚未迎来根本性拐点,蓝藻问题依然年年困扰着沿线百姓。

image.png

太湖水为何这般难治

年年都治,为何太湖的蓝藻问题依然存在?

太湖流域治理并非一家之事。太湖流域面积行政区划分属江苏、浙江、上海和安徽三省一市,其中江苏占52.6%,浙江占32.8%,上海占14.0%,安徽占0.6%。

“太湖难治,最重要的一条原因是原水水质尚未彻底好转。”无锡市蓝藻治理办公室副主任张铮惠分析:

蓝藻打捞处置能力再强,它都始终偏重于末端治理;如果要根本性改善太湖水质,必须从源头发力,从入湖河道开始治理,从岸上生态修复着手。

问题表现在水里,但根子在岸上。

有关专家分析,太湖每年入水的总氮、总磷等指标,总量仍然超过太湖自身消纳能力。

即便“引江济太”工程每年为太湖“换水”约50%,但太湖北岸原水的Ⅳ类水质,依然“拖了后腿”。

“太湖流域沿线城市的迅速发展给水环境带来的压力不小。”太湖流域管理局有关专家跟涌金君分析:这些年,无锡、苏州、湖州等城市关停了数以千计太湖沿线的化工企业,但相较十几年前,周边许多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人口规模等都上了一个新台阶。

以无锡为例。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2020年当地常住人口较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增长了108万;与此同时,无锡的GDP总量也增长了足足一倍有余,2020年达到12370亿元。

有专家分析,在这样的发展节奏下,太湖水质能从Ⅴ类类水提高到Ⅳ类类水,已实属不易。2020年,太湖湖体氨氮、总氮、总磷较2008年分别下降80%、51%、10%。

image.png

然而太湖治理的边际效应逐渐显现。太湖如果仅是“一地治水”,治理难于上青天。突破口在一体化协同治水。

沿湖各个城市,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号角”下,成了联盟军。

今年3月,湖州治水办就通过江苏提供的卫星遥感数据,对聚集面积约4平方千米的“蓝藻”泛滥区域进行协同“围剿”。

共享的不仅是数据信息,两地间的人员、船只也实现了“共享”。

受季风影响,无锡和湖州爆发蓝藻的时间正好错位,一旦出现防控能力不足,上半年湖州就会把打捞船开往无锡、帮无锡打捞,下半年则反之。

近年来,太湖沿线城市达成联防联治的相关协议,共同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河湖生态治理格局。

去年的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上,湖州和无锡签署了关于建立太湖蓝藻防控协作机制合作协议,建立“十项机制”:统一规划、项目准入、联合执法、生态修复、信息共享、联合巡查、交叉检查等十项机制,通过共建共治,共同提升蓝藻防控水平。

“在协同合作机制下,湖州借鉴无锡的蓝藻治理模式,制定了蓝藻防控方案,并在沿湖设置围隔阻挡、藻水分离站,引进加压控藻船等装备,提升自身治理效能。”湖州市治水办副主任李涛说。

image.png

协同治水 共识越来越强烈 

透过此次长三角的集中开工项目清单,从更高层面推动长三角协同治水的生动实践已然展开。

在开工项目中,江苏正式启动太浦河共保联治先行工程,让浙江、上海等地拍手称赞。

西起太湖、东至黄浦江,流经沪苏浙两省一市的太浦河,一直备受外界关注。

“治理太浦河至关重要,它不仅是太湖洪水的主要下泄通道,更是下游嘉善、平湖、上海的饮用水地。”国家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教授级高工贾更华说。

但如此重要的水系却依然面临治理难题——上游要发展、下游要喝水,这本身就是一对矛盾。

image.png

沿着两省一市交界点逆流而上,太浦河上游江苏吴江段河道繁忙,两岸布满厂房;如果顺流而下,进入浙江嘉善段和上海青浦段,取而代之的则是大量树木和植被。

“沿线地区对太浦河的定位不同,对待环境问题的态度也不一样。”一位嘉善县基层干部告诉涌金君,上游关注防洪,下游在意水质,跨界水体治理就会遇到观念不统一、标准不一致等问题。

但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加速推进,沪苏浙对太浦河的态度正在发生转变。

这两年来,江苏吴江启动了一项环境治理工程——蓝带计划,腾退了大量太浦河周边的“散乱污”企业。同样地,浙江嘉善也先后取缔了近千家钢铁经营户。

贾更华说,为保障供水安全,太湖局会同两省一市有关部门,建立了太浦河水资源保护省际协作机制。一旦出现问题,大家不再相互指责,而是想着如何通过联保共治实现多赢。

如今,随着太浦河共保联治先行工程的启动,太浦河将迎来全新的面貌。

目前,在太浦河下游,华为青浦研发中心已经落户上海青浦区金泽镇,预计将吸引3万名科研人员入驻。

上海吴江和浙江嘉善正在共同规划太浦河沿岸腾退土地、共建现代产业园,将在产业转型上实现联动发展。

太浦河的共保联治也并非个案。

细看这批开工项目,上海开工的元荡堤防达标及生态岸线贯通工程、淀山湖岸线贯通及周边水系生态治理,浙江启动的祥符荡环境保护提升工程等,很多都涉及跨界水体。

这意味着,三省一市之间的共识越来越强烈,协商越来越频繁,实践也会越来越丰富。

image.png

在江苏和上海的交界处,有一片湖泊名为“元荡湖”。

站在新建的元荡慢行景观桥上,吴江区汾湖高新区建设局副局长胡迎东告诉涌金君,跨界搭桥早已达成共识,但双方审批需要的材料不同,连审批主体都找不到。

去年两地多部门携手,摸着石头过河,一步步建立起跨界多部门“融合建设”的体制机制。最终,元荡桥项目由苏州市委托上海市审批,按照最优标准报送材料。行政审批许可盖上海和苏州两个章,实现了共同审批、共同监管。

这一次启动的元荡堤防达标及生态岸线贯通工程,其实是去年基础上的二期项目,涉及整治的元荡岸线更长,开展水生态修复的面积更大。

联合治水走向纵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共振的频率,已空前强烈。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