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在高质量发展中实现共同富裕:浙江各地发展同步、服务同质、管理同化
在高质量发展中实现共同富裕:浙江各地发展同步、服务同质、管理同化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2020年,浙江城镇居民、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62699元、31930元,分别连续20年、36年居全国各省区首位;今年一季度,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1.85∶1。

“十四五”开局,浙江有了新目标。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要求,浙江要对标在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实现共同富裕的要求,率先探索建立先富带后富、推动共同富裕的目标体系、工作体系、政策体系、评价体系,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城与乡,唱和如一

橙黄的夯土墙、瓯越的吊脚楼,每到周末,位于丽水市莲都区的下南山村总会迎来客流高峰,42幢古民居供不应求。

但在5年前,这里还是个被废弃的古村落。为了让古村重焕生机,下南山对老屋修复后,以现有土地、房屋及设施的使用权作价出资,交由联众集团建设和运营“欢庭·下南山”民宿项目,年底收益按村集体30%、村民70%的比例分成。2020年,村集体收入37.68万元,村民人均收入3.2万余元。

这是浙江重塑城乡关系、唤醒农村沉睡资源的一个缩影。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八八战略”,其中一条为“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城乡协调发展优势,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

“八八战略”揭开了浙江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序幕:启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制定实施全国首个城乡一体化纲要,率先建立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率先实施差别化落户政策、率先推进城乡居民户籍登记制度改革。

行走在浙江,“让城市更向往”的乡村越来越多,项目、人才、资本不断向农村汇聚。2020年,浙江建成美丽乡村示范县11个、示范乡镇100个、特色精品村300个,农村人居环境测评全国第一。

在浙江,无论是省会杭州还是偏远的丽水山乡,基本做到了“发展同步,服务同质,管理同化”。2001年起,浙江建立起城乡一体化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和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2018年实现低保标准城乡一体化。目前,浙江农村社会保障覆盖率居全国之首。

伴随高质量发展进程,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不断深入。浙江“努力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省委十四届八次全会提出,到2035年,“共同富裕率先取得实质性重大进展”。

山与海,统筹协调

夜幕降临,丽水九龙国家湿地公园迎来观赏萤火虫的游人。自3月底首届赏萤季启幕以来,每天打卡的游客超千人,其中三成以上来自长三角地区。九龙湿地是丽水、宁波共建的省级生态旅游文化产业园,也是山海携手发展生态旅游的新探索。

“七山二水一分田”的浙江,山与海是触目可及的地理风貌。重重大山,从阻隔空间的壁垒变成发展生态旅游的支点,靠的是越念越有底气的“山海经”。

“八八战略”提出: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山海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海洋经济,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努力使海洋经济和欠发达地区的发展成为浙江经济新的增长点。山海协作,是浙江特色的区域协调发展路子。“山”指浙西南山区和舟山海岛等欠发达地区,“海”指沿海等发达地区。

丽水“问海借力”,将“出海口”搬到“家门口”。无水港是丽水搭建的公共物流平台,开辟了丽水往来宁波的海铁联运通道。以纳爱斯为例,该公司90%的出口货物通过海铁联运送往宁波舟山港,一年可节约陆路物流成本70余万元。

山海协作,为浙西南山区带来生机。青田与平湖合建“消薄飞地”,带动青田260余个经济薄弱村平均增收超5万元;景宁通过建立“飞柜”,让“景宁600”高山生态农特产品走出“深闺”;“丽水山耕”让山货乘风破浪进入中高端市场,农产品平均溢价率超30%。

截至目前,浙江省30个“消薄飞地”对2500多个村已返利2亿元以上;26个山区县内生动力明显增强,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均高于全省。

贫与富,均等共享

城乡统筹是因,均等共享是果。在浙江,低收入农户同步迈入高水平全面小康社会——截至2020年底,浙江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年家庭人均收入8000元以下情况、集体经济薄弱村“三个清零”。

消除贫困、共享幸福,浙江注重“帮”“扶”并进。“帮”主要为贫困群众解决生产生活短板,“扶”主要通过科技、人才资源激发贫困地区发展活力。

“有多少补助,帮扶干部扫一扫贴在门口的‘小康码’就知道了。”缙云县新建镇低收入农户陈建秋说。目前,“小康码”已覆盖全县低收入农户1.5万人,5000余名干部“一帮一”“一帮多”,实现智能识别、精准帮扶。

过去一年,浙江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为年人均收入8000元以下的农户落实帮扶计划;全省低保城乡同标,平均每人每月886元,位居全国省区第一;低收入农户医疗补充政策性保险实现全覆盖。去年,全省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14365元,增幅14%。

授人以渔,扶贫先扶智。在缙云的大街小巷,小小的烧饼从这里走向全球,为当地百姓增收22亿元;在青田的偏远乡镇,“稻鱼共生”实现一田多效,亩收入万元以上;在松阳、遂昌、景宁等地的山区茶园里,茶叶成了脱贫致富的“黄金叶”……

扬长补短、因地制宜,浙江脱贫攻坚走在全国前列:1997年,在全国率先消除贫困县;2007年,在全国率先消除贫困乡镇;2015年,26个欠发达县“摘帽”,全面消除家庭人均年收入4600元以下绝对贫困现象,成为全国首个较高水平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的省份。

大数据支撑“无证明城市”

日前,全国首个数字化事中事后监管中心在金华市上线,实现“互联网+监管”“互联网+处罚”“互联网+信用”全链条闭环管理。这是金华深化“无证明城市”改革扩面的最新成果。

金华是全国首个全面实施“无证明城市”的地级市。“无证明”即在金华市域范围内,凡是需要居民、企业自己去政府部门、公用事业单位、服务机构开具的证明,一律免提交。截至今年3月,全市累计取消证明4052项,群众免提交各类证明283.7万余件,改革满意率达99.99%。

在深圳工作的金华兰溪人叶国庆用手机登录“兰E办”,仅用时25分钟就拿到了老家开具的证明材料,不用专门返回兰溪。目前,80余项市域外办事证明事项都可在“兰E办”线上办理,惠及15万在外工作的兰溪籍人员。数据支撑,是变化的关键所在。

“依托数字化改革成果,金华织就了一张上连省级、下接县市、部门联通的数据共享网络。”金华市行政服务中心有关负责人说,去年全市数据查询共增加70项,其中市本级数据共享增加21项,数据查询率达32.8%。

“无证明”不等于“零证明”,而是通过直接取消、告知承诺、数据查验和部门核验4种方式来实现“无证明”办理。今年2月,金华以告知承诺为核心,在全省率先打造“承诺当场办、查询即刻办、核验限时办”的极简极速审批办事模式。在金华取消的4052项证明事项中,实施告知承诺制的事项占比达21.1%。

告知承诺不是一诺了之、放任不管。为解决“放管服”改革中如何“管”的问题,金华上线全国首个数字化事中事后监管中心,实现“互联网+监管”“互联网+处罚”“互联网+信用”全链条闭环管理,在深化“放管服”改革中形成了完整的工作体系。

金华市委书记陈龙表示,数字化事中事后监管中心将着力实现既“无事不扰”又“无处不在”的监管效果,激活金华高质量发展新引擎。今年一季度,金华市场主体总量达131.3万户、同比增长17.3%,其中企业41.2万户、个体户89.4万户,分别同比增长18.42%、16.99%,三项指标增幅均居浙江省第一。

信息化智能化“码”上见效

“儿子要结婚,想在村里家宴中心预订酒席,通过扫‘长兴码’直接预订成功,实现了办事不跑路。”湖州市长兴县吕山乡龙溪村村民刘水明说。

2020年,长兴在浙江省率先探索推进“最多扫一码”改革,通过“长兴码”将涉及乡村治理的所有应用程序进行整合,实现了数据互联共享、事项集成管理,推动村务治理便民高效。

“改革前,各部门在基层治理中相继推出了‘村务e点通’‘文明诚信码’‘解纷码’‘云上律师’等数字化项目,但‘七码八码’极为不便。”长兴县大数据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经过整合,群众只需通过“长兴码”完成一次实名认证,扫码后即可进入各功能模块,无需二次登录。

如今,吕山乡家家户户门口都张贴上了“长兴码”,村民通过扫码就能进行“一码服务”,还能看到最新的移风易俗通知,了解村级公开事务。截至目前,吕山乡已整合乡村治理和部分便民类信息化应用程序15个,归集共享39类9421条数据,户均安装率达86.5%,日活量达25%。

为全面推进移风易俗工作,今年初,吕山乡制定了“数字化”移风易俗工作方案,全乡9个行政村均成立“和治理事会”和移风易俗志愿服务队伍,走进农户、学校、集镇、企业开展移风易俗志愿服务宣传活动,利用农民信箱以及短信的方式提示村民树立文明新风。

在长兴县,智能化让垃圾分类“码”上见效。早上7点,在龙溪村智能垃圾收集站,村民正在刷卡排队丢垃圾。刷IC卡,按下按钮,把垃圾投入对应的垃圾桶,并由智能终端实时监控垃圾投放情况。“去年9月,我们村新建了数字化地埋式智能垃圾收集站,实现垃圾分类无桶化管理。村民已熟练掌握垃圾分类和投放方法,分类准确率大幅提升,这些在‘长兴码’都可以一目了然地体现。”龙溪村村干部钦红华说。

依托“长兴码”,群众、村级、政府三方数据实现互联互通,在方便村民生活的同时提高了办事效率。吕山乡党委副书记朱建康说,“长兴码”上线以来,已累计协同处置各类事件51件,事件平均办结时长缩短60%。

一路向前 乘势而上

“共同富裕示范区”为何花落浙江?国家发改委给出答案:浙江各项指标均走在全国前列,包括城乡差距、区域发展、富裕程度。

发达的民营经济是浙江走向共同富裕的“法宝”。改革开放后,浙江“千家万户搞家庭工业”,区域块状经济迅速成长,义乌的小商品、永康的五金、绍兴的轻纺……到1998年,浙江乡镇企业产值、销售收入、利税总额等重要经济指标均居全国首位。2020年,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分别连续20年、36年位列全国各省区首位,城乡居民收入比达到1.96,是全国最低的省份之一。

“八八战略”为浙江加快实现共同富裕提供了战略指引。“八八战略”是破解浙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先手棋。在“八八战略”指引下,浙江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三个跃变”:从经济大省向经济强省的跃变,从对内对外开放向深度融入全球的跃变,从总体小康向高水平全面小康的跃变。

为共同富裕探路是浙江作为“重要窗口”的必答题。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浙江时赋予浙江“努力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新目标新定位。成为“共同富裕示范区”,意味着浙江奋力建设“重要窗口”取得了重大标志性成果,争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省迈出了实质性步伐。

为什么是浙江?就应该是浙江。可以说,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既立足现实,又顺应时代;既一路向前,又乘势而上。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