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快评慢谈丨农民工之变折射时代之变
快评慢谈丨农民工之变折射时代之变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勾勒出目前这个从农村来到城市的群体现状。报告中披露的一些新趋势引发人们关注,比如总量出现微降、流动半径缩小、向第三产业聚集等等。农民工群体对职业和生活的期待,早已不是简单地停留在“进城挣钱,回乡生活”上。他们希望更深层地融入城市,在城市中能得到更高质量的个人发展。

不难发现,经过几十年发展,“农民工”这个名词的内涵早已发生了变化。第一代农民工,是在城乡二元结构相对明显的背景下进入城市的,他们进城务工的梦想大多只停留在“挣够了钱就回老家建房结婚,提升自己农耕生活的质量”上。

现在的许多乡村风景美丽、经济兴旺,城乡差别大大缩小,城乡人口已经出现双向流动。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外出农民工总量比上年减少466万人,这是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而在本省就业的农民工比重有所上升。现在离开乡村投奔城市的新一代农民工,大多立志扎根落户城市。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新生代农民工,他们对城市生活已经熟悉和适应,也有更强烈的意愿融入这片土地。他们更倾向于选择从事外卖骑手、快递员等服务行业工作,第三产业的触角能更为深入地嵌入城市生活,也能使他们获得更明显的融入感。交通马路四通八达、物流外卖配送到位……奋斗在城市每个角落、衣食住行各个环节的新一代农民工,大多希望通过努力在城市安家,让父母子女享受优质的教育和医疗。他们的诉求很“城市”:不再仅仅着眼解决温饱,更多地关注个人发展;不再仅仅看工资收入高低,也会综合考虑工作环境、福利保障、个人发展等,这提醒我们,解决制造业招工难也要切准关键点。

报告还显示,在外出的农民工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占16.5%,比上年提高1.7个百分点。这就提醒我们,在公共服务、职业技能培养上,要为他们创造更多施展拳脚的机会,对他们的个人发展多一些关注。比如,浙江通过各级工会组织推行“农民工学历与能力提升行动”,去年已助力1.5万余名农民工圆了大学梦。今年,还将拨出资金资助1.15万人接受大专以上学历继续教育,帮助2000名农民工实现高级工以上技能培训和晋级。让他们通过更加充分、更高质量的就业,成为拥有一技之长的高素质劳动者和释放内需潜力的中等收入群体,从而真正融入城市、落地生根。农民工带来的“红利”,不在数量而在质量。

新一代农民工不只是城市的建设者,也是城市生活的参与者。他们的生活方式也很“城市”:看电影,逛商场,去蹦迪,许多人还会买房。他们是流入城市的新鲜血液,是城市成长的基石,拥抱他们,让他们和城市一起成长。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