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里养/行李都顾不上收拾 上岛第一夜支老队员摸黑去干啥
行李都顾不上收拾 上岛第一夜支老队员摸黑去干啥

渔港的夜,静悄悄。这是来自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的护理员曹媛,上岛支老的第一个夜晚。白天跟着杭州市民政局领导走访慰问,晚饭匆匆扒了几口后,终于空了下来。曹媛没有回住所收拾行囊,她对一同前来支老的小伙伴周晨蕾说:“出去‘荡一圈’(杭州话‘逛一逛’)呀?”22岁的周晨蕾秒回:“好呀。”

嵊山岛的路很多上下坡,人们休息得早,街上特别安静,两个小姑娘的身影被昏暗的路灯拉得很长很长。她们没有去海边散步,而是“荡”到了嵊山镇中心敬老院。

一楼的几个房间都还亮着灯,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响。曹媛礼貌地敲了敲门。

“是谁呀?”78岁的周奶奶在里面问。53岁的护理员夏海芬来开了门。

曹媛告诉她们,自己是从杭州来的养老护理员,即将来院里做6个月的养老服务,今天先来“串串门”。

“欢迎欢迎!快进来坐。”夏海芬说,早听镇里的领导说会有专业护理员来帮忙,没想到真来了。

image.png

护理员曹媛与老人互动。

敬老院目前有12位老人,工作人员3位,之所以叫“工作人员”,是因为她们不仅做护理,还包括敬老院里的其他所有活,如做饭、打扫等。夏海芬告诉记者,每天忙就算了,最麻烦的是她们专业护理技能不够,照顾院里两位失能老人时,经常感到无助。

周奶奶就是其中一位失能老人,自幼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她,行动十分不便,只能在旁人搀扶下,小小地碎步移动。见老人想起身,曹媛忙上前帮忙,只见她一手搀扶老人手臂,一手撑在老人腋下胸口边的位置,五指散开,既稳又轻柔地将老人撑起。老人慢慢挪动脚步,曹媛鼓励她不要害怕,自己会在边上保护好她。

夏海芬也加入队伍,两人一边一个搀扶老人绕床走了一圈,期间,曹媛不时提醒夏海芬动作要领,她说对于周奶奶这类情况,要鼓励激发她们的行动能力,延缓失能情况的加重。

image.png

曹媛与当地护理员交流

“我们两个护理员能照顾的老人也就这么几个,但如果做好‘传帮带’,把专业技能教授给当地护理员,就可以辐射到当地所有有需要的老年人,这是支老行动的意义所在。”曹媛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慢慢来,手能撑就撑一下。”曹媛对周奶奶说起了新学的嵊泗话,她想试试老人是不是能听得懂。

奶奶忙摆手说:“听勿懂听勿懂。”曹媛腼腆地笑了:“那我还是说普通话吧,嵊泗话还没练好。”

在来海岛之前,支老的护理员自行开展了一次“头脑风暴”,大家一致认为,要深入了解当地养老服务存在的问题,获取海岛老人们心中的真实想法与需求,语言问题或许是第一个阻碍。上岛之前,福利中心领导就组织队员们学说嵊泗海岛话。

爷爷称呼“阿爷”,奶奶称呼“阿娘”,叔叔称呼“速速”,阿姨称呼“阿伊”,大伯称呼“阿爸”,大妈称呼“阿妈”。这些,曹媛已熟记于心。院里还精心整理了常用句,请了嵊泗电视台播音员录制了音频,用于练习,比如“您去过老年食堂吃过饭吗”“饭菜质量怎么样”“平时谁主要照顾你生活”“买菜烧饭有没有困难”。

曹媛每天跟着学,她甚至发现嵊泗话和杭州话有“异曲同工”之处——都喜欢用叠词。这次试说方言失败,曹媛说自己回去还要多多练习,这也是走近老人和当地护理员的一条捷径。

晚上9时,曹媛和小伙伴等老人入睡后,便回了住所。晚上的海风出奇得冷,曹媛紧了紧外套,说:“3个月内不能回一次家,明天得让家人寄点衣服过来。”

image.png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