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治/十年的“黑名单”终于去除了!
十年的“黑名单”终于去除了!

日前,一个朴实厚道的农民来到台州市路桥区桐屿街道,诉说自己“背黑名单十多年无法解除”的忧愁。街道调委会的调解员老吴热情地接待了他。

原来,这个农民叫葛某,是桐屿街道高峰村人,2005年底,其母亲周某遭遇一场车祸,致6级伤残,仅医疗费一项就花去10多万元。经路桥区交警大队认定:肇事者王某因违章驾驶负事故全部责任;又经路桥区人民法院判定:肇事者王某需赔偿周某各种损失20多万元。但是,王某总共只赔偿过5万元。

由于王某没有完全履行赔付义务,引发了一系列后果:先是医院向葛某及其兄弟出具了他们目前的欠费通知,可是葛某兄弟俩因经济困难,在支付了部分医疗费后只能向医院出具医疗费欠条。由于无力偿还,医院又把葛某兄弟俩告上法庭,变成了“黑名单”。

十几年来,纯朴厚道的葛某一直挂心着医疗费与黑名单的事。无奈,打工为主的他力不从心。最近几年他刻苦钻研种桃技术,收入略有提高,并憧憬着有资格贷款扩大种植规模,发家致富。但让葛某没有想到的是,“还钱去黑名单”却成了难题。

葛某想着支付所欠医疗费的一半,先去除自己的黑名单;但医院却要求医疗费全部付清,黑名单兄弟俩一起去除。

为此,去年年初以来,葛某一边找医院沟通,一边求兄弟配合,一边向其他相关部门求助,但努力过N次都没有结果。迫于无奈,这才想到来街道寻求解决。

听完葛某的叙说,调解员老吴非常同情,当场与某医院取得了联系。老吴一边向院方分析:这笔债务,是肇事者逃逸导致保险公司不支持理赔,及肇事者又不履行法院判决所致。作为医院实际上也是受害者,有权选择向葛某追讨。但葛某却也有权选择“认帐”或“不认帐”。因为,即使是普通的医疗欠费,“母债子还”也没有法律依据。葛某当初之所以认下这笔债务,完全是出于对肇事者的失望和对母亲的孝心。

老吴感慨地说:“葛某是个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普通农民,他能主动承担本来可以不用承担的债务,并努力履行,是一种值得提倡和宣扬的难能可贵的品行,我们为什么不给予理解和支持?”

经过沟通,院方当即表示:我们将同意葛某的要求。

当时,葛某对后续事情的处理还有一些顾虑,调解员老吴看出了他的心思,又对他说:医院、法院这边还有需要履行的手续,我会继续沟通、跟踪处理,你就放心好了。

很快,葛某的黑名单如愿消除,他与医院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也通过《人民调解协议书》的形式彻底消除:医院不再追究他的连带偿还责任。

日前,葛某特意来到街道表示感谢。他说:“我到法院也求助过,都说兄弟俩一起写了欠条是应当负连带责任的,我以为没有地方可以求助了,要背黑名单一辈子了。不曾想,让你们街道人民调解给解决了。非常感谢您吴师傅,也感谢政府,我心中这块石头总算放下了”!葛某一边说,一边将一面鲜红的锦旗送给桐屿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