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商/基金星势力丨九泰基金袁多武:“固收+”或更易平稳度过牛熊转换、风格切换阶段
基金星势力丨九泰基金袁多武:“固收+”或更易平稳度过牛熊转换、风格切换阶段

【导语】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断发展,中国基金业也正迎来发展的黄金时代。“新生代”基金经理纷纷亮相,成为不容忽视的生力军——银柿财经倾力打造“基金星势力”栏目,倾听市场的新声音。

【嘉宾简介】袁多武,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九泰基金战略投资部基金经理。拥有6年基金从业经历,3年实业从业经历。曾任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国际投资部业务主管,九泰基金高端装备行业总监,对大类资产配置、股票策略、个股研究均有深刻认识。2015年加入九泰基金,曾任产业投资部先进制造行业组执行投资总监、科技创新投资部高端装备行业执行总监、投资经理。研究经历覆盖自上而下宏观策略、自下而上个股精选。现任九泰聚鑫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经理,九泰基金宏观策略团队负责人。


记者:欢迎九泰基金袁多武做客银柿财经联合同花顺打造的访谈栏目《基金星势力》,您能先分享一下自己的从业经历吗?

袁多武:我研究生毕业后做了三年新能源实业投资,2015年5月加入九泰基金担任产业投资部先进制造行业组执行投资总监、科技创新投资部高端装备行业执行总监、投资经理等职位,从2020年开始做基金产品的投资。目前我主要管理一只混合型基金,是一款以“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产品。


记者:从研究到现在的具体操盘实践,您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袁多武:我最大感受是来自外界的关注。投资人不仅关注一个季度、半年及一年的收益率,也关注短暂几个交易日内,或者说一周、一个月内的收益率波动。

投资者对基金经理提出了要求,需要基金经理对市场、对其所持有的资产,无论是股票或债券,都有一个细致、紧密的跟踪。基金投资不仅仅是做闭门的学术性研究,可以不管市场现状,还要讲究一定的策略。即在研究清楚各只股票后,思考如何构造组合,以建成一个完整的系统,再根据市场环境作出应用。我觉得这是纯粹的学术性选股研究与基金市场投资工作最大的不同。


记者:近期很多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出现大幅回撤,您怎么看待抱团现象?

袁多武:基金经理在市场上可能主要是以下是三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完全迎合市场。市场如果是抱团玩法,就去抱团,无论标的被高估或者低估,抑或已泡沫化。

第二种选择,特立独行,坚持自我,不去管市场主流是抱团还是其他。举个例子,某些基金经理就只选质地差些,但股价便宜的公司, 讲究性价比。这种做法如果成功了,可能会给投资者创造价值;如果做得不好,其实就是一种顽固思维,甚至是错误策略的体现。

第三种选择,是在坚持自我的同时,适度地迎合市场。基金经理们可能清楚某些标的是被高估的,或者某些抱团股票存在泡沫,但是从历史上看几乎没有人可以准确判断出趋势持续的强度和时间,也就很难踩准精确的拐点。因此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策略,是坚持一套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去选择对的公司,同时与市场主流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若即若离的好处就在于提升投资者的投资体验,市场上涨的时候能跟住,市场下跌的时候会跌得很少。

如果选股策略太特立独行,或者说是完全地抱团,这两种途径下投资者最终的投资体验都会极其差。我的观点是不要与泡沫共舞,要与泡沫拉开适当距离,但是又不完全离开,而是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


记者:您能分享一下自己的投资理念吗?

袁多武:我的投资理念,一句话总结就是以“自下而上”的选股和以“自上而下”的宏观策略相结合。

第一个方面是自下而上的选股,主要遵循“在好的行业里选好的公司,在企业价格低估的时候买入并持有”。

这是典型的价值投资理念,也是主流的投资方法。即综合考虑企业的护城河、竞争力、商业模式、成长性、财务报表、管理层能力,以选出一个好行业里的好公司,并在价格适当或者低估的情况下买入并持有。这种自下而上的选股方法,是不少基金经理共通的地方,也是比较成熟的投资体系。

第二个方面是自上而下的宏观策略,这点可能是我跟市场上绝大部分人不太一样的地方。我会比较讲究在股票仓位里保有一定的机动仓位,以根据市场及宏观环境的变化进行调节。

举几个例子,当流动性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会考虑持有的资产类别是否要转换。当经济基本面发生改变,比如经济开始恢复,或者货币数据、信贷数据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会考虑如何动态地将宏观变化调节到大类资产配置和具体行业里面,是否要增加或降低债券的久期,是否要加重或减少在某些行业股票的布局,也就是说用一定的机动仓位根据市场环境变化做动态调节。

这两个方面是我理解的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策略体系、选股方法。这种方法的优点是总体会偏向于价值成长,同时回撤幅度会控制得比较好。最终实现效果是可以平滑或者相对平缓地渡过市场的牛熊转换和风格切换。


记者:您比较看重仓位的调整?

袁多武:不是这样,我是极少动仓位,只有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才需要动仓位。我指的机动仓位是指股票部分内部的行业结构和风格结构,比如说价值板块和成长板块的配比,大盘风格和小盘风格的配比。一只基金的风格是偏进攻一点还是偏防御一点,实际上也是通过内部结构调整实现的。


记者:您对今年资本市场走向有什么判断?

袁多武:春节以后整个市场出现了大幅度、快速度的下跌。我主要从两个方面去判断市场:

第一方面是找到下跌的原因,才能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

我觉得下跌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市场基于对金融环境和宏观环境的判断,对流动性收紧的担忧,这是本质性的原因。二是交易的拥挤程度特别严重。就如大家讨论的抱团股,由于买卖的是同样的资产,且部分股票具备泡沫化特征,一旦出现卖方,就容易造成踩踏。可以这么说,这次大幅下跌的深层次原因是大家对宏观流动性收紧的担忧,直接原因是交易过于拥挤,过于抱团。

第二方面是展望未来,就整个市场来说,再来一次大幅下跌的动能和力量应该是不足的,我觉得未来可能是一个震荡市。为什么会是震荡市?首先,经济基本面不至于有很明显的衰退,仍旧处于复苏过程当中。其次,流动性或者利率是跟随经济周期变化的,它是一个结果,并不是直接收紧流动性或直接提高利率,而是经济好了之后利率才会一步一步提。再次,中美之间的利率存在利差问题,二者间有一层汇率作为一个缓冲垫。最后,很多核心资产的泡沫已被挤掉了30%左右,虽然大部分仍处于偏贵的状态,但还是有核心资产可能已经回到了比较合理的估值。

所以从这几方面去讲,目前来看,今年大概率不至于是一个熊市,而是一个震荡市,会是经济复苏叠加流动性收紧这两种力量互相博弈结果的体现,也就是比较拉锯。


记者:今年适合进攻还是防守?

袁多武:应该这么说,今年并不是熊市,估计是个震荡市。策略正确的话能够赚钱,但策略失败的话就会亏钱。今年的基金行业可能有一半会出现亏损,还有一半是赚钱的。今年赚钱的地方可能是经济复苏相关的板块和低估值的板块,也就是顺周期板块、价值板块。而做一般的消费、医药、科技相关的板块,也就是成长板块,同时又估值过高的话,大概率会亏钱。


记者:您今年相对看好哪些板块呢?

袁多武:我主要看好两个板块。第一个是受益于利率上行的金融板块,包括银行。第二个是受益于经济复苏的板块,比如一些中游机械制造业,还有一些化工、有色、建材这种材料性行业。我认为今年的主要行情,一个是金融,一个是顺周期。

当然,还有一个板块是景气度可能持续的成长股,通过高增长去消化估值,比如军工、光伏、新能源车等。由于这类股票的估值较高,投资的难度加大了,需要紧密的跟踪产业。


记者:您认为“固收+”类的产品,它的优势和劣势主要是什么?是否更易应对市场波动?

袁多武:“固收+”产品的劣势是收益不够极致。对于追求高收益的投资者而言,可能并不适合。但是收益都存在风险,很多长期看收益率非常高的产品,它的波动也是巨大的。投资者往往会在高点的时候去购买这样的产品,很有可能遭遇大幅回撤。“固收+”的产品,从结构上看,最大的优势在于波动比较低,风险收益比非常高。我们行业里面有个专业的词叫做夏普比率,“固收+”产品的夏普比率远远高于一般的权益类基金。夏普比率是指承受一单位的风险或波动所带来的回报。换句话说“固收+”产品不需要你择时,任何时点买入,可能持有相当短的一段时间后大概率都是赚钱的。极端情况下,哪怕你在其最高点买入,可能三个月内就创新高了,不像有的基金高点入场后,可能三年才能回本挣钱,甚至三年都回不来。

由于“固收+”产品的增长是一条低波动且向上的曲线,而不是剧烈波动的曲线,所以它对投资者而言,持有的体验会比较好。一旦买了“固收+”的产品,很少有赎回现象,不像一般的权益类基金赎回很严重。

“固收+”产品赎回少,从结果上来看,是产品特性决定的,它并非是一个简单的股债类混合产品。投资者会发现它虽然不能做到每天都在赚钱,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去看都是赚钱的,即使出现极端下跌情况,仍有很大可能过几个月之后又能恢复上行。同时,“固收+”产品在最极端情况下回撤幅度也会很小。

“固收+”产品波动低、夏普比率高、持有体验好,深层次原因是由其产品投资策略决定的:首先“固收+”产品收益来源是多元的,一部分来源于股票,其股票仓位是在10%到40%之间,一部分来源于固收债券,还有一部分来自于一些无风险的套利,包括定增套利、打新套利等。由于来源的多元化,它的波动性及风险天然就会降低。在很多时候股和债之间还形成对冲风险的效应,比如2018年经济很差的时候,股市是大熊市,而债市是大牛市,这样就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对冲,最后投资的效果是比较好。其次“固收+”产品在股票选择上更加稳健,追求适应市场、对冲市场,讲究宏观策略及大类资产配置因素,能较为平滑地度过牛熊转换、风格切换的阶段。最后形成的结果是其股票部分波动也比较低。

收益来源多元化以及股票部分讲究低波动,最终使得“固收+”产品整体波动率比较低,夏普比率很高,这是它最大的优势。


记者:您提到“固收+”产品并非简单的股债混合产品,能讲讲“并非简单”的具体内涵吗?

袁多武:简单的股债类混合产品,一般的理解就是一部分固收债券,一部分股票。因为债券的收益率比较低,投资者希望通过股票去博收益。博收益的过程就会鼓励去冒险,可能会买一些质地不好的公司,买一些波动性巨大的股票。还有一种简单的股债混合产品,其在股票的选择上不关注宏观策略,完全自下而上选股,这类产品没办法平稳过渡牛熊转换、风格切换。

并非一个简单的股债混合,核心内涵在于两点,首先从观念上看,它的目标是做一个绝对收益产品,其次是把控制波动和回撤放在第一位。

在这样的原则指导下,选股上会倾向于稳健增长的公司,把波动巨大、基本面特别差或估值非常高的股票天然地排除掉。同时,会用一定的机动仓位来做宏观策略选股,以适应市场,适应风格切换和牛熊转换。只有提前做好预案,才能在市场变化过程中做好应对,不至于错得离谱。


记者:您在选股上有什么偏好吗?偏向于现金流稳定的,还是盈利能力目前一般但成长空间大的企业呢?

袁多武:我对两种企业应该说都比较青睐。巴菲特的核心理论中有一个是护城河。有些企业是已经建立好了护城河,因此它的竞争力很强、现金流很好。还有一些企业是正在以烧钱、赊账、扩产能、招员工等各种方式建设护城河,当它们建立好护城河之后,也会表现出很好的现金流等财务特征,对于这类企业可能需要前瞻性地去研究。比如一些新能源行业的公司,我觉得本质是相通的,无非是这个企业所处于的阶段是已经建立好、还是正在建立护城河。我个人相对而言可能更加偏好于建立得差不多的。

 

风险提示:本材料内容仅反映被采访人于本材料发出当日的看法,材料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对投资者的任何投资建议或投资承诺,也不代表被采访人所管理产品过去及未来的持仓,被采访人可在未加通知的情况下对任何内容进行更改,未经九泰基金以及被采访人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转载被采访人回复内容,不得采取片面截取、曲解或类似方式对被采访人回复内容进行处理。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基金的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对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投资者在做出投资决策之前,请仔细阅读《基金合同》、《基金招募说明书》和《产品资料概要》等产品法律文件以详细了解产品信息,并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在了解产品情况及销售适当性意见的基础上,理性判断并谨慎做出投资决策。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基金销售机构及相关机构不对基金投资收益做出任何承诺或保证。

相关专题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