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居/仙居:93岁老党员徐立深的不老初心
仙居:93岁老党员徐立深的不老初心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呀呼嘿嘿一个呀嘿......”今年93岁高龄的徐立深老人,虽然年老体弱,讲话思路不再清晰,但只要革命歌曲的旋律响起,他总能跟着旋律准确唱出歌词,让人肃然起敬。

4月30日下午,笔者跟随县直机关党工委退休干部杨总灯一行,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前往南下干部徐立深家里采访。徐立深,男,1928年8月生,江苏赣榆人,17岁参加革命,18岁入党,1949年6月南下,亲历了仙居县解放战争,1985年离休。

现已93岁高龄的徐立深,是仙居解放初南下干部中唯一健在的老同志。徐立深居住在东门城墙巷56号,虽只有一层高的楼房,但屋内摆设整洁。走进徐立深的卧室,映入眼帘的是墙上挂满了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照片,待我们说明来意后,徐立深从沙发上坐起来,很高兴地配合我们采访。

由于年事已高,他对于革命往事的回忆只是停留在片断里,不断地用带有江苏话的口音自言自语道:“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我们说想听听他唱的革命歌曲,他深思了一会儿,然后在手势的配合下开始唱起歌来。没想到他对《解放区的天》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些歌词记得如此准确,而且反复唱给我们听,脸上还带着自豪的笑容。

93岁的徐立深老人,给人最初的印象是,头发白了,额角的皱纹很深,记忆力有所下降,说话带有浓重的江苏口音。他的儿子徐河说,虽然70多年过去了,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但岁月的印痕仍深深地刻在老父亲徐立深的心中。

仙居解放前夕,中共括苍中心县委领导下开辟的根据地、游击区,已控制了全县60%以上地域,对仙居县城形成了一道弧形包围圈。但国民党政府利用仙居群山环绕的地形,也建立了所谓的“游击根据地”,企图负隅顽抗。

徐立深说,1949年5月下旬,与仙居毗邻的天台、东阳、永嘉、缙云、临海、黄岩等县相继解放,至此,仙居作为台州最后一个尚未解放的县,已陷入四面楚歌之中。

1949年6月22日,徐立深随大军南下,来到仙居县委驻地上张乡,分管组织、农会和青年联合会工作,并组织工会、民兵、妇女联合会,开展对敌斗争。

“南下时,有个细节,我想告诉你。”徐立深说,他18岁入党,母亲也是个老党员,曾在抗战时期任乡妇救会主任。但为了严守秘密,母子之间谁都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是党员。直到徐立深要南下,组织来调查时,母子俩才知道彼此都是“党的人”。

1949年7月初,我军准备攻打仙居县城。3日,为了全歼驻城匪徒,剿匪部队抵达临海双港后,采取声东击西战术,佯装进军天台西南山区,暗中翻越大雷山,于4日下午抵达仙居三井寺,并兵分两路包围县城。5日拂晓,我军发起总攻。战斗开始时,盘踞城内的敌人凭借城墙顽抗,而驻在城外的敌军则已觉察到我军主力已经到达,立即下令弃城西逃。5日晨,仙居县城宣告解放。

仙居县城解放那天,徐立深没有直接参加战斗,他在谷岙至李宅交界的一个山头上站岗放哨。徐立深说,大概十来天后,他接到上级通知,让他到县城去开会。“那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我现在还记得,先是讲了台州和全中国的解放形势,接着部署剿匪任务。部队首长还要求我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继续发动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

那次会议对徐立深的一生有着很大影响。他说,在此后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工作中,他都遵循党的干部“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原则,遇到困难就发动群众,充分依靠群众,群众成为他解决困难、破解矛盾的力量源泉。

说起第一次到仙居县城开会,徐立深至今记忆犹新。他说,他是从小南门城墙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城里的。当时,街道十分狭窄,地上坑坑洼洼,两旁的房屋破破烂烂,他心里还在嘀咕:县城怎么会如此“差劲”?

“仙居解放70多年,各方面变化太大了,说都说不清。我自己也一样,一步一个脚印走来,越走道路越宽广,日子越甘甜。”徐立深说,他曾先后担任过田市、下各区委书记,县供销总社负责人,县工业部长和县委常委、农委主任等职。

徐立深自从南下后,很少回老家。他爱上了仙居,在仙居成家立业、工作直到离休。“我把毕生心血献给了这片神山秀水,与仙居结下了难解的情缘。”

采访接近尾声时,徐立深的妻子胡英桃告诉记者,虽然年迈记忆力减退,但只要提起共产党三个字,老伴徐立深总会喃喃自语:“共产党真好,共产党为人民服务,我为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而骄傲”。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