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台州/这位台州人 在上海音乐厅拉响台州弦音
这位台州人 在上海音乐厅拉响台州弦音

5月4日晚,第37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胡途」半生-张觉平胡琴独奏音乐会在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成功举行。





张觉平,台州黄岩人,作为台州市民乐团团长兼指挥和台州市张觉平名家工作室领衔人,他勤耕细研胡琴演奏51载,桃李芳菲。演出足迹遍及德国、奥地利、日本、荷兰、瑞士、波兰、葡萄牙、巴西、埃及、澳大利亚等五大洲多个国家与地区。


张觉平曾7次参加全国性胡琴演奏大赛,7次获得大赛的冠军,被誉为“胡琴大赛七冠王”。「胡途」半生,可谓是他演奏生涯的真实写照。

音乐会期间,张觉平带来了二胡独奏《爱情》、板胡独奏《花梆子》、京胡独奏《夜深沉》等。青年指挥家陈瑱璇细腻丰富的指挥和浙江民族乐团的精彩伴奏,赢得了现场观众雷鸣般的掌声。



张觉平身着中山装,演绎了一首首动人心弦的乐曲。只见他左手揉弦翻飞灵动,右手运弓张弛有度。返场《霍拉舞曲》,张觉平采用了“内外弦双跳弓”的独特演奏技法,使观众久久不愿离去。




张觉平之子张旋,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现任台州市二胡学会会长。作为音乐会的演奏嘉宾,他演奏了一曲《楚颂》,时而凄美,时而激昂的旋律,令人如痴如醉。



莅临本次音乐会的领导和专家有:上海音乐学院党委常委、统战部长史寅、宣传部副部长肖阳,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名誉会长顾冠仁、中国音协二胡学会副会长王永德、著名作曲家周成龙、彭正元、琵琶演奏家范慧英、上海民族乐团二胡首席段皑皑,台州市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吕振兴、台州市文联主席茅玉芬等。

著名二胡演奏家王永德教授评价:“昨晚的演奏十分精彩!胡途半辈,成绩斐然!励志大叔,名符其实!其实就其艺术而言,没有业余与专业之分!而只有职业与非职业之分!就体制而言只有公办与民办之分!所以我们应该是二胡同事啦!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单位做着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工作!以后我们要多联系,力争在有生之年为胡琴艺术的再铸辉煌做点实事!”

著名作曲家周成龙表示:“热烈祝贺,音乐会极其成功!每首乐曲都很好,尤其今晚的乐队配合很贴切,指挥也辛苦啦!你们带给上海爱乐者一场高水平的,同时又是极富经典的音乐会。这样的音乐会很久没有出现了,真的非常感谢你、还有浙江的同行们!”

本次音乐会主办单位:浙江省音乐家协会、中共台州市委宣传部、台州市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台州市文联、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政府;承办单位:台州市音乐家协会、台州市文化馆、中共黄岩区委宣传部、黄岩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黄岩区文联、台州市张觉平名家工作室、台州市民乐团、台州市黄岩风华国乐团;执行单位:上海多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张觉平的二胡人生


1 张觉平的一头长发,是他外形最明显的标识。二胡拉到忘情时,他晃起脑袋,发梢便会随之飘扬。

“为什么要留长发?”许多人打趣着问张觉平。他的解释是,常年在舞台上演出,留一头长发,“能让我有一种自己是艺术家的感觉”。

2019年,这位“长发艺术家”携带着“老伙计”二胡,登上了央视舞台。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器乐电视大赛决赛中,张觉平以一首《洪湖主题随想曲》技惊四座,一举夺得非职业拉弦组冠军。评委这样评价:“张先生的表演堪称完美。”


其实早在2012年,张觉平就曾在相同的比赛(当时叫做“中央电视台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赛”)上获得非职业拉弦组第一名,被主持人称为“励志大叔”。

时隔七年再度竞演,主持人问:“既然已经得过第一,为什么还来?”张觉平笑着回答:“运动员们即便拿了世界冠军,也不断地参加比赛,突破自我。我们音乐圈的人应该向他们学习,这次参加比赛,我更多是在享受这个舞台。”

2 张觉平,1957年生,黄岩人。关于他和二胡的情缘,还得从他12岁那年说起。

当时,张觉平寄宿在宁海舅舅家中。一日放学回家,他见有位陌生客人来访,这位客人提着一把二胡,即兴拉了几段,悠扬婉转的声音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耳朵。

“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音乐?”二胡曲子带给张觉平非常愉悦的内心体验。不光是他,家里的一众孩子都围了上去,大家都想试试这个乐器。

众所周知,二胡对门外汉而言是有门槛的。孩子们用弓胡乱搓弦,声音像“杀猪”般刺耳。张觉平在一旁看着,脑袋中回忆那位客人拉弦时的姿势。轮到他时,他照着模样运弓拉弦,竟然拉出了好听的音符。

“这孩子很有天分。”客人赞许道。也正是这句不经意的夸奖,改变了张觉平的一生。

回到黄岩后,张觉平拿着压岁钱跑到百货公司,买了人生中第一把二胡,花了1元8角3分。至此,他开始了学琴的生涯。


初学时,在黄岩街上凡听到二胡声,他就登门求教;凡是会拉二胡的人,都是他的师父。母亲也支持张觉平学琴,陪儿子几乎跑遍了整个黄岩城区。

1969年,舟山嵊泗宣传队来黄岩做为期两个月的巡演,队里有位叫李伐一(后恢复原名“李佛裔”)的乐手,二胡演奏技艺高超。“即便是以现在的眼光看,他的水平都是很高的。”张觉平回忆道。那两个月,宣传队跑到哪,他就跟到哪。李伐一在上面演奏,他在台下紧盯着,空闲时,李老师会指点他一二。可以说,李伐一是张觉平的二胡启蒙老师。

1970年,张觉平被黄岩越剧团的负责人相中,成为剧团的一员。他每天着了魔似的练琴,并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我要成为二胡演奏家。”

3 乐器演奏,全凭手活,其中的窍门,光听光看未必能明白,需要有高人手把手指导。

19岁那年,张觉平前往杭州参加国庆汇演的选拔赛,虽遗憾落选,却认识了比赛评委沈凤泉——浙江省二胡演奏界的领军人物。

张觉平把沈凤泉称作学二胡道路上的“第一位专业老师”,多亏了他的点拨,自己才能在二胡独奏上前进一大步。

“那会儿,我在书店里买了一本藏族歌曲《金珠玛米赞》的曲谱,拿回家拉了一遍,觉得很难听,心想,这样的曲谱也能上架吗?我就去求助沈凤泉老师。”张觉平说,“沈老师拿着谱子,拉了一遍,特别好听,仿佛跟我拉的是两首曲子,我很惊讶,为什么会这样?”

原来,沈凤泉在演奏时,用到了揉弦技巧。在乐句适当的地方加上适当的揉弦,会让音乐更加生动、有表现力。具体到《金珠玛米赞》里,就有五种揉弦技巧。沈凤泉将乐谱逐步分解,把揉弦的方法一点点示范给张觉平看,并演示怎样找到手的最佳动作。

“我突然有种顿悟的感觉,仿佛眼前一扇大门打开了。”张觉平很快将揉弦技巧融会贯通,应用到其他曲子中。回到黄岩越剧团,他给团员们露了几手,大伙都很惊讶:去了趟杭州,怎么变化这么大?


与沈凤泉学习了一段时间,恰逢浙江歌舞团招人,张觉平以一首《豫北叙事歌》成功入选,但因他所在的剧团极力挽留,最终未能成行。1979年,张觉平报考上海音乐学院,通过初试,却在复试折戟。这两件事,都被他引以为此生之憾。

虽未进高等院校,但黄岩越剧团把张觉平介绍给上海音乐学院教授、著名二胡演奏家吴之珉。跟着吴老师学习,不用交学费,只需提两篮黄岩蜜橘即可。辅导之余,吴之珉有时会带几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到家中,让他们听张觉平拉琴,并评价道:“小县城来的年轻人,在二胡上有这般造诣,值得你们学习。”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张觉平经浙江歌舞团三弦演奏家姜水林推荐,被“二胡皇后”闵惠芬收为弟子。“两位‘殿堂级’艺术家不仅传授给我技巧,更让我的演奏整体水准和对音乐的感知有了质的飞跃。”张觉平说。

吴、闵的家都在上海,张觉平跟着他们各学了三个多月,白天去老师家,晚上住地下室。到了深夜,常有治安人员查房。一回生两回熟,这些治安人员与张觉平成了老朋友,来查房时,会打趣道:“你怎么还在啊?”

4 有梦想,并为之毕生追寻,这是件幸运的事。只是其中过程,必然伴随着日复一日的枯燥与乏味。

张觉平说,自己懂得不多,唯痴心于二胡,一日不拉,便手痒、心慌。每日至少两个小时习练,是他给自己定下的规矩。即便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调出剧团,到与音乐不相干的单位上班,也一直恪守着这个规矩。


“没人催我练琴,也没有一个承诺说,练琴会有什么好处,这就是我的兴趣爱好,仅此而已。”张觉平说。

当然,英雄也并非无用武之地。一方面,张觉平依旧在参加本地的、外地的文艺演出;另一方面,他带出了数以千计的学生,其中有不少考上各大音乐学院的本科、研究生,这其中就包括他的儿子张旋,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如今也成为了一名二胡演奏家。


到了2000年以后,张觉平厚积薄发,开始了输出阶段,他频频参赛,并斩获佳绩。

2003年,他获得首届全国二胡业余选手大赛冠军;2005年,获得“中录杯”北京二胡国际邀请赛业余成人组一等奖;2011年,获得“北京国际音乐节”二胡邀请赛业余成人组第一名;2012年,获得中央电视台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赛非职业拉弦组第一名;2013年,获得“敦煌杯”二胡独奏比赛成人组冠军;2018年,获得国际网络二胡大赛成人组第一名。加上今年8月2日获得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器乐电视大赛非职业拉弦组冠军,他已获得了七个国际、国内二胡比赛的冠军。

多年的沉淀,也让他对二胡有了自己独特的理解。“一位优秀的二胡演奏家,要能精准地掌握演奏风格,一首曲子,是哪个民族的,表达了什么样的情绪,要对它有感知,并用乐器把音乐精准地表达出来。”张觉平说,在二胡演奏技术上,由于地域特征影响,北方人一般擅长右手运弓,南方人的左手比较灵巧,“我认为两者都要抓,不能偏重于单只手的技术,我也一直这么跟学生强调。”

5 2005年到2007年,张觉平受浙江民乐团邀请,参加各种国内、国际的大型演出,这期间,他走遍了五大洲,并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

其间,张觉平萌生出一个念头:何不组建“台州民乐团”,用民族乐器奏响台州声音?

从浙江民乐团回来后,他立即邀请了40位台州各县(市、区)民族乐器演奏的顶尖高手,组建成立了公益性质的台州民乐团。张觉平本人担任该乐团的团长兼指挥。该乐团自成立以来,曾获得浙江省“香溢杯”第七届民乐大赛金奖、上海国际艺术节“长三角”地区业余民乐团邀请赛金奖。2010年,该乐团参加上海世博会演出,获得巨大成功。


张觉平今年64岁,对于演奏家而言,已经算是“高龄”。但张觉平似乎不服老,他给自己定了两个小目标:一是要拿十个冠军;二是在70岁那年,举办一场独奏音乐会。

“实现这两个小目标,我认为不难,先把它们实现了,再去想更远的事。”张觉平说,“比如到了70岁,我会考虑在80岁时,还能办一场独奏音乐会。”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用艺术把生命延长,是张觉平一生的追求。


(原标题:《励志大叔张觉平,在上海音乐厅拉响台州弦音》,编辑:张丹萍。)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