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艺天/多位学者齐聚杭州,元明间高僧华克勤写经《佛说无量寿经册》重回故里
多位学者齐聚杭州,元明间高僧华克勤写经《佛说无量寿经册》重回故里

5月5日,“元明间高僧华克勤写经《佛说无量寿经册》学术沙龙”现身杭州。

学术沙龙现场.jpg

学术沙龙现场

学术沙龙特别邀请首都图书馆原馆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古籍保护协会副会长倪晓建;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研究馆员,中国殿版古籍研究家翁连溪;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佛教资源与研究中心主任、东京大学日本学术振兴会外国人特别研究员、哈佛大学南亚学系合作研究员(哈佛燕京学社)何欢欢;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佛学研究》编辑部主任能仁法师;中国美术学院博士、苏州博物馆研究员潘文勰;艺术史博士、书画鉴定学者颜晓军;萧山图书馆馆长孙勤七位嘉宾,以永乐春拍即将重磅亮相的元明间高僧华克勤写经《佛说无量寿经册》为主题,进行学术沙龙与探讨,沙龙由在艺科技及云杪文化创始人谢晓冬主持。

学术沙龙嘉宾合影3.jpg

学术沙龙嘉宾合影

从僧人到封疆大吏

元明间高僧华克勤的传奇人生

克勤无逸(1321-1397),俗姓华,明绍兴萧山(今杭州萧山)人,天台宗讲僧,天台宗澄性湛堂的法裔,师从杭州集庆教寺原璞法师。

大明洪武五年(1372),朱元璋第四次向日本国派出使团以交涉沿海“倭寇”问题。这次使团主使的身份颇为特殊,乃是皇帝钧旨特选的两位佛教高僧——克勤无逸和仲猷祖阐。

据《明太祖实录》、宋濂等人提供的史料和当时使团在日通信等资料,使团于当年四月二十八日抵达日本博多(今福冈),博多原属南朝怀良亲王,本已建立联系,但此时已被北朝占领,使团一行遂被北朝扣留于圣福寺。

嘉宾现场观看展品.jpg

嘉宾现场观看展品2.jpg

嘉宾现场观看展品

使团的主使克勤无逸给延历寺的天台座主尊道入道法亲王写去一封密信,之后这封信被转给北朝室町幕府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使团方获自由。

此次的任务相当艰巨,当时日本处于南北朝混战时期,情况特别复杂,稍有不慎,还会有性命之虞。正是在前途未卜的过程中,此次的主使高僧克勤无逸,五月驻锡京都东福寺时,发愿书写了《无量寿佛经》,以求“顺心除障,不辱使命”:

东渡降谕,被涛斩浪。适怀良去政,怠颁圣诏。弟子克勤,笃续友好。势殊事异,亦弗夺使志。恐前途欠顺,遂发心书写。所冀诸佛答报,顺心除障,不辱使命;伏望仗佛法力,降诸吉祥于我朝:使国泰民安,四方咸宁,四恩禳灾,净土无极。大明洪武五年岁次壬子五月十七吉日记于东福寺。

洪武七年(1374)五月,历尽艰辛、漂泊海外两年多,无逸一行顺利从博多返航,历时五天回到舟山。六月底,抵达南京,参见朱元璋汇报出使日本的经过。

朱元璋极为满意,诏赐祖阐和克勤每人白金一百两、绢帛两匹,其他随行者也赏赐白金、绢帛不等,并称:“勤,一沙门尔,乃能不辱君命如此,学孔子者,未能或之先也”,可见其评价之高。随后无逸回乡省亲之际,宋濂也为这位方外之友作序,亦盛称其推仁及物之德与临危制变之智。无逸随即因朱元璋鼓励儒僧参政而奉命还俗,由“无逸”更名“华克勤”,自此踏入仕途,直至官任封疆、造福一方,成为明初儒僧参政的典型人物。

一代高僧手迹重磅面世

研究明初中日外交史第一手资料

0144.jpg

在明初外交史上,无逸高僧使团这次出使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向为学界所重视。如其所采取的特殊方式,早在明末清初,潜心于佛教研究的一代文宗钱谦益考证此事时,即有“日本之崇佛自唐巳然,临济一宗流传最盛,圣祖遣僧化导,有微权焉”之论。

目前,中日学术界对这段历史事实都很关注。无逸所写《无量寿佛经册》的出现,有确切的时间记录:“洪武五年岁次壬子五月十七吉日”,为这段外交史的研究定下了明确的时间坐标,是第一手史料。

从历史研究的角度而言,《佛说无量寿经册》有助于了解明代后来“海禁”政策的背景和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方式,成为再现明初中日外交史第一手资料。

秘藏日本多年保存完好

再现明代写经书法传统

此套《佛说无量寿经册》品相完好,一品二册,卷上、卷下分装,开本大方,装潢考究,封面为明黄织锦合包而成,折枝花纹错落有致,正中贴镶边经签,系宋代以来典型的经折装样式。

JA820-1.jpg

JA820-2.jpg

JA820-3.jpg

JA820-110.jpg

JA820-113.jpg

JA820-114.jpg

JA820-115.jpg

JA820-116.jpg

无逸《佛说无量寿经》的价值,可概括为以下三点:

其一是书写者的珍贵身份。中国古代写经存世最早的是西晋元康六年(298)所写佛经残卷,现藏日本。南北朝时期写经随佛教兴盛而流行,至隋唐极盛,敦煌写经卷子本是大宗。但流传于世者多数是职业经生所写,确凿为高僧大德所写者则非常少见——清初王士祯《居易录》记载潘耒游天台,曾见到过天台宗宗师智者大师手写的《方等陀罗尼经》残卷第四卷,笔法精劲,神采奕奕,但不知是否还存于世间。

此《佛说无量寿经》为完璧大册,其书写者无逸,在当时佛教界以书写经义而出名。一代高僧的手迹如今能完好地保存下来,实属幸运。

其二是书法价值。无逸《佛说无量寿经》,铅画界栏、疏行密字,天头地脚比例协调。单折5行、行17字,书风明显取法颜体小字为主,略参传统写经笔法之行意,大小介于《多宝塔》与小字《麻姑》之间。全经字数统计共17324个字,虽卷帙浩繁,却字字不苟,可见其学志精深之概。此册运笔沉着,法度谨严;墨法匀美,古香袭人。

其三是此本写经的稀有性。自宋代版刻流行以来,佛教典籍如一般书籍一样多赖刻本以传,而手书佛经传世者则极少——即使在日本也一样。《佛说无量寿经》在字体上、章法上、愿文题写格式及装潢样式上,皆一依古法,气象庄严。明初书风多受赵孟頫笼罩的背景下,无逸写经的回归,使我们看到佛教内部有着强大的传统,也使我们看到了书法史在帖学盛行时代所具有的多样性面貌。

它为日本京都东福寺旧藏,即其写好后长期供奉于该寺之内,现存木制书箱题名下尚有“东福寺献纳宝物”字样,其珍视之程度,可见一斑。

从艺术收藏的角度而言,《佛说无量寿经册》对于我们了解六朝隋唐以来特别是明代写经书法传统,也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另悉,元明间高僧华克勤写经《佛说无量寿经册》将于5月16日-21日亮相北京四季酒店永乐2021年春拍现场。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