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特等奖!自称“杂牌军”的这位浙大老师这样让课堂有趣起来
特等奖!自称“杂牌军”的这位浙大老师这样让课堂有趣起来

步伐敏捷轻快,眉眼灵动活泼,张口即是逻辑缜密的临床疾病诊治思路和一个接一个的典型病例。一举拿下2020年浙江大学青年教师教学竞赛决赛特等奖的医学院老师王杰炜,还是浙大一院的一名医生。

谈起参加青年教师教学竞赛的感受,王杰炜还是直呼“可紧张了”,她说:“那天比赛结束我回去看手表,全程心率都在180!”

01 承扬带教传统

因为非专业教职出生,所以王杰炜自称“杂牌军”。那么她是如何成为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老师的?“老师以前怎么教我的,我潜移默化学到一些,再结合我读书时的一点小技巧,把它们一起传递给大家。”她说,一路走来,每位老师都对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她仍然记得,进到科室学习时,季峰老师、陈春晓老师为他们讲解黄疸待查的病例过程。虽然只是一个病人的教学查房,但他们从最基本的病理生理基础开始,讲解病人可行的治疗手段,再谈到目前的国际研究进程,就像“一本行走的内科学教科书”,用王杰炜的话说“把整个知识点都串联起来,重点突出又生动形象”。

此次决赛中,王杰炜也承袭了这一带教“传统”。

她讲解的是消化道出血的诊治。首先,她用“五个核心问题”引出消化道出血的诊断思路,进而对病情抽丝剥茧。

之后,她用具体的案例逐步引导,根据病人的病情有无生命体征的危险,来判断最开始的处理。她引导学生结合“核心五问”详细分析、鉴别诊断、找准病因、对症下药,培养学生面对消化道出血的临床思维和诊治能力。

整个课程中,她也结合自己学习过程的实际经验,时不时穿插一些有趣的口诀,让内容变得活泼生动,她说:“因为医学背诵内容多,我自己是个黄鱼脑袋记不牢,就会编些口诀,希望这些也能帮助同学们记忆。”

02 传递人文关怀

学医并不是王杰炜的第一志向。她说:“我自幼胆子小,看人体标本就心惊胆颤,所以一直很抗拒学医,小时理想是当名外交官。”

2003年正值高考,遇到SARS肆虐。她的母亲是一名护士,毅然报名前往前线,母亲说:“把病人治好送出院,那种喜悦比世上所有的糖都甜。”也是那一刻,她冲动地把第一志愿从北外改成了浙大医学院。

医学院有临床见习实习,可以到每个科室观摩学习。轮转至消化内科时,她观摩了厉有名教授在日常胃镜检查中发现一例胃早癌,并做了内镜下治疗。厉有名教授边治疗边讲解,还告诉学生们“内科医生也很重要,因为发现一例早癌,等于挽救一个家庭”。因为这句话,她坚定地选择了消化内科。

正式成为医生后,王杰炜依然不时想起读书时呼吸科王雪芬老师的授课:“王老师上课不仅讲理论,还会讲讲病人的故事,很多时候并非医疗技术问题,而让当时还没接触临床的我们,去了解病人的心理、想一想人文关怀。”

疫情期间王杰炜在急诊室轮转,当时来了一位遭遇身心重创的病人。她独自一人,头痛得厉害、走路都有些困难,所以王杰炜带她去输液室治疗的时候很担心,和一起当班的俞亮医生跑去关心了好几次。

两天后,急诊室意外收到满满十几杯奶茶,还附有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这封信正是来自那位病人,当遇到了王杰炜医生和俞亮医生,感到生活中又有了一盏明灯,有人在关心她,她感到很温暖,所以她来感谢医生们,希望把这份温暖传递下去。

王杰炜说:“现在课程要求的人文关怀和课程思政,其实当年我们的老师早早就开始传授了。当时我们还比较迷蒙,但耳濡目染已有感触,到今日,就按老师当年怎么教的,我们默默地去做好。”

03 接续赤诚之心

追溯到在浙大医学院读书时,一位临床诊断学老师的课堂令她感触颇深:“王友赤老师讲课声情并茂。我们当年读书还在湖滨校区,什么课件都没有,他就手写板书,随手就能画一个很好看的示意图。学听诊,有些老师是放录音的,王老师不一样,他自己演给我们听,活灵活现、至今难忘。”

她表示,老师们以一颗赤诚之心对待学生,凭借授课的“软条件”弥补了当年硬件设施的匮乏,调动学生积极性、启发学习热情。

这两个学期,王杰炜在带教2015级临床医学八年制同学的PBL课程(problem based learning,以问题为导向学习)。一个班级大概七八名同学,通过小班化教学的方式,由一位临床医生担任导师。导师和学生们围坐在一起,围绕实际的案例来讨论并认识疾病。

医学院2015级本科生张迅说:“虽然王老师是消化科的医生,但她上课准备很充分,在其他科问题上的理解也很深入,有时候也让我很惊讶。当时就让我觉得,一位优秀的医生就应该像王老师这样。”

“我觉得这次获奖,不是我个人的功劳,要感谢我的老师们,把一身本领都教给了我们。”王杰炜说。

就像她在教学反思中写的:教学不是平地起高楼的凭空创造,也不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一劳永逸,而是一脉相承的发扬与传承。

(原标题《特等奖!看浙大教学新兵如何让课堂有趣起来?》。编辑 樊成友)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