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杭州/为何唯奋斗最青春?五四青年节杭州这群年轻人有话对你说
为何唯奋斗最青春?五四青年节杭州这群年轻人有话对你说

 

青年有梦,国家有望。

不久前,由共青团杭州市委等多家单位联合发起的“恰百年风华·正青春”宣讲团选拔大赛火热开启,558位青年报名参与。

他们中,有一线建设者,有公益志愿者,还有返乡创业者……讲党史、说城事、谈奋斗。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我们一起来听听其中4位青年的心声,看他们如何以梦为马,在奋斗中绽放青春的光芒。

 

陈柳:做新时代的“放牛娃”

大家好,我叫陈柳,是一个90后的“放牛娃”,来自美丽的临安清凉峰镇大鹄村。

在我们那儿有一种特别小的牛,叫马啸小狗牛。因为小农机的普及,已经很多年都没人养了,我当时就觉得特别可惜,想着是不是能把小狗牛做成一个产业,农户可以多一份收入。

所以,我毅然辞去了宁波的外贸工作,回到了农村,那年我24岁。刚回来的时候,其实挺孤单的,做农业的人少,女孩子更少。

第一年我们造了两个牛舍,从农户手里收了100头牛,信心满满准备大干一场。万万没想到,却迎来了一场暴雨,去往牛场三公里的路全部被冲毁,牛舍全部浸没在水里,牛群出现流鼻涕现象。我们急坏了,以为是口蹄疫,做好了全部扑杀的准备。畜牧兽医局帮我们做了检测,幸好牛只是感冒了。

这让我意识到养殖技术对养殖业来说太重要了。于是,我们花了三年的时间,研究出了一套科学可复制的养殖技术,毫无保留地分享给了跟着我们养牛的53个农户。目前,我们带领农户养殖马啸小狗牛总量已经超过两千头。

之后,我们一直在研究,为什么日本的牛肉这么贵,一斤牛肉可以卖到三四千块钱,而我们只能卖几十块钱一斤,他们到底好在哪里?

我们引进了安格斯牛,开始做杂交,但是屡试屡败。前年农博会,我们生意异常火爆,那天那头牛特别奇怪,有雪花纹,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小狗牛雪花肉研发成功了。

我们跟客户的关系跟朋友一样,小狗牛每年都涨价,都是客户们提的。他们不仅买我们牛肉,还想去我们那玩。我跟他们说:“农场条件实在太差了,没有电没有信号,路是泥路,不好意思让你们来。”

大家想来玩的愿望还是很强烈,这也萌发了我做民宿的念头。经过三年的努力,今年我们的民宿终于要开业了,欢迎大家来吃牛肉!

大家现在在说马啸小狗牛,马啸小黄牛,而不是仅仅在说我陈柳。这让我很高兴,因为我们推的是产品,打造的是品牌。我相信我们的新农人,会把中国农业越做越好!

 

翁慧雯:扎根基层的青春有点甜

我叫翁慧雯,我是一名师范生,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

2019年,大学刚毕业的我作为选调生来到桐庐县桐君街道梅蓉村,至今与这片土地相伴已经500多天了。

初来乍到时,我听不懂方言,更不知道乡村工作如何下手。这样的场面,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那时,是村里的前辈带着我一个网格一个网格地去熟悉,走遍了村里的每一个角落,我也开始学起了梅蓉腔调。

来到这里,我常听人说起梅蓉精神,可什么是梅蓉精神,我一开始并没有弄明白,直至我见到他——周炳林。

早年的梅蓉还是一片只能种杂粮的沙洲,旱涝灾害频发,全村人都吃不饱饭。1976年,和我现在24岁一样年纪的周炳林,远赴海南向袁隆平团队学习繁育杂交水稻技术。

经过7个多月的风吹日晒和日夜奋斗,他终于带着亲自繁育成功的种子回到了家乡。 

当我去采访年近古稀的炳林老伯时,他对我说,自己在二十来岁时为家乡的振兴奉献过青春激情与力量,是今生最大的自豪。

“敢叫荒滩变绿洲”,那是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梅蓉精神,也深刻理解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真正含义。

而所有为之奋斗过的前辈们告诉我,在乡村挥洒的青春汗水,是甜的。

而我呢,做起了乡村主播,在淘宝直播卖起了货;做起了导演,和薇娅团队合作拍摄梅蓉宣传片,走进了全国影院;做起了导游,让更多的人走进梅蓉喜欢梅蓉;还做起了业余记者,通过采访出版了一本15万字的《口述梅蓉》。

梅蓉精神和那15万字的故事,和这一年零六个月的时光一起,深深地铭刻进了我的骨血。

我就想着有一天当我老了,回忆青春,也能说出那句,在梅蓉奋斗的青春真甜。也希望有更多和我一样热爱乡村的年轻人一起加入我们的队伍,乡村真的很甜。

姚冀众:在最美的青春年华里实现产业报国梦

报国梦想,哪一位有志青年没有呢?我的梦想跨越大海汪洋,在我深爱的家乡杭州启航。

我叫姚冀众,是一个出生于1988年的创业者。2015年,我从英国博士毕业,回到家乡杭州创业,成立了国内第一家致力于钙钛矿新材料研究和商业化应用的科技型创新公司。

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留在国外发展,而是选择回国创业?当时的确有很多留在国外的机会,但我一直想着要为中国科技创新、为能源行业发展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

当时的我深知,中国虽然是光伏制造大国,但一代二代的光伏技术在国外起步早,有专利壁垒,要实现技术突破有一定难度。

创业路上,我真想把每一分钟都掰成两分钟来用,因为每分每秒,我们都在和世界同行赛跑。庆幸的是,经历5年、1800多天时间,我们代表中国,在钙钛矿新能源领域,走上了世界的创新舞台。

我们研发的钙钛矿太阳能电池,这是一种有机无机杂化人工合成的第三代光伏新材料。和之前广泛应用的晶硅材料相比,原材料成本只有1/20,转换效率提升空间更大,应用领域更广。

我们自主研发的钙钛矿光伏组件,全球累计申报了200多项知识产权专利,连续五次刷新了钙钛矿组件效率的世界纪录。 

但创新创业也是件苦事,其中的艰辛、复杂和困难都不是传说。这些年,我真真切切的感受过来自行业、投资人、员工和家人们的压力,但是产业报国的理想从来没有改变。

今年,我们花在研发上的投入预计将达到5千万左右,这个数字远远大于我们目前的营业收入。但我们相信,努力终有回报。 

青年是苦练本领、增长才干的黄金时期;要珍惜韶华、不负青春。

在30岁时,我成为了浙江省海外高层次人才、特聘专家,这是对三十而立最好的注解。今后,我将继续做新技术的开拓先锋,用更先进的光伏技术赋能未来。

 

傅燕妮:让青春在“大国重器”崛起中闪光

大家好,我叫傅燕妮,是一名燃气轮机研发工程师。

说起“汽”“轮”“机”这三个字,仿佛我是从第二次工业革命穿越来的,与杭州的现代化气质相去甚远。

我仍记得有一次打车,跟师傅说去“杭汽轮”,师傅还以为我们是造汽车轮胎的。

其实在我们行业,有句话叫,汽轮机是装备制造业的“皇冠”,燃气轮机是装备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

2009年,我来到杭州,就读于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6年后,2015年,我硕士毕业,入职杭汽轮;同一年,我们的燃机研发团队成立。

今年我报名了浙大的在读博士,方向还是燃机研发,而我的大部分同事,每个人都投入了他们10多年、20年的青春在这份梦想里。

疫情正严重的时候,在沈阳的试验现场,当时实验机组电流过载,浓烟滚滚,一批年轻的科研人员,为了赶窗口期,与疫情赛跑,跟时间比拼,彻夜抢修,最后用了一个多月来完成试验任务。 

这些“985”、“211”高校的博士生、硕士生,从小都是大家嘴里“别人家的孩子”。刚毕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青春的稚嫩;面对技术封锁和研究困境,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

可是一个6年过去,我慢慢意识到,所谓“国家命运”“历史洪流”这些宏大的词汇,就是他们,就是我,就是在座的各位。

重大科技创新成果是国之重器、国之利器,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必须依靠自力更生、自主创新。

目前,我们燃机的三大核心部件均已设计完成,试验数据证明我们的设计精准,未来,我们还要花5年左右的时间,完全攻克燃气轮机的核心技术。

这,就是我对“奋斗”最直观的认知。

奋斗,不是一时半刻的热血,也不是三渔两网的激情,它是一群人对岁月的精细打磨,是对生命本身的锻造和铸就,是在最美的青春年华里实现报国梦想。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