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华/浙江日报整版 | 游埠古镇,新生于光影之间
浙江日报整版 | 游埠古镇,新生于光影之间

“五一”小长假,正是踏青好时光,我们来到熙熙攘攘的兰溪游埠古镇。在这里,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在街巷中穿梭,品尝早茶和特色小吃、拍摄古镇的原生风光、欣赏摄影馆内的一幅幅照片……不经意间,他们自己也定格在了别人的摄影作品中。

你或许没来过游埠,但极有可能在照片上见过它——

古朴、烟火气十足的早茶街;永安桥下、游埠溪中的一场中式婚礼;制秤的老人、编制竹器的篾匠……

江南,最不缺古镇,到处是小桥流水人家的清丽“水墨画”。曾经,游埠因其在水路上的重要地位繁华一时,素有“瀫西重镇”和“钱江上游第一埠”之誉。千百年过去,古埠的交通优势不再,繁华也渐渐沉寂。

如何重振古镇?游埠决定深入挖掘其独特的文化基因。作为近代摄影大师郎静山故里,打出了摄影特色名片。

于是我们看到,一场场全国摄影大赛在这里举行,一家家全国知名院校摄影基地在此落户,一位位摄影名家在此驻足……近年来,过去偏居一隅的游埠古镇,逐渐“出圈”。2020年,吸引全国各地超百万游客前来“打卡”。

正如摄影师测光、对焦,按下快门,完成一幅作品。在绚丽的光影之间,游埠古镇也在一步步捕捉着自身独特的文化密码和艺术魅力。古镇,正徐徐新生。

一个毫不起眼的酥饼摊都能引来摄影师们争相拍摄。 拍友 王萍 摄

测光 一群白鹭 引客入古镇

游埠最早被外界认识,要从一群白鹭说起。

50岁的邵伟荣,是土生土长的游埠人,见了人总是咧着嘴笑,和善亲切。因为对当地的风土人情了如指掌,他得到了一个“游埠通”的绰号。而“游埠通”的事业,就因白鹭而起。

我们跟着邵伟荣来到一座名叫野狐山的小山。“十几年前,野狐山上第一次飞来一群白鹭,数量只有几十只。”邵伟荣回忆说,那时的野狐山是村里的集体山林,山上的树木由村集体种下,树龄有40多年了。

后来,邵伟荣发现,每年3月,都会有白鹭飞来野狐山,栖息在十几米高的水杉树上,繁衍后代,直到秋天后离开。为了给白鹭创造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2008年,邵伟荣和村集体签了整片山林30年的承租合同,开始对树木进行补种,扩大山上绿色植物的面积,给白鹭提供更多的栖息场所。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后,这片山林中栖息的白鹭也越来越多。“有小白鹭、中白鹭,还有牛背鹭、灰鹭、苍鹭和黄嘴白鹭等10多个品种呢!”邵伟荣笑着说,每天清晨和傍晚,成群的白鹭在空中自由翱翔,吸引了远近众多爱鸟者和摄影爱好者前往观赏、拍摄。

为方便大家,邵伟荣自掏腰包,办起小农庄,修起游步道,搭起观鸟台。“一开始是竹架,后来是铁架,到2012年索性就用砖头水泥搭建了一个观景台。”渐渐的,游埠有大片白鹭的消息,在摄影圈里流传开来。邵伟荣的摄友圈也变得越来越大。来自四面八方的摄影师逐渐形成了一个共识:“到游埠拍照,找邵伟荣没错!”

很快,《一对白鹭的爱情故事》《空中芭蕾》等作品因为获奖,在摄影界广泛传播,游埠也进入越来越多人的视野。

许多摄影师有个习惯,不拍到满意的照片誓不罢休。“一个山东来的摄影师,连续呆了16天,就为了拍白鹭。”可自己的农庄只提供餐饮,不能住宿,邵伟荣就把他们往游埠镇上带。久而久之,很多从外地远道而来的摄影师,已经不再满足于只拍白鹭了。“还有哪里可以成为下一处拍摄地?”“附近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类似的诉求,变得越来越多。

游埠早茶街,就成了邵伟荣推荐的不二之选。

安静恬淡的游埠古镇

对焦 一杯早茶 定格“从前慢”

“该起来了!”凌晨3时,48岁的早茶店主夏武春摇了摇身旁的妻子宋素红。两人简单梳洗之后,开启了一天的忙碌。

天还没放亮,我们漫步在游埠镇的早茶一条街,迎面而来的是浓浓的烟火气。沿街店铺一家家开了门,生火、烧水、和面、煎饼、炒粉……杯盘的碰撞声、面团的敲打声、往来的人流声,将古镇从睡梦中叫醒。

很快,三三两两的茶客陆续入了座。长条形的桌子,当街摆放,其实是一张简陋的门板。日出,卸下门板;日落,拼接门板。茶客们喊一声,宋素红赶忙提着一把长嘴茶壶过来,给他们面前的搪瓷大杯添水。热气腾腾的茶水倾斜而出,落入搪瓷杯里,漾开一朵朵水花。

初唐时,游埠是重要的水陆码头和物资集散地。那个时候的水运往往是朝发夕至,跑船的人摸黑一杯早茶,就开始了一天。

岁月悠悠,随着水运的没落,当年的繁华已不存在,但老街吃早茶的习俗却一直延续了下来。茶馆没有具体的名字,但各自都有忠实的粉丝。老茶客们往往会选定一两家,喜欢带着自己的杯子。氤氲的水汽中,一杯清茶,一副烧饼夹油条,就是老茶客一个上午的美味。

“拍游埠早茶街的原本以本地人为主。”邵伟荣说,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白鹭爱好者来了之后,一下被这里惊艳到了,“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我们放眼望去,这些茶客大都是上了年纪的当地人。黝黑的肤色,刀刻般的皱纹,笑容宽厚慈祥。他们从方圆十里赶来,衣着朴实,有的肩上还搭着汤布,是油画中的老父亲形象。从茶客们口中,我们得知了已经去世的游埠早茶“代言人”张宝金的故事。他是游埠镇洋港村人,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每天清晨最重要的事,就是徒步半个小时来吃早茶。2017年11月,在第26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上,一张拍摄张宝金的照片获得了金奖。照片中,他提着烟筒,静静喝茶,扁平的竹凉帽,瘪瘪的嘴巴,生动还原了“从前慢”。

“这样原汁原味的老街已经不多见了。”摄影师马越森感慨说。如今,回忆起第一眼看到的游埠早茶街,他依旧感慨不已:“就像闯进一部黑白电影。木板房、雕花窗、素墙黛瓦、排门店铺、茶馆闲客……犹如一帧帧褪色的默片,时光仿佛在这里停滞了。”

自从早茶街上来了摄影师,宋素红就多了一个身份:模特。不用特意摆好姿势,她忙碌于茶摊前的身影,就是最好的素材,“早茶西施”的名号也不胫而走。

一杯早茶,带来了游埠老街的人气,也带火了周边的传统店铺。我们走访得知,今年已是87岁高龄的胡招福在老街上做了70多年的秤;65岁的篾匠师傅叶柏喜挥舞竹条制作竹器的场景经常被定格;肉沉子、豆浆、烂松菜滚豆腐等特色小吃,让人流连忘返……

原住民夏武春从1999年开始摆小吃摊,可是生意总是不温不火。“9点之后,老街基本就空了。”2014年之后,他的营业时间逐年增加。如今,从早上4时到下午1时,客流不断。“最多的一天,有近1万元销售额。”按夏武春的话说,摄影师传播了美景,美景又带来了游客。

56岁的平金起也看到了游埠老街的变化。他找准商机,在原先日用品业务的基础上,增加了复古竹编工艺品。“摄影师总爱在我店门口拍这拍那。游客也喜欢这些工艺品,以前一天只能卖四五百元,现在几乎都是1千元起步了。”平金起咧着嘴笑道。

快门 一台相机 打开新视界

如今,越来越多的游客,跟着摄影师的镜头,走进游埠,探寻这座千年古镇的历史积淀和文化传承。

“游埠是一座‘活着的’千年古镇,原居民都还在,传统的生活气息特别浓。”在游埠镇党委书记徐慧斌看来,摄影只是一个“开关”,透过镜头,把游埠这种独具魅力、吸引人的地方放大了。“只有统一设计规划,让光影与古镇更好地融合,才能让游埠走得更远。”

这几年,游埠镇围绕“郎静山摄影小镇”的定位,结合国家4A级旅游景区打造和美丽城镇省级样板镇创建,以摄影、艺术、文化为核心,综合当地旅游发展方向及趋势,打造全新的目的地景区。

改变,从郎静山纪念馆开始。郎静山,近代摄影大师,游埠镇里郎村人。上世纪30年代,他开创了一条“集锦摄影”的新路,将绘画的高超境界融入摄影艺术之中,驰誉世界艺坛。

“这里和以前已经是天壤之别。”在郎静山纪念馆内,卜宗元一边摆弄他的古董相机,一边感慨。这个习惯别人称他为“大叔”的人,如今有了好几个头衔:郎静山摄影公社董事长,郎静山纪念馆馆长。

“第一次来纪念馆时,这里简陋、潮湿,布满灰尘。”当时的景象,让这个和相机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摄影人心痛不已,重修纪念馆的念头渐渐在他脑海中萌生。这一想法,与徐慧斌不谋而合。2019年12月,耗资7000万元的“郎静山摄影公社”正式揭牌。

摄影公社以纪念馆为依托,打造相机主题咖啡馆、民国照相馆、摄影之家艺术沙龙客栈等业态于一体的摄影综合体。卜宗元更是拿出自己多年收藏的320台古董相机,办起了古董相机展馆。五花八门的古董相机,让这里成了游客必去的打卡点。

摄影公社只是一个开始。依托摄影元素,一个个全新打造的景点,正在古镇生根开花。

跟着徐慧斌,我们来到了影像兰溪馆和永济影像艺术馆。让我们惊艳的是,影像兰溪馆的整栋建筑就像一个大型相机,每一扇窗户就是一个相机的取景器,置身其中,就像透过镜头看外面的世界。“这里共展出100余幅精心打磨的作品,用美丽的视觉语言,擦亮了郎静山摄影文化品牌。”徐慧斌说。永济影像艺术馆则是段岳衡和黄志强两位摄影师的主题摄影展,也因此成了不少摄影爱好者必来参观的景点。

除了各类景点,游埠也在积极拓展各类文旅项目——“浙江发展与影像创作”中青年摄影人才研修班、中式水上婚礼、“静山故里,故事很老,漫步游埠,时光不老”怀旧之旅、“郎静山杯”全国摄影大赛……这座千年古镇,越来越彰显出“文艺范儿”。

2020年底,游埠古镇景区顺利通过国家4A级旅游景区景观质量评审,并获评浙江省特色风情小镇。今年1月,游埠镇荣获浙江特色美食小镇(游埠早茶)称号。

“下一步,我们将加速推进摄影小镇建设,加快诗路钱江石文化展览馆、倩女幽魂次文化文创园、古董相机展览馆二期等项目进度。通过‘引衢入游’,疏通恢复河道,让游埠古溪活起来,为‘文旅兴兰’战略贡献更多游埠力量。”徐慧斌说。

行走在如今的游埠,我们看到,新一轮的提升改造正在古镇街巷的各个角落展开。游埠古镇的发展,未来可期。


责任编辑:陆欣

值班主编:徐贤飞

下载APP